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通告:

英雄城市

您当前位置: > 英雄城市
志愿军伤亡知多少
唐庆雄
 
  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中国人民志愿军到底伤亡多少,至今只有一个概数。1953年9月,志愿军司令部统计:战斗伤亡36.6万人,非战斗减员38.6万人。如今,随着朝鲜战争历史档案的部分公开,有人对这个数字提出质疑,认为这个数字是推测得来的,并不准确。丹东抗美援朝纪念馆曾通过各省、市、自治区民政部门核实,统计出志愿军烈士为183108人。暂不论这个数字是否准确无误,但是精准到个位数的统计数字,着实让人感觉其慎重态度。
  《国际事务概览》并不可信
  2011年6月30日,《南方周末》发表袁晞《从数字看一个国家的尊严》一文中说:“仅以183108人为计算基础,如伤亡之比为2:1,志愿军伤亡总数为54.9万;如伤亡之比为3:1,志愿军伤亡总数为73.2万人。两个数字都大大高于《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战史》(以下简称《战史》)的统计。这一个数字甚至比《战史》的统计多一倍。如果还有非战斗伤亡没有统计在内,应该说《国际事务概览》中的‘中国人据估计损失90万人’,更接近志愿军伤亡人数。”在袁晞眼里,英国皇家国际事务学会主持编纂的《国际事务概览》所统计的伤亡数字是权威的、可信的。
  《国际事务概览》1953年卷中曾说:“据10月间美国公布的最后伤亡数字,联合国军方共为1474269人……”袁晞在文中说:“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国家广场的朝鲜战争纪念碑上(美国官方称“韩战纪念碑”)显示,美军伤亡172847,其中伤118601、亡54246……”其实,这几个数字都不准确。华盛顿纪念碑记载的是:联合国军亡628833、伤1064453、俘92970、失踪470267。美军亡54246、伤103284、俘7140、失踪8177。美国军人都有个人编码,这是不会错的。联合国军伤亡共为1693286人,显然与《国际事务概览》说的1474269人,多了219017人。美军伤亡共为157530人,较《国际事务概览》中说的144173人也少了15257人。两个数字误差之大,实在惊人。
  由此可见,袁晞为了说明志愿军伤亡数字比志愿军司令部统计的和《战史》认可的伤亡36万余人更多,而采用《国际事务概览》的错误数字作为论据并加以推测,这是完全站不住脚的。
  我们的统计数字也有差距
  由于志愿军入朝作战仓促,战斗惨烈,环境恶劣,部队建制配属变化大,统计确有难度。目前我们能看到的伤亡统计数字,除袁晞认为的90万人外,还有以下几个统计数字:
  (一)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1953年9月的统计数字为:战斗伤亡36.6万人,非战斗减员38.6万人。
  (二)军委作战部1953年9月8日的统计数字,与志愿军司令部的统计一致。
  (三)志愿军后勤司令部所属救护医疗单位统计为:阵亡114084人,伤后亡21677人,病亡13210人,三项合计共亡14.8万人。
  (四)军事科学院1988年出版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战史》的统计为:阵亡11.6万余人,非作战亡故:2.5万人,两项合计为:14.1余万人。
  (五)军事博物馆2000年出版的《抗美援朝战争》,对除西藏外的28个省、市、区统计的“烈士名录”总数为:171669人。
  (六)抗美援朝纪念馆经过6年时间核查,于2011年统计出有名有姓的志愿军“烈士名录”为:183108人。
  可以说,上述这些统计数字的部门和单位都具有一定的权威性。但可惜的是,这些统计数字之间都存在明显的差异。一直以来,官方都是以志愿军司令部1953年的统计数字为标准,包括军科院的《战史》、抗美援朝纪念馆的陈列和纪念塔的塔文,都是以“伤亡36.6万人”来确定的。近几年,有人把抗美援朝纪念馆的183108人作为定数,但这只是“亡”数,而“伤”多少,并不在该统计之内。况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会不断有新的资料被发现,这个数字也不能作为最后的定数。
  统计缺失的主要原因
  上述6个统计数字各不相同,而且有的是“伤亡”混在一起,有的只是“亡”(烈士),不包括“伤”。至于统计数字出现这些差别,是多种因素造成的。
  首先,负伤标准不规范。我军对负伤人员的统计标准存在界限不清和标准不统一的问题。特别是轻伤统计,一些部队凡是负伤不下火线的,上报统计数字时皆不包括在内。志愿军战士当年政治觉悟高,多数是轻伤不下火线的;还有多次负伤的,重复统计上报,致使负伤人数不易准确统计。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我(笔者)在丹东市民政局优抚科工作。曾经碰到过这样的情况:一些在抗美援朝战争中负伤的战士在复员退伍前部队并没有给予评残。有一位大孤山的复员军人要求补评。我调出了这位军人的档案查看:确实有“在金城战役中小腿肚贯通枪伤”的记载。我问他为什么在部队不参评?他说怕领了残废证,复员回乡后不好找媳妇。我根据1970年7月25日吉林省革命委员会报请国务院《关于革命残废军人抚恤工作中几个具体问题请示报告》中:“对个别复员、退伍军人和参战民兵、民工……回乡后伤情复发,档案有伤残记载或可以证明的,按国务院(应为政务院)1951年11月25日批准的《革命残废军人优待抚恤条例》的有关规定,补评为三等甲级,报省民政厅批准。”显然,这位负伤复员军人就不在36.6万的“伤亡”之内。而且,此类情况并非个案。
  其次,作战减员和非作战减员界限不准确。作战减员是指在战斗中伤、亡、俘和失踪的减员;非作战减员是指裁减、病退、病故和事故等减员。那么,行军途中冻死、冻伤和执行作战任务伤亡,属战斗伤亡还是非战斗伤亡呢?起初,对此的界定并不明确。中央军委总政治部1952年8月《革命残废人员负伤致残,因战或因公应该如何区分补充规定》中指出:“执行作战任务,因跌伤、冻伤… …致残者以战残论;在后方者以公残论。接近前方,直接为前方服务,如担负前线的供给、交通(修路、筑桥)运输工作,遭敌机轰炸扫射,负伤致残,以战残论。”在此“补充规定”之前,这类伤亡者都以非战斗减员统计上报,这就减少了战斗伤亡人数。
  在筹建抗美援朝纪念馆期间,我(笔者)曾两次拜访过志愿军第9兵团司令员兼政委宋时轮将军。他说,1950年11月7日、11月12日、11月19日,他的三个军入朝担任东线作战任务。当时部队连棉衣都没有来得及换就急忙开赴前线。那年冬天,朝鲜特别寒冷。到了11月底,气温达到零下20多度,很多部队的伤亡不是在作战中,而是在行军途中冻死、冻伤,导致大量减员,失去作战能力。(部队)在元山、咸兴一带休整两个月,才缓过气来。原济南军区司令员(现任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范长龙上将曾在《精神不朽 世代相传》(《抗美援朝精神研究》2012年1月第7期)一文中写道:“仅在长津湖一战,20军(原属志愿军第9兵团)就减员2万余人,受伤1.7万余人,其中冻伤1.12万余人。”
  当时,统计部门把后勤部队在运送作战物资中翻车、跌伤、溺水等伤亡视为事故伤亡,统计在非作战减员中。如1951年8月,朝鲜遭到40年罕见的水灾,志愿军后勤第1、第5分部在抢修、抢渡中有243人牺牲,当时都被视为非战斗减员。直到1952年8月,执行军委总政治部“补充规定”后,才以“战残论”统计在战斗伤亡中。
  第三,因统计难度大而产生的疏漏。抗美援朝战争是十分艰苦惨烈的。65735部队(原志愿军191师)政委毕可弟在《用传统凝聚力量,靠精神激励前行》(《抗美援朝精神研究》2011年9月第5期)一文中写道:“据史料记载,我部参加抗美援朝战争中,官兵冒着零下30多度严冬伏击敌人,其中一个连队在冲锋发起前全部冻死……那次战斗,身着单衣的官兵冻死、冻伤达1.2万人,而整个志愿军被冻死的官兵更难以统计。”铁源阻击战中,傅崇碧军长指挥63军将士与装备有500辆坦克、6000门大炮的6万美军激战数月,最后,63军只剩下2万余人;上甘岭战役,15军和12军都伤亡过半。那时,我军没有个人编码,激战中经常是整连、整营的建制都打没了。1951年5月23日,60军180师在后撤过程中被美军围困,1000多人伤亡,5000多人被俘。许多人认为180师已经全军覆没。可是后来发现其后勤部队100多人在激战中冲出了重围,一直坚持到11月下旬再次遭到敌人围剿。这支部队的机要员给志愿军后勤司令部发出紧急电报:“我们已经被围,突围无望,我们只能以身殉国。”这100多名战士最后到底脱离险境没有,当时已经无从知晓。由于不能确定伤亡,所以没能列入伤亡统计之列。
  其实,这种无法确实的伤亡情况还很多。退休干警余发海在《为保家卫国的142位志愿军烈士正名》(《抗美援朝精神研究》2010年1月第7期)一文中说,他2005年在羊楼洞村营盘茶山上发现了封尘半个世纪的墓群,那里埋葬着142位志愿军烈士(经专家查证,其中有的不属志愿军)。原来,在1950年抗美援朝期间,按中央军委指示,把这里的一处驻军营房改建成志愿军野战医院,医院先后接收了从朝鲜战场转运来的3100多名伤员,治愈2800余人,有142位伤员医治无效牺牲,就被埋葬在此地。而这142位志愿军烈士自然不在36万或18万的统计数字之内。
  第四,被俘和失踪人数不清。抗美援朝战争进行中,我军被俘还是失踪的人数是分不清的。直到战停后遣返战俘时,才知道被俘人员的准确数字。减去被俘的,剩下的就是失踪的。根据内务部《革命烈士褒扬条例》规定和民政部1980年9月3日【民发(1980)63号】文件《关于执行〈革命烈士褒扬条例〉若干具体问题解释》的规定:“……抗美援朝战争期间的失踪军人……未发现其投敌、叛变、被俘、自杀、判刑的都按对敌作战牺牲处理。没有追认革命烈士的,经县、市、市辖区人民政府审查批准,可以追认为烈士。”1953年9月,志愿军司令部统计伤亡数字时,对失踪的具体情况并不完全了解,都没有视为烈士,自然不包括在36万人之内。如,第38军113师战士周连正,男,湖南湘潭人,1929年10月生,1952年在朝鲜战场失踪,1981年9月5日,由县人民政府追认为烈士。周连正就不在最初的伤亡统计的范围内。曾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不幸成为战俘,后被遣返回国的志愿军某部教员张达同志,1986年向抗美援朝纪念馆捐款6673元。我问他为什么不捐个整数?他说:“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有两万多人被俘,其中有6673人遣返回国。我捐这6673元就代表他们每个人的心愿。”回国的6673名战俘,因伤导致死亡者不少,按规定都应该称为烈士,统计在战斗伤亡之中,但是他们并没有包括在其中。
  上述大量事实已经充分证明,不论是36万还是18万,都不能算是准确的最后定论。抗美援朝战争是一场举世瞩目的伟大战争,百余万优秀中华儿女为保卫家国而流血、牺牲,作为后人,我们有责任让他们的英名永载史册。所以,我们的相关部门和专门机构应该在现有统计数字的基础上,加以集中、综合,进一步的考证、查实,争取早日作出一个具有较高权威性的统计数字,以此来告慰英灵!
 
(本文转载自《党史纵横》增刊2013年第7期,作者时任丹东市文化局副局长兼抗美援朝纪念馆筹委会办公室主任,曾任中共丹东市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

 
英雄城市

闭馆公告

更多
  为保证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程顺利实施,经市政府批准,抗美援朝纪念馆于2014年12月29日闭馆,停止对外开放。重新开馆时间另行通知。由此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视频讲解

更多

征集启事

更多
  抗美援朝纪念馆是全国、全军唯一一座全面反映抗美援朝战争历史和抗美援朝运动的国家级重大战争纪念馆。根据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作需要,为进一步充实丰富馆藏文物和史料,更加全面生动详实地反映抗美援朝历史,弘扬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现诚向国内外广泛征集抗美援朝各类文物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