通知通告:

英雄城市

您当前位置: > 英雄城市
回忆抗美援朝中青年团工作二三事
刘仲文
  (刘仲文同志在抗美援朝期间曾任青年团安东市委副书记、书记,现任中共丹东市委书记)
  本世纪五十年代初,美国政府悍然发动了侵朝战争,并把战火烧到鸭绿江边,严重地威胁着我国的安全。为支援朝鲜人民,保卫祖国的安全,党中央、毛主席向全国发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伟大号召。地处青年团安东市委副书记(后任书记),和全市团员与广大青年参加了这场轰轰烈烈的斗争。如今,39年已过去,但当时的情景仍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人与机器共存
  1950年初秋,局势日趋紧张。美机不断入侵我国领空,骚扰和扫射也愈加频繁。遵照党中央的指示,东北局和辽东省委决定将安东市的工厂企业向内地搬迁,居民向后方疏散。市委于10月17日召开会议,专门研究和部署工厂搬迁工作,当时我也参加了会议。会上决定成立以市委副书记李澄同志为组长,有戴谦、谢荒田、茹明伦和我参加的工厂搬迁工作委员会。那时,我年仅21岁,深感肩上的单子很重。但能在这场伟大斗争中得到锻炼,感到很光荣。会上,我代表团市委表示,积极响应市委号召,决心带领全市团员与青年在工厂搬迁工作中起到先锋队和突击队作用。会后,我立即召开了全市团干部会议,传达市委会议精神,并对团市委的工作做了具体安排。决定分两条战线:一条战线,深入工厂,发动团组织带领团员与青年,在工厂党组织领导下,做好机器拆卸、包装和运输工作,并做好随厂搬迁的职工和家属的思想工作;另一条战线,做好坚守岗位的团员与青年的思想工作。当时,市委要求搬迁场的工人随厂迁走。虽然战情紧张,但一部分人仍存在侥幸心理与和平麻痹思想,认为敌人不一定会打过来,也有一部分人不愿随厂搬迁,舍不得离开环境优美的安东,舍不得离开刚刚建立的幸福家庭……针对这些思想,我们团干部分片包干,到各工厂做团员与青年的思想工作。当时,我重点到东北第三纺织厂(现丹东化纤厂)。1948年我曾到这个厂发展团组织,因此,对这里的情况比较熟悉。有一次,我给这个厂的团员与青年做形势报告,事前翻阅了很多报纸,还专门阅读了毛主席的《别了,司徒雷登》那篇文章。这次报告主要讲美帝忘我之心由来已久,它帮蒋介石打内战失败后,又发动侵朝战争,其目的是进一步侵略中国,独霸亚洲,称霸世界。动员大家要提高思想认识,丢掉幻想,准备斗争。并号召团干部带领团员、青年,保证工厂搬迁的各项工作的顺利完成。由于思想发动的比较充分,广大团员与青年在搬迁中起到了突击队作用。许多团员、青年连续几天几夜不休息,干在车间,吃在车间。在那些日子里,大家没坐下来吃顿安稳饭,没睡过一个囫囵觉。饿了啃口凉馒头、冷窝头,困急眼就倒在机台上眯一会儿,醒来又继续干。有的青年连家都顾不得回,就跟机器一起走了。如这个厂的女青年团员、全国劳模杜立之,年仅17岁,在职工中威信却很高。它带领工人连续大于三四昼夜都不回家,接着打起小背包,随机器一起到了长春。后又辗转几个地方,一离开安东就是几十年。东北第一丝织厂(现丹东绢绸厂址)有名女青年,因积极随厂搬迁到外地,与热恋中的男朋友中断了恋爱关系。那时,这样的事例举不胜举。
  往哪里去?搬迁开始。一般干部和工人都不知道,但大家只有一个信念,响应党的号召,一起听从党安排,人随机器搬迁,不能让设备受损失,不能耽误生产。当时的口号是:“拆机不损坏一个零部件,不丢失一个螺丝钉”、“搬迁不影响支前成产,一切为了前线。”整个搬迁工作仅用了十几天时间就完成了。靠的是什么?靠的是对党的崇高信仰,对革命事业的无限忠诚和高度的组织记录性;靠的是党的坚强有力的思想政治工作和人们的无私奉献精神。现在回想起来,我十分崇敬这一代人,也为这一代青年人感到骄傲。
  一切为了前线
  1950年9月15日,美军在仁川登陆后,美机频繁侵入我国领空,对我市进行骚扰、轰炸、扫射步步升级。9月22日,美机在安东市珍珠泡一带投弹12枚,炸死2人,炸毁房屋28间,震坏300多间房屋的瓦和玻璃,炸毁菜园5亩。爆炸声使患有和平麻痹症的人猛醒;深深的弹坑使越来越多的人看清了美帝侵朝战争的罪恶目的。为加强对空防范,减少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国家决定建立一支防空通讯部队,在市区各制高点设置防空监视哨。这项工作十分危险,随时都有被敌机扫射牺牲的可能,根据上级的部署,团市委负责动员团员与青年参加防空通讯队。工厂搬迁后,一部分团员与青年随厂走了 ,一部分回到街道。团市委的干部分成几个工作组,分片包干,下街道组织动员。动员工作很艰苦,但我们抓住一条,思想政治工作先行,层层发动,一层带一层,首先抓团干部,干部带团员,团员带青年。经过耐心细致的思想工作和组织动员,广大团员与去青年,都积极报名参加防空通讯队。与此同时,还动员青年报名参军参战。当时,兵站设在市立医院(现中医院),凡报名参军的团员与青年都在那里集中。一天晚上,我下街道动员回来,已是深夜11点钟。冷风飕飕,街上没有行人。因防空,路灯全部熄灭,全城一片漆黑。我急步向兵站走去,想看一下青年们在那里生活的情况,屋子暖和不暖和,能不能喝上开水。推门进屋,一股热浪迎面扑来,青年们都还没有睡,正在嬉闹着,个个精神抖擞。不久,推门就到了部队,有的直接开赴朝鲜前线。防空通讯队经过战争的锻炼,后来成为我人民防空军的一部分,有的现在已成为将军。
  志愿军入朝作战后,安东成为后方前沿的第一站,伤病员回国,首先要在这里进行抢救、医治。为此,团市委组织女青年参加护理志愿军伤病员。记得有个回族女青年,父母不同意她去护理伤病员,她就背着父母,偷偷去,而且表现十分突出。她给志愿军伤病员擦洗身子、洗衣服,不怕脏、不怕累,使伤病员们充分感受到了祖国亲人的温暖,受到伤病员的称赞。
  经过五次战役后,中朝两国人民军队,把美国侵略军和李承晚军赶到了“三八”线以南。由于防线南移,给养、弹药等军用物资的运输压力越来越大,前方急需增加一批汽车兵。这时,我们又动员男青年去当汽车兵。由于战事紧张,青年们仅集中学习训练一个星期,刚刚掌握了开汽车的基本要领,就驾车上了前线,这在汽车驾驶员培训史上也是极为罕见的。
  战争打乱了人们的生活节奏,使人们处于非常状态。但大家在紧张的工作之余,仍想法调解一下生活的气氛,松弛一下绷着的神经。我们这些生龙活虎的小伙子,常常不顾头上美机的轰鸣或扫射,抽休息的点滴时间,打打篮球,开展些符合战时特点的文体活动。生活虽然艰苦紧张,但大家精神饱满,真是其乐无穷。
  火与血结成的友谊
  1950年11月5日,美国四星上将所谓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命令其空军对鸭绿江南岸朝鲜的交通、通讯设施以及工厂、城镇、村庄进行大规模毁灭性轰炸。8日中午,美机象群乌鸦似的,笼罩在新义州和鸭绿江大桥上空,顷刻间,重磅炸弹、燃烧弹和凝固汽油弹等一齐倾泻下来。敌机的怪叫声、炸弹的爆炸声、火焰的呼啸声、人们的哭叫声,连成一片。过着和平幸福生活的新义州人民,霎时陷入一片火海,一座好端端的20多万人口的城市几个小时就被夷为废墟。这时,成千上万受难的新义州市人民,潮水般地涌上鸭绿江大桥,向安东市蜂拥而来。万恶的美机仍追逐着逃难的人群,俯冲扫射。很多人被凝固汽油弹烧着,跑到鸭绿江桥上,因疼痛难忍,不由自主地往鸭绿江里条,被滔滔的江水卷走、目睹这一惨景,人们无不痛心疾首!
  新义州被炸后,全市立即组织动员救护朝鲜人民。一面对选到安东的朝鲜难民做好安置,记得当时头道桥派出所一名青年民警一人就安置了20多名难民;一面组织担架队过江救护。团市委也组织团干部带领青年参加了担架队。随后,根据市委指示,团市委组成慰问团,前去新义州慰问,省委刚派来的团市委书记毕文廷任团长,我任副团长。带着布匹、棉花等物品,带着全市人民和青年的友谊到了新义州市。一过江,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废墟,残留物还在冒烟,被炸烂了的人的肢体、血肉仍挂在树上、建筑物上,目不忍睹。这时,我们的心象被撕裂了一样疼痛万分。晚上,朝鲜平安被盗和新义州市的责任书记和其他领导同志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在残墙断垣的屋子里,我们围坐在小油灯下,吃了顿简单的晚饭,就算师“宴请”了。我们一起交谈,畅叙两国人民的友情,如久别重逢的老战友。这次一踏上朝鲜国土,就使我联想起在东北解放战争的艰苦岁月里与朝鲜人民结成的友谊。记得那时1946年冬,我们安东联中根据辽东省委的指示,随军队撤退,留下一部分开展游击战,同安东、宽甸一带的国民党小股部队及其他地方反动势力作斗争。当时,敌强我弱,斗争十分艰苦。国民党妄图一举消灭我们。11月下旬,我们撤到宽甸县大西岔白菜地村一带。一天,国民党军队突然偷袭到了村边,我们就急忙乘船督导鸭绿江南岸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清水郡连寿洞。敌人撤了,我们又返回宽甸沿江的大荒沟、小荒沟等地一带,与敌人周旋,展开拉锯战。那时,朝鲜人民也是刚从日本侵略者的铁蹄下解放出来,经济很困难,人民生活很苦。但是,我们每次撤到朝鲜,朝鲜人民都热情地照顾我们,给我们送水、送饭,把家里仅有的一点点大米、几个红薯(地瓜),送给我们吃。有一次到了朝鲜境内,当地群众生活很困难,一天仅分给我们每人一把干苞米粒充饥。为了减轻朝鲜人民的负担,我们冒着零下十几度的严寒,到河沟里破冰捉田鸡(林蛙),和上一点苞米面放在锅里煮成稀饭,一人两碗就算作一顿饭。因此说,东北解放战争的胜利,特别是辽东革命力量的发展壮大,是与朝鲜人民的支持分不开的。当朝鲜处于危难之时,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安东作为朝鲜前线的后方基地,全力以赴支援朝鲜人民,两国人民在共同斗争中,更加鱼水交融,心心相印。我们一直谈到凌晨两点多,仍无倦意。
  第二天,我们怀着深深的同情,在朝鲜同志的陪同下,去慰问难民。当我们走进一个不足10平方米的防空洞时,看到20几个人挤坐或躺在干草上,其中有七八十岁的老人,有几个月的婴儿。洞里的温度很低,阴暗潮湿,气味难闻。朝鲜同志介绍说,这里的人都不是一家,轰炸前谁都不认识,是轰炸后从废墟里抢救出来,暂时集中到这里。当介绍我们是从安东市来慰问他们时,他们都失声地痛哭起来,见到慰问团就像是见到了自己的亲人,哭一场,心里也许能痛快些。但哭声再一次撕裂者我们的心,大家都禁不住留下了眼泪。哭了许久,才渐渐平静下来。朝鲜人民一再表示:感谢中国人民,感谢志愿军,感谢毛泽东主席!我们也鼓励他们,坚持斗争一定会取得最后胜利。
  历史证实了我们的预言。在全世界一切爱好和平的人民支持下,在中朝人民并肩战斗的打击下,迫使美国侵略者于1953年7月27日在停战协定上签了字。
  抗美援朝赢来了亚洲局势的稳定,赢来了世界和平。战争也锻炼了人民,特别是锻炼了地处抗美援朝第一线的安东青年。如今,历史又揭开了新的一页,让我们继续发扬战争年代那种无私无畏的革命精神和优良传统,在新的历史时期,作出新的贡献!
英雄城市

闭馆公告

更多
  为保证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程顺利实施,经市政府批准,抗美援朝纪念馆于2014年12月29日闭馆,停止对外开放。重新开馆时间另行通知。由此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视频讲解

更多

征集启事

更多
  抗美援朝纪念馆是全国、全军唯一一座全面反映抗美援朝战争历史和抗美援朝运动的国家级重大战争纪念馆。根据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作需要,为进一步充实丰富馆藏文物和史料,更加全面生动详实地反映抗美援朝历史,弘扬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现诚向国内外广泛征集抗美援朝各类文物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