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通告:

英雄城市

您当前位置: > 英雄城市
烈士英灵魂归墓园 ——筹建志愿军烈士陵园经过

 

刘秀峰

  1951年3月,我(笔者)在担任12军35师105团直工股长时,随部队从河北省深县急速赶到安东(今丹东)。到达安东不久,即开始了我6年多的抗美援朝生活。1953年初,我被调到志愿军政治部组织部担任助理员,具体负责志愿军伤残和烈士抚恤工作以及整理收集志愿军烈士遗物,建立烈土档案名册等工作。有时候,我们为了核实一名烈士的原籍,要查找很多方面的资料才能确定。朝鲜停战后,我们从志愿军组织部、后勤部抽调多人,成立了志愿军烈士陵园筹建办公室。从陵园开始筹建,到1957年我奉命回国,在四年多的时间,我一直为朝鲜战场上的烈士做安葬工作。
  毛泽东敲定烈士陵园筹建的方向
  停战之前,我军对志愿军烈士的安葬问题有过一个方案。当时部队规定:师级以上干部和一级以上战斗英雄遗体运回国内,在沈阳安葬;团营级干部在安东安葬。由于在战斗中牺牲的烈士各部队已简单埋葬,且很分散,烈士的籍贯也分布在全国各省、市,所以我军初步意向是停战后,在各省市修建志愿军烈士陵园。
  毛泽东主席的长子毛岸英是彭德怀司令员的秘书、俄文翻译。1950年11月下旬,他入朝仅一个月,在美机轰炸总部大榆洞时,被投下的凝固汽油弹击中牺牲,年仅28岁。他的遗体就埋葬在大榆洞。1951年底,志愿军总部迂至桧仓。1953年7月停战后,毛岸英的遗体也迁移到了桧仓。由于毛岸英的特殊身份,对其安葬曾有一番讨论。有人认为应该安葬在沈阳,也有人认为应入北京八宝山。但首先要将毛岸英的遗体运回国内。为此,我们做了运回国内的准备。后来,有关方面决定将毛岸英的遗体运回沈阳安葬。我们遵照命令,将遗体起出,准备好车辆打算随时前往沈阳。可情况突然发生了变化:关于毛岸英烈士安葬的问题正在请示毛主席。所以我们只能又将遗体安葬回去,等待批示。结果终于出来了,毛主席拍板说:“岸英遗体就地安葬。”毛泽东的这一指示,成了后来对整个志愿军烈士确定在朝鲜安葬的原则,也为以后在朝鲜修建烈士陵园定了方向。
  朝中友谊塔的由来
  烈土陵园筹建办公室设在桧仓志愿军总部。从国内请来了十多位设计师、建筑师、雕塑师和工程技术人员。由于很多设计工作和大型浮雕的工程在国内完成,所以当时在北京也设有一个办公室,并由负责天安门广场大型浮雕的雕塑师担任雕塑工作。
  起初,确定在朝鲜三个城市修建纪念塔。一是新义州,这是与我国安东市共饮鸭绿江水,一桥相连的城市。主题思想是志愿军“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二是东海岸城市元山,在东线反击战、扭转朝鲜战局的主战场附近,能充分体现中国人民革命英雄主义的地方;三是开城,北南朝鲜“三八”分界线上的城市,体现中国人民保卫世界和平的决心。以上方案之前,还有一个方案是朝鲜临时首都平壤,可当时在平壤风景区牡丹峰上,已建有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前苏联红军的纪念碑,其规模不好把握。这几种方案在上报的同时,我们筹建办也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新义州纪念塔已由北京设计院一名专家设计出了图纸。元山纪念塔,由清华大学的助教着手设计。我组织陪同国内派来的专家跑了朝鲜许多地方。印象最深的是到元山选址。我带了十多名国内专家,开了三部吉普车,找到江原道委员长。说明来意后,委员长对我们一行非常热情,对选址元山也很重视,跟我们一起看地,并很快确定了纪念塔的修建地点。
  选址方案报中央后,考虑朝鲜国土面积不大,人口不多,建三个纪念塔不妥当。最后确定只建一个纪念塔而且地址在平壤。此后,我又具体负责向朝鲜政府申报修建纪念塔事宜。我到平壤朝鲜中央建设委员会,委员长(副首相)亲自会见我并向我介绍了平壤市建设规划,说建志愿军纪念塔也要纳入城市规划。在申报研究过程中,金日成首相说:“不要他们(志愿军)修建,我们自己建。”后来由朝方在平壤原叫毛泽东路的十字路口,建了朝中友谊塔。我们便集中力量在当时志愿军总部桧仓,修建志愿军烈士陵园。
  烈士英灵魂归墓园
  志愿军烈士陵园所在地原是一个旧神社,有两米多宽,一百多个台阶上去。我们改造后,台阶两侧是由鞍钢铸造的一个个大路灯柱。上了台阶是一个由大理石打造的大花坛。花坛两侧有比人还高的大理石浮雕,体现的是“雄赳赳,气昂昂”正在跨过鸭绿江的志愿军大军,以及朝鲜人民支援志愿军与志愿军并肩作战的情景。紧接着正面是一座雄伟的志愿军战士铜像(这是从全军选的4个帅小伙子模特中选定的一个)。铜像是全部用敌人留下的炮弹壳铸成。铜像后面有喷泉,过了喷泉就是墓地。在正中大理石碑上刻着“抗美援朝烈士永垂不朽”的大字,这些题字是时任抗美援朝委员会总会主席郭沫若书写的,后面的碑文也出自郭老之手。
  为题写碑文的事情,我回过几次北京,当时是想请毛主席写,主席却指定了三个人:一是彭德怀,二是沈钧儒,三是郭沫若。最后定为郭沫若。我将郭老为碑文书写的字拿到朝鲜拓下来,再抽调两位干部,到朝鲜盛产大理石的金策市大理石厂,看着工人一个字一个字地雕刻出来。
  毛岸英烈士的墓碑“毛岸英同志之墓”,是时任志愿军政委李志民写的。后面碑文是中央军委、总政治部干部写的。碑石用的也是金策市的大理石。墓地内还安葬着志愿军总部、直属部队牺牲的百余位烈士。墓地周围是常青树,它们将永远陪伴着烈士安息在朝鲜国土上。
  在陵园建造过程中,当时的杨勇司令员、李志民政委,还有组织部长任荣将军,都非常关心重视。他们经常亲临现场察看、检查并指导工作。陵园建成后,朱德委员长、周恩来总理、贺龙元帅等凡到朝鲜的我国家领导人都去拜祭。朝鲜金日成首相、崔庸健副相,也多次到陵园拜祭。
  在筹建桧仓烈士陵园的同时,我们也给全军各单位发去电报,要求各军将当年打仗时就地掩埋的烈士遗体重新起出,再集中妥善安葬。即使已回到国内的部队,也要他们派熟悉情况的人重回朝鲜,做好这项工作。所以后来我们有几册厚厚的全军烈士埋葬标志地形图,并请朝鲜同志帮助拍摄了一部纪录片。还有一万余名志愿军烈士安葬在开城松岳山。
  另外,我们没有忘记牺牲在南朝鲜辖地的志愿军和人民军烈士。根据《朝鲜停战协定》,我军在板门店与美方进行了遗体交接。我亲眼目睹了遗体交接的全过程。这些烈士遗体最后都被安葬在开城。
(本文转载自《党史纵横》增刊2013年第7期,由李坚婉整理。)
 
 
 
英雄城市

闭馆公告

更多
  为保证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程顺利实施,经市政府批准,抗美援朝纪念馆于2014年12月29日闭馆,停止对外开放。重新开馆时间另行通知。由此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视频讲解

更多

征集启事

更多
  抗美援朝纪念馆是全国、全军唯一一座全面反映抗美援朝战争历史和抗美援朝运动的国家级重大战争纪念馆。根据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作需要,为进一步充实丰富馆藏文物和史料,更加全面生动详实地反映抗美援朝历史,弘扬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现诚向国内外广泛征集抗美援朝各类文物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