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通告:

英雄城市

您当前位置: > 英雄城市
我守国门60天

 

张仁寿

  2008年5月的一天,我(笔者)随团去丹东参观抗美援朝纪念馆,特意找到了当年宿舍前的镇江山(今锦江山)桥铁壁上的弹孔,又重游九连城与虎山头,参观鸭绿江河口断桥。故地重游,百感而生。耳畔分明已经响起那炮火连天的厮杀声……
  那是1950年夏,一阵短促的防空警笛声拉响,一列军车急促地开进了安东(今丹东)火车站。我倚窗望去,灯火管制的边城一片黑暗。当时,我被调入半军事化的辽东省公安机关不到半年,刚刚参加省直机关干部全员带头抢修日本人废弃的浪头机场的战备劳动。不久,我被编入机关战备小组,连夜随隐蔽档案的汽车进了山。
  “一步跨”过鸭绿江
  1950年11月,我受辽东省公安机关派遣,加入到开赴朝鲜的队伍中。(我)卸下印着“中国人民解放军”字样的胸章和“公安”二字的蓝盾臂章,挎上表哥相送的牛皮军事背包,来到朝鲜后方安全保卫战区。我们本以为,安东(今丹东)边陲那段中朝国界是以鸭绿江主航道区分的,战后才知道竟是以支航道划定的。两航道之间的冲积岛当时尚属未界定的国土。我们一行六七人从安东市东坎子出发,乘坐人篙撑的冰爬犁(雪橇)沿着支航道冰面北上,从宽甸县虎山头结冰的支航道上,“一步跨”到朝鲜的冲积岛——於赤。
  我们援朝小组一分为二,一部分留驻中国虎山头,一部分落脚在朝鲜管辖的夹心子於赤岛,两部分内外协同,履行“保家卫国”的神圣职责。
  我们於赤小组进入江东后,映入眼帘的是大量的老弱病残与妇女儿童,一个青壮男人都没有,即便是老年男人也没有几个。我们同志愿军一样享受后勤保障。一位朝鲜人民军军人家属,我们称为 “阿妈妮”的老妈妈为我们做饭。只是“三九”天,雪大、房冷、土炕凉,我们被冻得多次起夜出屋跑侧所。闲暇时,“阿妈妮”不时地讲起美军夜袭和平居民的桩桩罪行,又竖大拇指由衷夸赞中国人民志愿军。我为之感动,时不时地用当地一架脚踏风琴,弹奏《金日成之歌》跟人民军友军交流心音,互励爱国主义与国际主义精神,回忆昔日并肩长白山麓抵御日寇的兄弟情怀。
  守卫国门60天
  那时的老义州同下游新义州一样,已在美军空袭中被炸为平地。防空袭、反空袭是我们小组的重要任务。一天傍晚,我一个人巡逻在老义州鸭绿江主航道西侧的沙滩上,一架超低飞行的美军“黑寡妇”飞机尾随上来。我立刻转身逆方向跑,没几步便听到空中机枪的扫射声,一排子弹掀在我的脚后。那一时期,入夜是美机恣肆狂轰滥炸的时间,我们小组几乎夜夜引导当地民众躲避,在藏身的防空洞里,战士们轮流站岗,保卫每一个人的安全。
  每夜美机飞来,便有敌特发射的信号弹从地面升空,气得大家两眼冒火。我们联手朝鲜内务所的警员发动民众清野,但只在一些山崖洞穴中发现空罐头盒之类,人却无踪影。随着中朝大军压城向南推进,特务、内奸更难在这远离前线的后方洞穴藏身,信号弹越来越少见了。
  强化居民区治安,支援前线作战,维护国境安全,不容特务混入国门,都是依靠留守后方的妇幼老小来实现的。从严格的地理意义上说,中朝国门的分界线是在鸭绿江主航道。那里不是“一步跨”,而是非舟莫渡。像把守国门的海关、哨所一样,我们随时迎接途径回国的志愿军离队人员和胜利返乡的中国支前民工,然后用冰爬犁安全护送他们到安东留守处,不让一个坏人混在其中。有一次,省会本部首长接收朝方情报说,将有30多名携有火箭筒的伞兵特务偷越国门入境,命令我军民联防堵截不准漏掉一人。我们於赤组布网死守主航道,虎山组兵民蹲坑封锁支航道,爬冰卧雪,“露眼不露头”等待特务入境。拂晓十分,只见一群人影移向虎山江道冰面。随着一声令下,他们一个个拉开距离爬过来。不过,我们发现这群人放下的“火箭筒”竟是长长的木扁担,于是就问:“你们是什么人?”“担架队。”“哪里人?”“黑龙江的。”原来是虚惊一场。可见,当时的防控是多么的严格,很少有特务能够摸进后方战区。
  追忆感悟鸭绿江
  1953年7月27日,朝鲜板门店谈判停战。1958年10月28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全部凯旋。我的一篇文学纪实文章《危险的糕点》,讲述混在火车站欢迎人群中的特务分子制造混乱,把定时炸弹充当糕点慰问盒送到一位挂满奖章的归国志愿军排长的手里。岂不知,这糕点盒子被侦查员调了包,“炸弹”不炸,特务被擒,万千民众目送满载胜利喜悦的火车安全地奔向共和国的心脏北京的故事。
  毛主席曾说:“保卫工作十分重要”。1959年,辽宁省公安厅主编向共和国第一个十年大庆献礼的《卫士凯歌》(春风文艺出版社)一书,编委会决定为入选的直接记述抗美援朝斗争的《江口抢渡》、《钢铁交通岗》、《消灭细菌虫》、《传单的命运》、《伏击》、《网中鱼》、《渔船上的搏斗》、《阴谋败露》等22篇征文单独设立“反轰炸斗争”、“在灭菌除毒的战线上”、“保卫军需”、“斩断魔爪”4个部章,全方位地展示守卫国门保家卫国的胜利,也与世界反对侵略战争的和平运动相呼应。
  我亲笔草拟第三部部序时,承上启下地激情写道:伟大的抗美援朝运动,给前哨阵地辽宁带来了光荣而艰巨的任务。我省公安干警、治安保卫委员会会员和人民群众,冒着枪林弹雨英勇地防空、救火、抢修,反投毒、反破坏,守卫志愿军后方领导机关,保护后勤、兵站、仓库和交通运输的安全。他们在这一系列的斗争中取得了巨大成就,为保卫战争的胜利和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做出了卓越贡献,涌现出许多可歌可泣的动人事例,表现了机智勇敢、忘我牺牲的高尚品质和高度的国际主义与爱国主义精神。
  “滚滚鸭绿入海水,浪花颂赞英雄。是非成败不是空,断桥依旧在,蘑云烟更浓。”辽宁将军诗人刘慎思,凝视断桥思绪联翩。往事化作过去,过去化作铭记。吾等在战争中洗礼,在战争中成长。人民的共和国在战争中诞生,也在战争中屹立。
 
(本文转载自《党史纵横》增刊2013年第7期,作者为原辽宁省政协常委,现省政协之友联谊会副秘书长。)
英雄城市

闭馆公告

更多
  为保证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程顺利实施,经市政府批准,抗美援朝纪念馆于2014年12月29日闭馆,停止对外开放。重新开馆时间另行通知。由此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视频讲解

更多

征集启事

更多
  抗美援朝纪念馆是全国、全军唯一一座全面反映抗美援朝战争历史和抗美援朝运动的国家级重大战争纪念馆。根据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作需要,为进一步充实丰富馆藏文物和史料,更加全面生动详实地反映抗美援朝历史,弘扬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现诚向国内外广泛征集抗美援朝各类文物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