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通告:

英雄城市

您当前位置: > 英雄城市
美国空军特务落网记

 

房月生

  抗美援朝战争期间,美李军不断从陆、海、空向中国境内派遣武装特务,进行骚扰与破坏活动,企图以此捞取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美国“581空中补给与通讯联队”就是专门从事破坏活动的部队。它于1951年7月在美国爱达荷州山家空军基地成立,1952年调驻菲律宾克拉克空军基地,由美国中央情报局通过空军直接掌握,专门向人民民主国家空投特务,并与其保持通讯联络。1952年12月该联队又由菲律宾调驻远东(日本)空军基地,以便于向我国进行战略侦察和空投特务。
 
美机残骸上的零件
  1953年1月12日的安东(今丹东)夜晚,正值“三九”,寒气逼人。晚10时10分,一架美机划破沉寂的夜幕,侵入安东市上空,但当即被我地面探照灯控制。我空军奋起迎战,将其击中起火。美机失控,摇晃着向安东北部的九连城、楼房、老古沟、五龙背方向坠去……机上人员先后跳伞。
  此时,安东市公安局干警吕永令正回家走在十字路口处(今丹铁招待所旧址附近),恰好目睹了空中激战的场面。于是,他立刻返回局里,向治安行政科长刘玉奎报告了情况。刘玉奎听后,马上同市防空指挥部联系,查明美机坠落五龙背的方向。随后治安行政科副科长董绍忠带领王宝禄等5名侦缉队员前去搜索坠落飞机,组织当地民兵搜捕空降人员。沿途的干部、群众闻讯后,也纷纷行动起来,投入战斗。
   
    美军间谍飞机被击落的地点图
  就在美机被我击中起火之时,五龙背区(现五龙背镇)区长王春荣刚开完区委会从会议室出来,忽听机声隆隆,抬头一看,一架飞机吐着火舌,呼啸着向五龙背方向坠来。王区长见状,立即同区公安股长于心田等3名干警及7名区干部徒步朝飞机坠落方向追去。他们跋涉十余华里后,追至与五龙背区交界的凤城县边门区(现汤山城乡)榆树林村,忽然发现该村南山沟里火光冲天,便直奔过去,只见一架被摔得七零八落的飞机正在燃烧。王区长等上前将机号记下:B—29型44—62217,并步量了机翼长短,随后撤离现场。
  几乎与王区长发现飞机同时,五龙背区老古沟村民兵宫同臣接到区武装部电话:一架敌机向五龙背方向坠去,你村民兵要立即行动,严密监视动静。宫同臣放下电话,立即让民兵张永功给民兵队长蔡喜厚送信。蔡喜厚得到敌情报告后,连夜派民兵将各交通要道及隘口看住。
  13日5时左右,市公安局接到侦缉队员报告:美机坠落地点已经查明,现已组织人力搜索跳伞人员。随后,市公安局治安行政科长刘玉奎带领39名公安队员于拂晓出发。7时许,秘书科长王悦鹏又率两名干警和一名英语翻译前往五龙背,配合当地政府指挥搜山。
  清晨5时左右,一名美军躲到五龙背区新康村民兵何连贵家的柴垛里取暖,被何的妻子发现,立即喊来丈夫和民兵将其捉获。几乎在同一时刻,新康村民兵队长王吉生得到报告:一降落伞落在村民王金玉家对面的河套西侧。王吉生队长赶到现场,只见一降落伞挂在河套边的一棵树上,两个清晰的大脚印留在雪地上。王吉生一面派民兵孙勇和等二人上区政府报告,一面准备带人搜索。就在这时,东山传来了枪声,王吉生闻讯,带民兵张学材(党员)、李月亮、孙永芳等20余人直奔东山。这时天已朦胧,一腿部受伤的美军正坐在东山坡一沟沿处,降落伞堆在其身后的一片小松林里。王吉生手握仅有的一杆长枪,带领民兵们顺山沟绕到美军身后,猛地喝道:“不许动”!美军便乖乖举手就擒。    
  这时新康村西山又传来了枪声。正在执行任务的民兵郑范英(党员)、蔡运清二人迅速向枪响处跑去。当二人来到西山顶时,一美军正站在一棵树下,四处张望。蔡运清、郑范英手持木棒挺身猛冲上去,美军见状,赶忙举起双手投降。
  7时许,王吉生又接到报告:民兵孙勇方家后山(西山)一石砬子处发现了美军。王吉生又带20余人前去捉拿,由民兵李月亮抢先将其捉获。
                
        被俘的美军上校司令官阿诺德
  新康村民兵抓获4名美军的消息很快被公安人员得知。8时许,市公安局秘书科长王悦鹏带9名干警及一名翻译,由五龙背区政府赶至新康村,并将4名美俘押回区政府。经审讯方知:12日晚被击中的飞机内共14人,大都跳伞。据此,安东市公安局遂把搜山重点放在已发现的空降人员周围10数里地方,以尽快捕捉剩余美军。上午11时左右,我公安人员把飞机坠落现场看管起来,并将机舱内和周围树上发现的两俱美军尸体也看护起来。
  就在新康村民兵行动的同时,荒湾村民兵也开始行动起来。早7时左右,一美军跳伞后饥饿难忍,高举双手到村民李开江家要东西吃。李开江一面找东西给他吃,一面派孩子找来民兵张万忠等人将其捉获。上午9时左右,民兵姜殿村在北山岗发现两个大脚印。于是,他便顺脚印往前搜索,当来到一大石砬子旁再往前走时,脚印中断了。姜殿村正在纳闷,猛然,从石砬子边站起一个人来。只见此人黄头发、蓝眼睛、高个子,身穿皮夹克,脚蹬长筒皮靴。姜殿村马上断定:这就是跳伞的美军。于是,他灵机一动,把手背到身后,佯装要掏枪。美军见状,以为他真的有枪,便赶忙举起双手,做了俘虏。10时左右,在村北山梁善仁家附近,民兵唐景有、娄德财和闾长夏义成三人发现一降落伞挂在一棵树上。三人经过两小时的搜索,在一山坡背风处的小洼地里,搜出了躲在这里的一个美军。
  老古沟村的民兵在各交通要道与隘口警惕地守候了一夜。13日早6点钟,小学生时纪念向民兵宫同臣报告:在于长太家附近的地头上发现一俱美军尸体。宫同臣和民兵李玉福、时纪贤等人立即赶赴现场,并将现场保护起来,同时注意观察周围动静。约8时左右,宫同臣发现:前方不远的半山腰,有个人影在一块石砬子后晃来晃去,持续了好长时间。宫同臣怀疑有敌情,遂与时纪贤等人分两路,从山沟两侧向山上摸去,等靠近石碰子时,时纪贤高喊“不许动,缴枪不杀!”躲在石砬后的美军,以为真的被发现,便扑通一声跪到地上,举手当了俘虏。与此同时,民兵郝永昌、张永礼和张学福等人在向曹文甫大岗搜索途中,也捕获了一名美军。这时,民兵刘所有、唐风志等十余人,正搜至本村三道湾处,刘所有发现沟底有俱降落伞。于是,他们迂回到西南面的一个山头,看见在沟底的降落伞旁边坐着一个美军正在摆弄枪。他们立刻分成两路,唐风志持枪带人从侧面迂回,刘所有一人佯装无事从正面向美军靠拢。等美军发觉时,已将其包围,美军只好乖乖束手就擒。
  就这样,经过一夜一上午的紧张搜捕,到下午3时左右,五龙背区政府院内,已先后集押了10名美军俘虏。据俘虏供称,还有一名叫阿诺德的头目尚未被抓获。
  下午4时,老古沟村民兵队长蔡喜厚,在本村速成班(扫盲班)院里,又接到值班民兵的报告:区上来电话,说还有一美军头目尚未抓获,要我们继续搜索。蔡喜厚立即带民兵张永斗、于振权等4人沿13村民组的小道,来到村北的窑沟地带。在一偏僻山坡上,蔡喜厚突然发现地上有人坐的雪坑。此时天已快黑,为尽快捉到这个美军头目,蔡喜厚指挥大家:分头行动,四下搜索。四人分开后不久,于振权首先高喊:“这有一个!”蔡喜厚等人听到喊声,立刻向于振权奔去。这时,在离他们10米远的地方,一军官模样的美军正蹲在一棵松树下,看其面容约40多岁,身材魁梧。蔡喜厚率先冲上去,猛地将其后腰抱住,但被其用力一甩,差点把他甩到沟里。这时,民兵张永斗一个箭步冲上去,奋力死死抱住他,在蔡喜厚等人协助下,从其身上下了手枪,朝天鸣放,以示警告。他这才投降就擒。
  经审讯得知:此美军名叫约翰·诺克斯·阿诺德,为美国“581空中补给与通讯联队”上校司令官。这次他共带14人乘坐经改装的B—29轰炸机,侵入我领空进行战略侦察,不想被我一网打尽。至此,在我公安干警与当地人民密切配合下,经过昼夜奋战,终获全胜:除3名美军摔死外,其余11名全部捕获;同时,还缴获手枪14支、子弹若干、大小电台3部、绢质地图8张、降落伞10俱及大量救生物资等。
  美机侵入安东上空的事件,很快引起我国政府的高度重视。1月21日,我国政务院总理周恩来发表声明,抗议美国派遣军用飞机侵犯我领空的罪恶行径。为了维护我国领空的尊严,我最高人民法院就此事件,经过近两年的调查、审理,于1954年11月23日,依照我国刑法,对在押的11名美军俘虏做出了正义的判决。
(本文原载于1989年由中共丹东市委党史研究室编纂的《英雄城市英雄人》,标题有改动。作者现为中共丹东市委党史研究室编研科长。)
英雄城市

闭馆公告

更多
  为保证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程顺利实施,经市政府批准,抗美援朝纪念馆于2014年12月29日闭馆,停止对外开放。重新开馆时间另行通知。由此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视频讲解

更多

征集启事

更多
  抗美援朝纪念馆是全国、全军唯一一座全面反映抗美援朝战争历史和抗美援朝运动的国家级重大战争纪念馆。根据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作需要,为进一步充实丰富馆藏文物和史料,更加全面生动详实地反映抗美援朝历史,弘扬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现诚向国内外广泛征集抗美援朝各类文物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