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通告:

英雄城市

您当前位置: > 英雄城市
鸭绿江大桥上的生死抢修

 

房月生

  抗美援朝战争前,安东(今丹东)通往朝鲜新义州的鸭绿江大桥有两座:一座于1911年建成,为铁路、公路两用铁桥(通称老桥);一座于1943年建成,为铁路复线桥(通称新桥)。两座桥均由中、朝两国管理。它是中朝两国交通运输的大动脉和两国人民交往的必经之路。抗美援朝战争期间,美军为阻挠我志愿军和援朝物资过江,对鸭绿江大桥狂轰滥炸;而我方为保证志愿军和援朝物资顺利过江,奋力保护和抢修鸭绿江大桥。于是,双方展开了惊心动魄的轰炸与抢修的激烈斗争。
  1950年6月,朝鲜内战爆发后,美国打着“联合国军”的旗号,公然派兵入侵朝鲜,并企图把战争火焰引向中国。为此,我国于1950年7月,开始往东北边境——安东等地调集部队和军用物资,以增强我边境的防御能力。
  这时,安东铁路分局(以下简称“安东分局”)的铁路运输日趋紧张,工作中心也由以前的为人民、为企业服务,转为“军运第一”。为加强安东分局的领导力量,铁道部驻东北特派员办事处(以下简称“东铁办”)于6月底特调锦州铁路分局副局长周克为安东分局局长,具体指挥军运工作。8月,安东分局又成立了一支200余人的抢修工程队,任命安东分局工务科副科长尹培福为队长。下设四个中队。该工程队队员由安东工务段大部和本溪、灌水两工务段少部分职工组成。为了便于随时调动,安东分局还配给其一辆“抢修列车”,以便于他们统一工作、统一休息。10月14日,由于朝鲜战场的局势日益紧张,安东分局为适应我军和援朝物资过江工作的需要,由属吉林铁路管理局领导,改为直接归“东铁办”指挥。l9日,战火就要烧到鸭绿江边,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大桥,赴朝作战。由此,安东分局开始担负起保护江桥安全的重要使命。   
  为切断我军用物资和部队入朝的交通线路,1950年l1月8日上午9时左右,美军百余架飞机飞入朝鲜新义州和鸭绿江大桥的上空,投下无数颗炸弹和烧夷弹。由于敌机连续多次轰炸,老桥被拦腰炸断,8孔桥梁落入水中;新桥朝方一段上的钢轨被炸断、炸弯,枕木和桥板被炸飞起火。正在鸭绿江桥头值班的安东分局工务段党总支副书记宫希昌不顾生命危险,立即冲上江桥查看受损情况。这时,江桥上下浓烟滚滚,烈火熊熊,情况十分危急。他立刻打电话要各部门火速来灭火。安东分局局长周克、副局长李弗畏、政治处主任仇心从和工会主席张发庆等领导闻讯立刻赶到现场指挥,200余名铁路职工也纷纷涌上江桥。经过5个小时拚搏,于下午3时将桥上大火完全扑灭。
  灭火同时,周克局长命令在高丽门(今一面山)和张家堡区间作业的抢修工程队火速乘“抢修列车”赶到鸭绿江大桥。晚6时30分,200余名抢修队员和安东工务段部分职工,按分局领导研究的方案,集中投入了对新桥一段线路的抢修工作。抢修队长尹培福、安东工务段长戴景阳在现场指挥,随时与分局领导沟通情况。党总支副书记宫希昌和段工会主席于维波亲自上桥组织队员,进行抢修。工务段技术员房明贵和曲殿魁分别把守江桥两头,不准外人随便上桥,以确保抢修工作的正常进行。

美国空军疯狂轰炸中的鸭绿江大桥
  抢修的当务之急是清除路障。由于时间紧,不能按部就班地撤出受损物资,抢修工人就把炸废的钢轨、枕木及桥板尽力往江里扔。在铺桥板、摆枕木、架钢轨时,由于桥面上只剩下分布有数的钢梁和少部尚未受损的钢板,他们只好在桥上挪动了,每挪一步都很艰难,一不小心,就有落江的危险。抢修中,美机不断前来干扰:或放照明弹,或用机枪对桥扫射。工人们大都没有临战经验,敌机来时,隐蔽到远处,敌机走后不能迅速工作,以致影响了抢修的进度。9日凌晨l时,敌机又来骚扰,听到警报大部分队员又开始陆续撤出隐蔽。这时,抢修工作已完成大半,我方桥头正集聚着大批部队和军用卡车急待过江。宫希昌看到这种情况,马上意识到:抢修工作得抓紧时间进行,多耽误一刻,就会给我军增加一份不利的因素。于是,他马上号召尚未撤出的同志留下,坚持抢修。敌机盘旋几分钟后,扫射一通又离开江桥。他便带领留下的30个同志干起活来。不一会,美机又来骚扰,在桥头附近投下不少照明弹,加上燃烧未尽的新义州大火,映得江桥上下闪闪发光,但他们早把生死置之度外了。在宫希昌的鼓励下,他们分成三个小组继续干。抢修骨干郑福山领一组,在前头摆枕木、铺桥板;养路工副工长张俊兴领一组,中间打道钉;抢修骨干陈守业(党员)领一组,随在后面负责检查工作质量。三组队员,按序协调前进,使工作进度大大加快。为安全起见,即使在敌机走后,大家也不点灯。道钉不好打,就用手摸着打,一点点往前推进。抢修队员就是凭着这股忘我的精神,在敌机9次干扰、扫射的情况下,于9日凌晨3点,终于完成了抢修江桥的任务,保证了我军和援朝物资的顺利过江,为以后抢修江桥的工作,积累了经验。
  鸭绿江大桥及时修复通车了,安东分局保护江桥安全的任务却愈加繁重。在11月8日后的一段时间里,美机几乎每天都来侦察、骚扰和轰炸。由于队员们连日奋战,随时抢修受损的江桥,体力消耗很大。为加强抢修江桥的力量,分局领导于11月12日从本溪、灌水两工务段抽调260余名职工参加抢修,根据实际情况,重新组建抢修工程队,任命本溪工务段长李树有为抢修队队长,并实行队员轮班作业,以保护队员们身体健康。自11月8日江桥被炸后至年底,江桥共被炸坏14次。每次抢修,党员干部都发挥了模范带头作用。一次施工时,发现南头桥下有颗尚未引爆的炸弹,为了保护大桥的安全,共产党员李树有便奋勇抢先,将炸弹抱起,投入江里。老党员、养路工长伊长庚施工时,被美机炸昏,倒在桥下沙滩上,一经苏醒,立即忍着伤痛去救助受伤队友。
  1950年12月,我志愿军取得第二战役的胜利,美李军开始全线溃败,向南败退。美机已不敢肆意前来轰炸江桥。这时,在市区公路部门的支援下,安东分局采取了用沥青掩护江桥的办法:队员们把一桶桶修路用的沥青放置在江桥的两头,按照风向轮流在两端点燃沥青。每天清晨,太阳刚一出来,滚滚浓烟腾空而起,笼罩在江桥的上空。美机每每飞来,一时摸不清目标,又怕我炮火攻击,只得匆忙返回。这种掩护方法坚持了近两个月,起到了较好的保护作用。同时,安东分局利用这段有利时机,指挥抢修工程队将新桥另一条被炸线路改作公路。经抢修队员的努力奋战,新桥公路线于1951年1月建成,并交付使用。从而,使志愿军军运量大增。
 
安东工人们冒死抢修被美机轰炸的鸭绿江桥 
  1951年4月7日上午9点零5分,美军突然动用B-29型轰炸机及喷气式战斗机24架,对鸭绿江大桥和我安东市投弹50余枚。炸坏朝方桥段第三、第四两孔桥梁,每孔桥梁受损长度约20多米,炸得钢梁和桥枕零碎四散,轨条弯曲,桥梁移位,桥面起火。警报尚未解除,安东工务段长戴景阳就率先跑上江桥,和工程技术人员一面灭火,一面勘察江桥受损程度。查明情况后,他立即向分局报告。分局长周克、政治处主任仇心从、工会主席张发庆等领导闻讯后立即赶到现场,并于桥头召集中层以上干部开会,研究抢修江桥方案。鉴于这次桥梁受损严重,已不能承受机车压力,决定先采取“移山填海”的办法,用大块石头把桥梁受损部位下的江水填平,再用装满砂石的草袋铺平露出水面的石堆,然后在上面搭建枕木桥垛,以代替桥墩,顶住受损江桥底梁。方案虽已确定,但由于这次抢修江桥工程极大,单凭分局工务部门的人力、物力已远远不够,安东分局遂向分局职工发出号召:修好江桥,及时通车,是全体职工目前最重要的任务,大家都要以此为工作的中心目标。并决定:安东分局所属的铁路职工除当班担任重要工作,确实脱离不开岗位者外,都要投入抢修江桥的战斗。同时,分局内部做了明确分工:政治处负责发动党员带头抢修,并向职工进行宣传、鼓动工作;青年团发动团员为加强防空,搞好警卫和信号联络等安全工作;工会组织职工开展抢修竞赛并安排职工食宿等工作;委派工务科长夏绍武负责全盘抢修工程计划,组织人力合理使用,搞好材料的及时供应等工作。
  当天下午一点,抢修开始。仅安东市辖区就有近700名铁路职工参加。工务段长戴景阳指挥本段人员首先上桥整修被炸桥面。为抓紧时间备料,分局特派秘书高续进同市区各部门及当地驻军联系运石的船只和车马。当晚,本溪、凤城、灌水沿线各站段职工300余人奉命连夜赶来,于8日早投入抢修工作。8日上午,辽东军区驻防部队的200余名官兵和市区帮助抢修的人员纷纷赶到。市港务局也派来了近百条船只帮助运石。至此,参加抢修江桥的人数已达1600人左右。在安东分局统一指挥下,各部人马密切配合,集中全力往船上抢运块石。一船船石头装好后,在安东分局各抢修人员指挥下,船夫将船划到受损桥梁下的水位,然后,将石头投入水中。经过两天的昼夜奋战,数百台卡车的块石被投进江里。10日,石头露出水面,开始用砂袋铺平石堆,然后打枕木垛,将枕木一排排横竖相间地往上摞,并用锔子将每一排枕木钉牢。11日拂晓,一座十余米高的梯形枕木垛搭成,并顶在受损桥梁底部。桥垛搭成后,职工们立即上桥,采用“扣轨”的方式,连接钢梁受损的部位,钢对钢太滑,一时未能扣住,职工们就临时将一根根钢轨顺在受损桥梁的两端,并用螺丝把住,然后,在其上面摆枕木,铺钢轨。经过四天的艰苦奋战,11日中午时分,大桥通车了。为此,安东分局受到铁道部滕代远部长授予的230万元钱的奖励。    
  为确保军运列车能够长期安全地从鸭绿江大桥上通过,遵照“东铁办”的指示,安东分局于1951年6月开始着手全面修复江桥的工作,并于8月9日完成第一期工程。翌年8月,江桥的整个修复工程全部竣工,并经东北运输司令部、“东铁办”和安东分局的联合检查、验收,正式交付使用。至此,安东分局抢修江桥的工作,取得了根本性的胜利,为抗美援朝的军运工作,做出了巨大贡献。
 
(本文转载自《党史纵横》增刊2013年第7期,作者现为中共丹东市委党史研究室编研科长。)
 
 
英雄城市

闭馆公告

更多
  为保证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程顺利实施,经市政府批准,抗美援朝纪念馆于2014年12月29日闭馆,停止对外开放。重新开馆时间另行通知。由此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视频讲解

更多

征集启事

更多
  抗美援朝纪念馆是全国、全军唯一一座全面反映抗美援朝战争历史和抗美援朝运动的国家级重大战争纪念馆。根据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作需要,为进一步充实丰富馆藏文物和史料,更加全面生动详实地反映抗美援朝历史,弘扬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现诚向国内外广泛征集抗美援朝各类文物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