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通告:

英雄城市

您当前位置: > 英雄城市
我为揭露美军细菌战的罪恶作证
李思俭
 
  1952年春,我(笔者)在宽甸县中学读初中一年级。当时,美帝国主义向朝鲜战场和我辽东地区撒布了大量带有细菌的昆虫。从3月3日夜间起,美机不分昼夜,连续多次在我县境内投放带细菌的毒虫和化学毒弹。其中3月l2日中午,8架美机侵入宽甸城上空,投下一白色物体,目击者韩永斌当即报告县政府,县政府随即组织群众搜寻未获。3月20日,美帝细菌战罪行调查团东北分团团长田德明与团员周建人、马世骏、刘崇乐等人到宽甸县调查美机撒布细菌毒虫的罪行。21日上午,宽甸县中学师生向调查团控诉了美帝灭绝人性的罪行。下午,我们全校师生到城东门外漏河套大地里去捕捉细菌毒虫。这时,我在漏河东一块苞米地里发现了一个白色凹形半圆金属物体,上面印有清晰的“USA”字样。就在这物体旁,有很多用剪子剪过的鸡毛,还有大量苍蝇、蚊子等昆虫,有的已死亡,有的爬出晒太阳,有的聚集在苞米茬子芯上。这时我想,刚刚下了一场雪,天还很冷,哪儿来的这么多苍蝇、蚊子?我感到很奇怪,便立即将这一情况报告了校长王从安。王校长立刻向县政府报告,县政府又报告了调查团。调查团的同志接此报告,马上赶赴现场进行考查,并取得标本与弹体,进行化验,结果证明:苍蝇、蚊子都带有炭疽杆菌。
  3月24日,中外记者团到宽甸,调查美机投放细菌毒虫的罪行。我向他们详细讲述了发现细菌弹的经过,并带他们到现场进行拍照和搜集物证。同时,记者团还拍摄了纪录电影。晚上,胡安县长和王从安校长送我和韩永斌去安东辽东省委,省委书记高扬接见了我们。次日,又送我们到沈阳东北人民政府,东北人民政府卫生部副部长白希清接待了我们,并让我和韩永斌讲述了有关情况。大约在26日或27日,我们返回了宽甸。3月末,我和韩永斌再次去沈阳。这次,我们在那儿住了七八天。这期间,我们接受了中国及世界许多国家记者的访问,我们向他们详细讲述了美机撒布细菌毒虫的罪行。此间,国际律师调查团在沈阳召开会议,我们用铁的事实,回答了他们提出的一系列问题。他们对我有理有据的回答,都做了详细的记录。

李思俭指证美军撒布细菌地
 
  4月7日,我和韩永斌被送到北京作见证人。在北京,我们受到了敬爱的周恩来总理和邓颖超、彭真、聂荣臻、郭沫若、沈钧儒、康克清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特别是敬爱的周总理慈父般地亲切嘱咐我:“外出不要说是来作证人的,现在特务很多,要防备敌人杀人灭口。”聆听了周总理的亲切嘱咐,我心里暖烘烘的,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为了深刻揭露美帝的暴行,我国举办了美帝国主义细菌战罪行铁证展览。我们宽甸县送去的实物也在那里展出了。
  6月,我们又接受了参加莫斯科国际经济会议的各国代表的访问。他们中有不少人是带着怀疑到中国来的,他们认为美国是世界上强盛的文明国家,不会使用细菌武器。我和韩永斌用事实,揭露了美帝国主义的野蛮暴行,从而消除了他们的怀疑。
  8月,我和韩永斌出席了国际科学委员会在沈阳召开的会议。会上他们提出了一个问题:3月12日投的细菌弹,21日才被发现,时隔9天,中间还下了一场雪,苍蝇、蚊子为什么还活着?我一时竟没回答上来,并急出了一头汗。这时,科学家钱三强的爱人用五个手指在桌子上一支,东北人民政府副主席林枫又指了一下地图,我顿时心中一亮。于是,我走到地图前指着地图说:“我们宽旬县与朝鲜一江之隔,美国飞机来的很容易,但他们决不是来游玩的,凡来者都有其目的。细菌弹落在一块苞米地里,苞米茬子支楞起离地面有三四寸高,而且又是空心的,这是苍蝇、蚊子隐蔽的好场所。虽然下了场雷,但这已是初春,气温在逐渐上升。因此,这些受过特殊‘训练’的苍蝇、蚊子藏在里边没有全部冻死是毫不奇怪的。”有些外国科学家听了我的回答直点头。会后,东北人民政府卫生部副部长白希清对胡安县长和王校长说:“外国人称赞中国青年真了不起!”8月上旬,我们完成了见证人的任务,回到了宽旬。
  1958年2月15日,周恩来总理访问朝鲜,他让我在15日到达安东,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美国记者鲍惠尔夫妇出证。但遗憾的是当时由于通讯和交通原因,我未能如期赶到安东,到达时已是l6日了。我没能再次见到周总理,这成为我永生的憾事。
(本文转载自《党史纵横》增刊2013年第7期,作者退休前为本溪市田师傅镇煤矿工人。)

 
英雄城市

闭馆公告

更多
  为保证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程顺利实施,经市政府批准,抗美援朝纪念馆于2014年12月29日闭馆,停止对外开放。重新开馆时间另行通知。由此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视频讲解

更多

征集启事

更多
  抗美援朝纪念馆是全国、全军唯一一座全面反映抗美援朝战争历史和抗美援朝运动的国家级重大战争纪念馆。根据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作需要,为进一步充实丰富馆藏文物和史料,更加全面生动详实地反映抗美援朝历史,弘扬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现诚向国内外广泛征集抗美援朝各类文物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