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通告:

英雄城市

您当前位置: > 英雄城市
我给彭总当警卫
沈玉祥
 
  那是1952年深秋的一天,辽东军区接到总部电令:“有首长前去安东,切切做好警卫工作……”军区王屏副政委和保卫科长孙志远同志立刻研究,制定了“明暗、内外”结合的警卫方案,由孙志远同志负责指挥。当时我(笔者)是保卫干事兼侦察组长,和侦察员刘佳才同志一起接受了内卫任务。内卫就是直接负责首长的安全保卫工作,同时兼做些清扫房间、沏茶送水等勤务工作,在首长身边贴身服务。凭以往的经验和从科长对这次警卫工作的部署和态度上看,我深深感到此次所担负的任务是非常重要、艰巨而又光荣的。为此,我们对住所、防空设施等都一一进行了仔细的安全检查。一切准备就绪,只待首长光临。由于保密纪律的约束,我们不能随意打听情况,所以只是在心里琢磨:我们迎接的肯定是一位很高级的首长。
  第二天清早,我们跟随军区首长前往车站迎接。一刻钟后,从沈阳方向开来的专列徐徐到达安东(今丹东)火车站。先是从车上走下几位随行人员,接着一位身着普通黑色便服的人迈着稳健的步伐走下列车。我定睛一看,原来是彭德怀!“是我们的彭老总来了!”我们几乎脱口喊出。这位身经百战、战功卓著、驰名中外的军事家,我们心中敬仰的副总司令,他的名字谁人不知?他的功绩哪个不晓?如今他又率领中华儿女在朝鲜战场上与美国侵略者浴血奋战。在这紧要关头,彭总来到安东,我能够担任他的一名警卫战士是多么的荣幸!我感到浑身热血沸腾,激动得要跳起来。彭总目光炯炯,态度严肃地环视了一下四周。当军区首长上前敬礼报告前来迎接首长时,他又面带笑容,和蔼地同他们一一握手,说:“你们辛苦了!”并向我们警卫战士点头致意,随后驱车前往镇江山(今锦江山)军区招待所。
  镇江山招待所是以邓华司令员为首的十三兵团司令部驻地(今丹东市山上街21号)。这是一幢日式二层小楼。楼内设施简陋,既没有沙发,也没有写字台,更没有讲究的卫生间。楼下会议室里只摆了一些普通的木桌、木椅,就连楼上卧室里的睡床也是木板的。站在木制的凉台上,一眼就能望见鸭绿江大桥。彭总就是在这座简陋的小楼里工作了四天四夜,并在这里召开了由中国人民志愿军高级将领们参加的重要军事会议。
  在彭德怀司令员到达安东的当天,中国人民志愿军的高级将领们就从战火纷飞的朝鲜战场上,驱车风尘仆仆地赶来安东,参加当夜召开的军事会议。在他们当中,我认识的仅有邓华、洪学智两位首长。当时苏联驻旅顺口海军基地的一位司令也出席了这次会议。会议开始后,彭总端坐在一张木桌旁,桌上摆放着很多套色的军用大地图。他戴着一副黑边花镜在不停地翻看着。其他首长坐在他的两边,邓华副司令站在会议室中间,他身体魁梧,是一位驰名中外的骁将。他既没拿本子,也没拿任何材料,直接向彭总汇报整个朝鲜战场上的敌我态势。他从东线讲到西线,有时用手拍拍自己的秃脑瓜儿借以思考。此情此景令我惊讶不已,原以为地位这样高的将领汇报战况,不知需要准备多少材料,哪知邓司令的记忆竟然如此惊人,我不禁油然升起了一种敬慕之情。彭总边听汇报,边在地图上圈圈点点地画着,时而沉思,时而摇头,时而提出问题由高参们回答……此时此刻,我们警卫战士的每一根神经都绷得紧紧的,以百倍的警惕保卫这次会议。
  夜深了,由于防敌空袭,严格实行灯火管制,全城一片漆黑。只有探照灯以它那巨大的光柱时而刺向天穹去搜索敌机的踪影,时而平射出去,追寻敌特的踪迹。借着光柱可以清晰地看到一尊尊高射炮张着大口伸向空中。英雄的人民在忙碌了一天的支前工作之后,已进入了梦乡。他们哪里知道,就在这普通的夜晚,我们这座边陲小城里,正集聚着以彭总为首的我志愿军高级将领,为支援朝鲜人民和保卫祖国安全,早日战胜美帝国主义,而运筹着新的战役蓝图。
  事过很久以后,我们才得知那次高级军事会议是研究部署“西海岸抗登陆”作战计划。原来,美李军被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的强大攻势所压倒,退到“三八线”以南不能北进一步,为挽回败局,作垂死挣扎,他们企图再来一次“仁川登陆”式的南北夹击。然予了还击。

丹东市山上街21号彭德怀临时住所
  会议第二天下午,彭总乘车视察了后防指挥所,后对各位将领们说:“今晚不安排什么了,都放松一下神经……”晚饭后,军区为首长们安排了简单的晚会,彭总的秘书对我说:“今晚由你陪彭总,有什么事情可要想法办好,我们都去活动活动。”他们都走了,就剩下我和彭总,我真担心有什么事自己办不好,心里象揣个兔子似的砰砰跳。天已大黑了,我突然听到彭总喊:“小鬼!”我几步窜上楼去,彭总见我急冲冲的样子,连忙说:“没有什么大事,是我的台灯坏了。”这时我悬在胸口的那颗紧张的心才算放了下来。我急忙点燃了蜡烛,检查了台灯,发现是台灯的电线断了。我顺手取下枪套上的通条,用军帽当绝缘布缠在通条的一端,很快把灯修好了。彭总在一旁看着我修理,并饶有兴趣地问:“小鬼,你是用帽子代替绝缘物吗?”我不好意思地回答:“是的。听说未被染色的白布在电压不高的情况下,可起到绝缘作用。”彭总听了高兴地说:“是啊,我们的战士不光要会打仗,还要多学科学知识……”随后转身指着墙上的中国地图庄重地说:“我们的国家很大,也很穷,所以人家总欺负我们。我们的部队除了打仗,还要建设国家,需要人才啊!”彭总的一席话,似乎是随便说的。不!我们的彭总不仅在指挥着千军万马抗击敌寇,还时时挂念着国家的建设,当时我直挺挺地站在一旁聆听着他的每一句教诲。彭总突然又转过话题说:“小鬼,咱们今晚没有什么事情做了,我想洗个澡,看看方便不?”我却未能反映过来。就问:“彭总你有什么要洗的,我给洗。”彭总看我这股傻劲儿,哈哈大笑起来:“你这小鬼,我是说想要洗个澡,你怎么给我洗呀?”我这才恍然大悟,不好意思地说:“就是条件不好,能行吗?”彭总说:“什么条件好不好,条件是因时而论,现在只要水是热的就是好条件。”听彭总这么一说,我心里也暖烘烘的。于是立刻通知人去烧水,又一担担挑来。我们的彭总就是在这幢所谓的高干招待所里的一个仅能坐下身子的小水泥池子里洗的澡,他边洗边说:“很好,很好!”
  洗完澡,彭总很高兴。我想今晚他一定能睡个舒服觉,好好休息休息。所以,我不便在楼上多呆,就想下楼去。这时,彭总突然问我:“小鬼,有没有象棋啊?”我之前听说彭总愿意下象棋,可我想他这次来主持召开高级军事会议,时间紧,工作又忙,所以事先没有给他准备象棋。他这一问倒把我给问懵了,没有马上回答上来。稍停了一会儿,我说这里没有,警卫班有。彭总说:“警卫班的拿来玩玩也行嘛!”于是,我立即来到警卫班,这是付旧象棋,棋子残缺不全,用帽子把棋子提溜来。我边摆象棋边说:“彭总,这棋子又黑又脏,还有半拉的,能行吗?”彭总说:“这很好嘛!半拉的也可当整的用,叫它是什么就是什么嘛,一样能打胜仗!”本来我不大会下象棋,但只好硬着头皮与他走起来。突然,我把彭总的车给吃了。彭总问我:“小鬼,你是怎么吃的我的车?”我说我也不知道,我是瞎走。彭总风趣地说:“你这是瞎走瞎有理,看来只要敢打敢拼,什么会不会,小卒也能擒老帅啊!”我也被他说笑了。这一夜,彭总休息得很好。
  彭总在安东的第四天清晨,他一大早起来,顺山路向镇江山走去。听首长讲彭总在行动时不喜欢多人跟随。所以我让其他警卫人员尽量距离远些,我也尽力隐蔽跟随其后。可是没走多远,彭总回过头来招呼:“小鬼出来吧!别做戏了!”我不好意思地走近他,哪知他劈头就问:“夜里你睡了几个小时觉啊?”我没有准备,想了想说:“首长您睡了6个小时,我至少也睡5个小时。”彭总听后笑着说:“好个聪明的小鬼,你是在我睡下半小时后,见我睡了才去睡,约摸我要醒了,你又提前半小时起来,所以才得出5个小时的数字吧?”随后又带责备的口气说:“你的眼睛瞒不过我,满眼都是血丝,这怎么行啊?作为警卫战士更要学会利用间隙时间好好休息,那才能更好地工作……”之后,他又和我唠起家常,问我几岁啦,哪里人,何时参军,打过几仗,生活和学习怎样等等。我们边走边唠,不知不觉爬上一座高峰,他站在那里环视安东市容。深秋满山遍野的红叶,一轮冉冉升起的红日,点缀和映衬着雄姿伟严的安东。山下对面的军用货场上,车来人往,忙碌着装运支前物资;街道上的行人,紧张而有秩序地奔向各自的岗位;商号和门市已开始一天的营业……彭总看到这一派繁忙的景象,感慨地说,“安东这座城市虽然人口不多,但对抗美援朝的贡献可不小啊!多少中华儿女从这里出国,多少作战物资由这里输送过江,多少支前民工从这里奔赴战场!美帝国主义的飞机曾多次轰炸这座小城,然而,安东的人民是英雄的人民,安东是座英雄的城市!”

 彭德怀
  这天上午,彭总又分别与几位副司令员谈了话。然后,那几位副司令员分头乘车返回战场。这时,工作人员开始收拾行囊。我们警卫人员都意识到,彭总就要离开安东了,人人心中都有一种说不出的留恋之情。原来我们曾听首长们说:彭总平时很严肃,对部队要求严,特别是对高级干部要求更严,而对战士,对他身边的警卫人员却非常关心。在仅仅4天的警卫工作中,我们亲身感受到了这一点。他关心我们学习,又关心我们生活,使我们感到非常温暖。他的言谈话语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俭朴的生活作风,为我们做出了光辉的榜样;他那严肃而慈祥的面容,又给我们留下难以忘怀的记忆。此时此刻,我们警卫战士的心怎能平静,不知何时还能再为彭总警卫……
  天渐渐地黑了,彭总乘坐着军用吉普车离开了安东,奔向抗美援朝战场。我们站在鸭绿江桥头,望着那远去的车影,心里默念着:再见了彭老总!安东人民期待着您凯旋!
 
(本文转载自《党史纵横》增刊2013年第7期,作者时任辽东军区保卫科干事。)
 
 
英雄城市

闭馆公告

更多
  为保证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程顺利实施,经市政府批准,抗美援朝纪念馆于2014年12月29日闭馆,停止对外开放。重新开馆时间另行通知。由此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视频讲解

更多

征集启事

更多
  抗美援朝纪念馆是全国、全军唯一一座全面反映抗美援朝战争历史和抗美援朝运动的国家级重大战争纪念馆。根据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作需要,为进一步充实丰富馆藏文物和史料,更加全面生动详实地反映抗美援朝历史,弘扬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现诚向国内外广泛征集抗美援朝各类文物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