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通告:

英雄城市

您当前位置: > 英雄城市
赵南起将军的抗美援朝情结(节选)
 
曾凡祥、曲爱国
  赵南起,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上将军衔。曾任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央军委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部长,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院长。赵南起曾于1950年10月19日跟随彭德怀司令员跨过鸭绿江,直到1958年10月25日才随最后一批志愿军部队撤军回国,经历了抗美援朝战争的全过程。抗美援朝战争是他最重要的人生经历,特别是他在志愿军后勤战线所经受的考验、所建立的功绩,对他的一生都产生了重大影响。
  享受凯旋的荣誉
  1953年11月,志愿军后勤司令部根据任务的变化进行整编,改编为志愿军后勤部。司令部计划科与运输科合并,成立了新的计划科,赵南起被任命为计划科科长。1955年,赵南起进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后勤学院学习,并参加由总后勤部主持的《志愿军后勤工作经验总结汽车运输部队》书稿的编写工作。
  为了缓和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推动朝鲜问题的和平解决,中国人民志愿军从1954年9月开始,陆续从朝鲜撤出部队。1957年底,毛泽东在访问前苏联期间,与金日成在莫斯科进行会晤,就志愿军全部撤离朝鲜的问题达成了一致意见。中朝政府随即先后发表声明,宣布中国人民志愿军将于1958年年底之前全部撤离朝鲜。
  志愿军的撤军准备工作全面展开。根据中朝两国政府达成的协议,志愿军将在朝鲜的大批作战物资和生活物资以及各种作战、生活设施无偿移交给了朝鲜人民军。志愿军后勤部门所移交的物资、仓库以及各种车辆、设施,由志愿军后勤部统一登记造册,集体移交人民军后勤部门。同时,需要携带回国的装备和物资也要逐一检查、修理,保证完好无损。这项工作十分复杂。志愿军后勤部部长张明远在筹划撤军工作时,非常需要有一名得力的助手。他专门到了一趟北京,向已经担任总后勤部部长的洪学智点名要赵南起回朝鲜参加撤军工作。
  赵南起在离开朝鲜两年之后,于1957年返回朝鲜,重新担任志愿军后勤部计划处处长,开始具体筹划撤军和物资移交等事宜。
  1958年10月25日,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出国作战八周年纪念日,这一天也是最后一批志愿军官兵撤离朝鲜的日子。赵南起在此之前已经到达了平壤,与志愿军总部领导和志愿军代表团的成员一起,先后出席了志愿军司令员杨勇和政治委员王平举行的盛大告别宴会和平壤各界人民欢送志愿军回国的隆重集会。最后,他和志愿军总部的官兵一起,于10月25日最后撤离朝鲜。赵南起说:“那一天的情景,令我终生难忘。平壤的大街小巷都悬挂着毛主席和金日成的巨幅画像,中朝两国的国旗四处飘扬。上午10时,我们在市中心的金日成广场集合,列队前往平壤车站登车。平壤的市民倾城出动,有30多万群众站在街道两旁,挥舞着鲜花和旗帜,为我们送行。朝鲜群众哭着,喊着,许多人冲到队列中,把水果和人参酒往我们怀里塞,拉着我们的手不让我们走。两公里的街道,我们足足走了一个多小时才走完。”
  “火车开动了。朝鲜群众仍然拉着我们的手不放,车上、车下的人都在哭,车轮是和着泪雨在滚动。魏巍同志写过一篇散文,叫做‘依依惜别的深情’,其中有这样一段话:‘朝鲜人民可以承担一场战争的重负,却无法承受这离别的痛苦’”。列车在朝鲜人民用鲜花和彩旗组成的“河流”中缓缓前行,终于到达了鸭绿江边。驶过鸭绿江大桥,迎面是一个用松枝、鲜花和彩旗搭起的凯旋门,安东市的人民载歌载舞,欢迎凯旋回国的志愿军官兵。

归国志愿军军列通过“凯旋门”受到群众热烈欢迎
 
  在安东参加过欢迎大会后,回国的志愿军部队绝大部分官兵即转赴全国各地。赵南起参加了由150名高级指挥员、战斗英雄和各部门优秀代表组成的中国人民志愿军代表团,由杨勇、王平带队,于10月27日从安东前往北京,向党和政府、向首都人民汇报抗美援朝战争的历史过程。
  周恩来总理等党和国家、军队的领导人在北京车站欢迎志愿军代表团。代表团成员乘敞篷汽车前往下榻的北京饭店,首都几十万群众在长安街两旁夹道欢迎志愿军的英雄们。
  10月29日下午,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在中南海亲切接见了志愿军代表团。赵南起生平第一次见到了毛主席,他感到无比的幸福和激动。他后来说:“想想看,我这样一个普通的朝鲜族农家子弟,能够与全国人民的领袖握手、会面,这是多么高的荣誉。那一刻,我感到自己似乎是在梦中,非常幸福。那天,毛主席谈笑风生,讲了许多话。29日晚上,周恩来总理举行盛大国宴,招待志愿军代表团全体成员。总理说:“中国人民志愿军去朝鲜已经整整八年了,你们胜利完成了中国人民、中国共产党和毛主席交给你们的任务。我代表全国人民、我们的党、政府和毛主席,感谢你们。……我们在今天的宴会上所以如此高兴,如此欢欣鼓舞,这决不是偶然的。这是因为抗美援朝的精神鼓舞了我们。今天一千多人的宴会,代表着全国六亿五千万人民的感情。我们永远学习志愿军的榜样。”赵南起被周总理的话深深感动了。这是对志愿军全体将士所建立的丰功伟绩的最高肯定,也是对志愿军将士的最高褒奖。
  那天晚上,周恩来特别高兴。对志愿军官兵所敬的酒都是一饮而尽。有人作了一个统计,周恩来那天连饮了37杯茅台酒。赵南起平时的酒量就很大,那天晚上心情激动,既向总理和其他领导人敬酒,也和各界代表们一起共饮,喝了多少杯,他自己也数不清了。   
  从1950年10月作为志愿军第一批官兵跨过鸭绿江,到1958年10月撤军回国,赵南起经历了抗美援朝战争的全过程。在朝鲜的8年,是他人生历程的一个重要转折点。他第一次经受了战争的考验,战火和硝烟使他迅速成熟,不仅成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后勤部门的一位出色的领导干部,更重要的是战争使他的思想意识产生了一次飞跃。他后来说:“抗美援朝战争,是我的世界观和工作方法最后形成的时期。由于这一过程是在朝鲜战场上完成的,所以它的质量非常高。战争是人的心灵一幅净化剂,各种杂念在战争中最容易被彻底暴露,也最容易得到净化。战争最能考验人,因为战争的胜利是以生命为代价取得的,不容许有任何疏忽和失误。如果没有抗美援朝战争的经历,我的进步可能也会很快,但可以断言将有许多弯路要走。我很荣幸能在自己成长的关键时期,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能够亲耳聆听彭德怀等杰出的军事家的教诲,我从这场战争中学到了许多东西,也形成自己的一些工作方法。所有这一切,使我终生受益。”
  情系抗美援朝纪念馆
  赵南起对建设抗美援朝纪念馆非常重视。1990年9月22日上午10时,在军委第一会议室,赵南起参加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军委副主席刘华清和迟浩田、秦基伟等中央军委首长听取抗美援朝纪念馆设计方案的汇报,并对设计方案进行审查。在审查过程中,赵南起特别强调:要把彭老总突出出来,在纪念馆中要体现出彭老总直接指挥抗美援朝战争的历史地位和作用。关于纪念塔的建设,赵南起说:纪念塔要肃穆,不要搞景观、眺望一类的东西,那样太花哨,不严肃。在讨论到“建馆需要多少钱”时,回答说大约需要2000万元。赵南起立即回应说:2000万元不够。我刚从锦州回来,辽沈战役纪念馆已经花了近3000万元了,还不够。刘华清副主席接着说:塔和馆的建设,标准要高一些,该花的钱要花;其他方面该省的要节省。
  1991年春,时任总后勤部部长的赵南起,在去沈阳军区调研期间,专程来到正在筹建中的抗美援朝纪念馆馆址。他站在山顶,回头一望说,“背靠锦江山”,挥手向前一指说,“面对鸭绿江,这儿不仅合适,而且最好”。地址选定后,建馆资金怎么解决?赵南起一直认为,抗美援朝纪念馆虽然是建在丹东市,但并不意味着只是丹东市的事,而应是全国的事、全军的事。与辽沈战役、平津战役相比,这两大战役纪念馆只能分别建在锦州和天津,因为是在那里打的。抗美援朝战争则不同,战场在朝鲜,纪念馆总不能建在朝鲜吧?因此,只能建在中朝边境城市丹东,并且(建设纪念馆)是关系到弘扬抗美援朝精神、教育子孙后代的一件大事,是全国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应该由国家和军队出钱。
  在多层次、多方面协调下,确定由国家计委、财政部和总后勤部各拿一部分钱。赵南起说,“既然是全国、全军的事,就各拿一半。现在军费是最紧缺的时候,但是再紧缺,坚持‘两保三压’不松口,把部队生活和装备保住,把基建规模、公务费、社会集团购买力压下来,这笔钱也要出。国家出多少,军队就出多少”。
  最终结果是:总后勤部拿出1150万元,国家计委拿出825万元,财政部拿出525万元,这些资金为抗美援朝纪念馆一期工程的顺利完成,提供了有力的资金保障。经过两年多的奋战,抗美援朝纪念馆于1993年7月举行了落成典礼。
  2003年,抗美援朝纪念馆开馆已经10年,累计接待200多万人参观学习,充分发挥了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的作用。但是,由于长期高负荷运转,内部设施渐显陈旧,声光电系统亟待更新,馆区的环境需要改善治理,且要进行二期工程建设,经费难以解决。纪念馆向赵南起汇报了这一情况。赵南起立即给总后勤部廖锡龙部长和孙大发政委写信,反映了抗美援朝纪念馆需求。他还同时给国家林业局周局长写信,请求支援抗美援朝纪念馆的绿化建设。
  2010年,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60周年。丹东市委、市政府对纪念活动格外重视,作了系统的安排部署。赵南起积极支持。丹东成立了抗美援朝精神研究会,赵南起欣然接受担任名誉会长的邀请。他认为大力宣传志愿军的历史功绩,激励人们弘扬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的行为,应该给予肯定,并积极促成总后勤部领导给予经费支持。
  此外,赵南起还先后为《抗美援朝纪念馆》一书作序,为毛岸英学校题写校名,为《抗美援朝精神研究》杂志题写刊名并撰写创刊词……
  赵南起的抗美援朝情结,是无比深厚的,是难以磨灭的,是永恒的。抗美援朝的情结,在他老人家的心中是永远割舍不掉的。
(本文节选自《抗美援朝精神研究》中的同名文章,作者分别为第九届全国政协副主席赵南起的秘书、军事科学院军队建设研究部副部长、少将和军事科学院研究部副部长。)

 
英雄城市

闭馆公告

更多
  为保证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程顺利实施,经市政府批准,抗美援朝纪念馆于2014年12月29日闭馆,停止对外开放。重新开馆时间另行通知。由此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视频讲解

更多

征集启事

更多
  抗美援朝纪念馆是全国、全军唯一一座全面反映抗美援朝战争历史和抗美援朝运动的国家级重大战争纪念馆。根据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作需要,为进一步充实丰富馆藏文物和史料,更加全面生动详实地反映抗美援朝历史,弘扬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现诚向国内外广泛征集抗美援朝各类文物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