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通告:

英雄城市

您当前位置: > 英雄城市
安东三马路上空的嚣叫
苏增昌
 
  抗美援朝期间,安东(今丹东)是抗美援朝大后方的最前沿,是志愿军物资供应的重要基地,被誉为“英雄城市”。正是因为如此重要的位置,侵朝美军把安东作为重要的轰炸破坏的战略目标。妄图摧毁我补给线。据统计,自1950年8月至1953年6月,美机越境侵入安东市上空1450架次,扫射57次,轰炸22次,投弹189枚(不含轰炸鸭绿江大桥),炸死152人(不含部队),重伤132人,轻伤388人,毁坏房屋2959间以及许多重要设施和大量物资。

1951年4月7日,遭受美机轰炸的中国东北边境城市安东(今丹东)
  第一次轰炸
  1951年4月7日,星期六,中央区三马路(今振兴区三经街)东段的“老戏园子”永乐舞台门前,人来人往,逛街的人络绎不绝。  
  上午9时许,突然响起防空警报声,倾刻间,拥挤的人群向四处奔跑躲避。过了一会,又响起防空警报,敌机群的轰鸣声由远而近。只见24架B-29型轰炸机和喷气式战斗机在“老戏园子”上空盘旋几圈后,投下了炸弹,随着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永乐舞台门前马路当中炸出一个十多米深的大坑,永乐舞台及对面的便宜坊饭店周围的房子全被炸塌,成了一片浓烟滚滚的废墟,马路、步道、墙面上血迹斑斑,死者的肢体落在马路上,血肉模糊,目不忍睹。
  最惨的是家住三马路大院胡同3号的李荣山家,他是做豆腐生意的。那天早晨,李荣山到街上卖豆腐脑,妻子在家泡黄豆,有一颗炸弹落在他家房后的院子里,房子被炸塌了,他的妻子赵淑英和三个孩子都被炸死了。李荣山在距他家40米处,发现了他妻子的尸体,下身炸没了,肚子被炸破,肠子全冒出来了,一个孩子死在屋里,另一个孩子只找到了一只胳膊,最大的孩子仅找到一只脚。李荣山大哭着说:“乡亲们!这就是我的老婆、孩子呀!都被美国鬼子炸死了,我要报仇!”
  敌机刚从三马路上空飞走,空袭警报还没有解除,数千市民就赶往被炸地点,在弥漫的烟雾中进行抢救,人们从倒塌的房屋里,从塌陷的防空洞里寻找遇难同胞,把救出的重伤员紧急送往医院抢救,安置受难者家属的住处和生活,抢修自来水、煤气管道和供电线路。
  当天上午,中共辽东省委书记张启龙、安东市委书记张烈、市长陈北辰前往现场,视查灾情,了解情况,慰问受难同胞家属,看望伤员。
  1951年4月8日《人民日报》第一版报道:“美国侵朝飞机连日又不断侵入我东北领空,滥肆轰炸、扫射使我同胞生命财产遭受损失。……四月七日上午九时五分,美国B-二十九式机及喷气式机二十四架,再来安东轰炸,在安东市区和市区东北投弹五十多枚。”同时,发表短评——《记住这又一笔血债》:“美帝国主义的飞机近日又不断地侵入我东北领空,滥施轰炸。……使我人民生命财产遭受许多损失,这一笔又一笔血债,中国人民一定要把它牢牢地记在心头,总有一天要向敌人索还。……现在我们又从实际生活中得出一个结论:只有坚决地与敌人斗争到底,协助朝鲜人民打败美国侵略者,才能保障自己和平幸福的生活。”
  
安东市三马路古物市场被美机炸成一片废墟
  第二次轰炸
  安东市三马路西段是人口稠密的居民区,因为那里设有古(旧)物市场,有商号和经商的摊位百余个,所以市民和外来此地的人特别多。
  1951年4月12日,星期四,天气晴朗。上午9时许,逛市场的人们忽然听到防空警报声,人们还记得五天前那次空袭的教训,不敢麻痹大意,急忙朝有防空洞的方向跑去,很快各防空洞挤满了人。很快,美军31架B-29型轰炸机和数不清的战斗机飞至三马路上空便投下炸弹,随着炸弹爆炸的巨响,古(旧)物市场一带硝烟滚滚,大片的民房即刻倒塌,被炸死者的的肢体血肉横飞,伤者的惨叫,孩子的哭喊令人揪心,三马路市场商家的卖货摊床被炸烂了,居民区成了一片瓦砾。敌机刚刚飞走,在防空警报未解除时,数千人从四面八方赶到黑烟弥漫的被炸地点,抢救受伤同胞。
  在这次空袭中,三马路刘家豆腐房的刘桂英一家最惨,全家七口人,被美国飞机炸死了四口,她的父亲、母亲、嫂子和不满周岁的小侄女都活活被美机炸死了。
  4月12日早晨,中央完小三年级学生刘相良领着弟弟上学,那天老师带领全班同学到镇江山(今锦江山)上算数课,听到防空警报响起,老师领学生赶紧钻进树林里隐蔽起来,听到敌机投弹的爆炸声,同学们很担心自己家怎么样了。等防空警报解除了,同学们急忙回家去。刘相良和弟弟看到家没有了,房子被炸成了一堆瓦砾,爷爷、奶奶、妈妈和妹妹都被敌机炸死了。爸爸痛哭地对他俩说:“孩子啊,咱家被敌机炸没了,亲人也都被炸死了,咱们要报这仇啊!”
  在轰炸中,51岁的安东铁路搬运工人林贤亭的妻子和5岁的儿子林英才被美机炸死。当地居民马老太太的女儿和三个外甥都被炸死了。66岁的志愿军家属高亲昌老人,被美机炸伤了双眼。小学生张学静,被美机投下炸弹爆炸的碎片炸瞎一只眼睛。32岁的王德禄在三马路开了一个卖牙膏、香皂等小商品的杂货店,敌机来轰炸时,他在奔往防空洞的路上被炸弹炸穿了肚子,肠子从两侧往外流,当即死亡。居民黄应山的老母亲被敌机炸塌的房子压在底下活活憋死。
  1951年4月13日《人民日报》第一版报道:“美国飞机B-二九式机三十一架,在驱逐机四十余架掩护下,於十二日上午九时十五分侵入我安东市上空,向市区滥肆轰炸,投弹达一百十余枚。该批美机中之十二架,后又飞至安东市郊九连城区进行轰炸扫射。”同时发表短评《为安东死难同胞复仇!》:“……血的事实告诉我们:只要美国侵略者继续盘踞朝鲜,坚持军事冒险,中国人民就无法过和平安宁的日子。我们对於遇难同胞表示深沉的哀悼,并号召全国人民记住这一血海深仇,百倍地加强抗美援朝工作,与朝鲜人民一起彻底打败美国侵略者,为被害者复仇!为那些被美国强盗夺去了父母、兄弟、姐妹、子女的同胞复仇!”
  4月14日上午,段永杰副市长率领安东市各界人民慰问团,带现金和慰问品,赶赴受难同胞住处及医院,慰问受伤同胞和死难者家属。
  历史的记录
  美军飞机两次轰炸安东三马路的史实,国家有关部门和档案馆、博物馆都有详实的记录。
  在沈阳的辽宁省档案馆,查阅到现在已经解密的原始档案:“一九五一年四月七日晚六时三刻 辽东省人民政府报告敌机轰炸情况的报告,今日九时0七分,美机二十四架,内有B-29十余架,窜入安东市上空,在江桥及市区投弹,计炸毁江桥四十米,桥座一挫,市区投七弹,震毁房屋七百五十四间,已查明死三十七人,轻重伤一三0余人,内重伤住院者二十二人。
  九连城投弹八枚,炸毁浮桥十余米,伤三人,死一人。
  九时十二分,敌机二十余架在我市三马路三街五组(永乐舞台对门)投弹一枚,坑口17.6米,坑深11.5米,被炸毁房屋长34.9米,宽11.6米。
  另外在三街一组(大院胡同)也投弹一枚,坑口11.9米,深八米。被毁房屋六百余间,其中有三百余间不能居住。
  人员伤亡:市民二十八名,死十六名,伤十二名。
  在北京的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抗美援朝战争馆展厅内的玻璃展柜里,展出安东市公安局的记录稿:“1951年4月7日9时14分,敌B-29轰炸机20架,侵入我市三区三马路,投1000磅炸弹7枚,男轻伤113人,女2人,男重伤23人,死亡60人,女6人,牲畜死19匹,马伤5匹,平车2辆,水道管25米,三七高射炮1门,房屋损坏93间,平房全毁312间,部分损坏604间,共1009间。”
  1951年4月12日9时26分,敌B-29型轰炸机、驱逐机百余架侵入我市三马路古物市场,投弹8枚,500磅,男:轻伤58人,女8人,男:重伤14人,女2人。男:死亡26人,女7人。平房全部被毁249间,部分被毁250间,共499间,摊床全部炸毁127座,商号10座,水管55米,瓦斯管25米,电话杆2根,电源杆3根。”         
  在丹东市档案馆,有一份解密的“密件”:“4月7日、12日美机共50余架,连续轰炸安东,在江桥投弹数百枚,市区投弹9枚,使人民生命财产受到了很大的损失。计死伤我同胞344人(死亡99人、重伤39人、轻伤196人),炸毁江桥桥梁长95米,房屋654间,部分损坏854间,骡马17头,平车2辆。被炸现场情况的调查:炸弹的破坏范围:投弹最大的弹坑在三马路,深11.5米,直径17米(估1000公斤),一般的弹坑深6米至10米左右,直径8米至11米(估计若500公斤)。
  这些数字清楚地记录下美军对丹东人民犯下的罪行和给丹东人民带来的灾难。
(本文转载自《党史纵横》增刊2013年第7期,作者为沈阳铁路局丹东退休职工。)




 
英雄城市

闭馆公告

更多
  为保证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程顺利实施,经市政府批准,抗美援朝纪念馆于2014年12月29日闭馆,停止对外开放。重新开馆时间另行通知。由此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视频讲解

更多

征集启事

更多
  抗美援朝纪念馆是全国、全军唯一一座全面反映抗美援朝战争历史和抗美援朝运动的国家级重大战争纪念馆。根据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作需要,为进一步充实丰富馆藏文物和史料,更加全面生动详实地反映抗美援朝历史,弘扬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现诚向国内外广泛征集抗美援朝各类文物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