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通告:

英雄城市

您当前位置: > 英雄城市
当年鏖战急 长空比翼飞

——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在安东  


王建成

  抗美援朝战争期间的丹东(当时称安东)曾是这场战争的前沿,也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的主要基地。当年鸭绿江口的浪头、大东沟,滨海的大孤山,以及内地纵深的凤城、通化等地都设有军用机场。而丹东市南郊的浪头机场则是其中规模最大,位置最为重要的一个。在浪头机场,曾有一支英雄的部队征战在祖国蓝天之上。
  这支英雄的部队,就是产生过一级战斗英雄王海、刘玉堤、赵宝桐、孙生禄,受过毛泽东主席亲笔题词嘉奖的空军第3师。该师于1951年10月由沈阳转场进驻浪头机场,在这个基地上起飞升空作战,击落击伤敌机114架,创全军最佳纪录。我(笔者)有幸曾是这个英雄集体的一员,亲身经历了这场战争。
  朝鲜战争中,美军的主要优势在天空(即所谓“空中优势”),他们拥有的飞机之多,飞行员技术之高,均在当时世界上“雄居榜首”。战争的第一年,我们空军才刚刚组建,来不及投入战斗。美国空军肆无忌惮,狂轰滥扫,曾使我们地面部队蒙受过巨大的损失:交通线被炸断,军需物资供应不上,这些或多或少阻碍和延滞了我们进攻的势头。第3师身在沈阳心系前线,每闻前线被炸,就象炸伤自己的身体,无比痛苦。一个个摩拳擦掌,地面精练,空中精飞,争取早日参战。终于,经过中国人民志愿军领导机关检验批准,提前参战。

被我空军击落的美军飞机残骸
  10月21日,全师从沈阳北陵机场出发,飞赴安东,驻扎在三道沟。这里离浪头很近,是浪头机场的营房区。从浪头机场起飞,只要稍作转弯,就是朝鲜上空。朝鲜半壁山河,被炸得遍地瓦砾,找不出一栋完整的房屋。我们进驻的第二天,就适逢新义州被炸,投的是燃烧弹,烧了一天一夜,拥有将近十万人口的新义州,一下子成为废墟。这就是我们入朝参战的第一课,激人奋战的第一课。“为朝鲜人民报仇”的呼喊声响彻营区。我们就是在这样高昂的战斗气氛下,升空作战,与世界上头号的“空军强国”,开始了空中大搏斗。
  11月4日,只有6架飞机的我们,与24架美机相遇。“狭路相逢勇者胜”。面对强敌,飞行员赵宝桐临危不惧,率先开炮,击落敌机两架,开全师歼敌纪录。11月18日,飞行员王海身边也只有6架飞机,在清川江上空,与60余架美机相遇,敌十倍于我。王海沉着应战。指挥战友迅速爬高,占据有利位置,居高凌下,直插敌后,左冲右突,接连打掉5架敌机。“王海大队”从此出名,在短短的时间内,创造出“十五比零”的优异战绩。与此同时,飞行员刘玉堤只身孤胆,勇闯敌阵,一次就敲掉敌机4架,打得敌人凌空爆炸,其碎片几乎挨到自己的机身。下来以后,前苏联顾问竖起拇指称赞道:“哈尔索!哈尔索!(意为:好!太好了!)”
  长空比翼飞,安东出雄鹰!从安东射出的这支利箭,惊醒了美国空军称雄远东的迷梦。美军做梦也没有想到,这支刚刚建立的部队,竟敢与他们在空中角逐,一争高下;更没有想到这支部队竟是面对炮口,毫无惧色,专打近战、专打“对头”!美军连忙从日本、从冲绳及其48个州的本土,调来更多的空中联队、大队和最新式的喷气式战斗机F-86,充实南朝鲜各个机场。空中鏖战,进入到白热化阶段。
  12月3日,是一个难忘的日子。当时我是标图员,在指挥所值班。我戴上耳机,接通雷达区队。雷达在不断地传递讯号,我迅速拿起蓝色的铅笔(用蓝色笔标志敌机),从“三八线”的南端,勾出几个箭头,直指清川江;接着又是一支,从元山迅速北上,至熙川突然西向,直指安东;南面海上,也有一支,迫近椴岛,虎视安东。几支蓝线,加在一起,足有300架敌机。好家伙,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我紧攥笔头,直冒热汗,心想:“红线,红线,快些出来!”我心里直嘀咕。突然,一组悦耳的呼号从我的耳边响起:“01、120……”是我机的呼号,我赶快拿红铅笔标记;“02、125……”又一批我机起飞,我又标上一根红线;“06、235……”好!全师升空!我全神贯注,几乎是十个指头一起动作,一会儿标红线,一会儿标蓝线,几十支箭头,快碰到一起了。只听得无线电里,传来了“‘东风’!我是‘宝塔’”的声音(“东风”是投副油箱,“宝塔”是当时中朝人民联合空军司令部司令员刘震将军的代号)。这时临阵接敌的讯号,我一阵兴奋:“打上了!”红蓝箭头交织在一起!无线电里,不断传来“103”(王海的代号)那坚定沉着的口令:“105,攻击!”“106,掩护!”,“上升!”“左转弯!注意,右前方、狼狗三十……”整个指挥所,鸦雀无声,大家的注意力一是看标图桌上的箭头、一是听无线电里空中的讯号。只几分钟,就听到“会餐(意为:返航)”!听得出这是“宝塔”发出的命令。一阵呼哨,“回来了”,大家数着架次,“全回来了!”这是最大的安慰。飞行员们一下飞机,大家就七嘴八舌,围了上去;飞行员应接不暇,就打手势,伸出一个指头,说明他打下了一架,两个指头说明“好事成双”;三个指头,更是炸开锅了!这次呢,伸出六个指头。好家伙,打下了6架!全师沸腾,浪头沸腾,整个机场沉浸在一片欢腾之中。

浪头机场官兵操练
  当时的第3师,是一个充满战斗活力、斗志昂扬的歼击机战斗师。在袁彬、高厚良等师首长的领导下,全师上下个个斗志昂扬,人人争立战功。其下属的两个团你追我赶、互不相让,都想名列前茅。今天甲团打下了一架,明天乙团也要升空作战,务必要打下敌机,将那五角红星喷涂在自己的机身上。如此“空中比武”,比的结果竟然是每个团都击落敌机44架,只是击伤敌机数略有差距:一为14,一位16。英雄模范事迹几乎相等。于是上级决定每个团出二名一级英雄,一名二级英雄,一等功臣各八名(乙团多一名特等功);后勤方面,立一等功和二等功的加在一起有数十名。就这样,一个英雄的战斗集体诞生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实践锻炼,越来越多的空军师团经受了战火的洗礼,翱翔在朝鲜的上空。朝鲜半个天空的“制空权”开始为中朝人民所取代;美国空军再也不敢为所欲为、狂轰滥炸了。地面交通线开始恢复正常,并且敢于白天行车了,大大增强了部队的给养和实力。空地力量协同作战,把侵略者赶过了“三八线”,中国空军战线南移了。当时在东北境内,北起延边,南至大连,纵深配备数十个机场,已经有相当大的战斗实力,可以和美国侵略者比个高低,决一雌雄了。而安东则是这数十个基地中实力最为雄厚的一个。驻守安东的力量都是装备比较优良、战斗实力较强的部队。安东的浪头机场是一个国际化机场。我们进驻前,就有朝鲜的一个航空大队;进驻后,又有前苏联顾问同行。中、朝、苏三国人民,在安东并肩战斗,谱写出一曲国际主义的凯歌。我们在安东等于进了一所国际主义的大学校,我的雷达技术就是前苏联顾问亲手传授的。当时中苏关系很好,我们称之为“老大哥”。朝鲜同志亦经常和我们一道起飞,并肩作战。刚来的时候,曾经有一些从江那边过来的朝鲜妇女,主动为志愿军服务,要给我们洗衣服,我们都婉言拒绝了。工作之余,我们同朝鲜友军一道散步,互相搭着“东木、你好”半中半朝的话语,比划着攀谈,无比亲热。 
  安东人民更是全力以赴,支援空军。冬天,安东人民为我们烧好热炕,暖人心田;夏天,安东人民为我们送来冷饮,沁人心肺。一日三餐,都是安东人民辛勤劳动的结晶。战斗间隙,我们总是要攀登镇江山,一览安东的雄姿;或流连于鸭绿江畔,极目远眺,领略一下异国的风光。
  朝鲜停战后,我们师全部回到沈阳。
(本文原载于1990年《丹东史志》第四期,作者单位:江西省公宜县党史办公室。)
 
英雄城市

闭馆公告

更多
  为保证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程顺利实施,经市政府批准,抗美援朝纪念馆于2014年12月29日闭馆,停止对外开放。重新开馆时间另行通知。由此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视频讲解

更多

征集启事

更多
  抗美援朝纪念馆是全国、全军唯一一座全面反映抗美援朝战争历史和抗美援朝运动的国家级重大战争纪念馆。根据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作需要,为进一步充实丰富馆藏文物和史料,更加全面生动详实地反映抗美援朝历史,弘扬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现诚向国内外广泛征集抗美援朝各类文物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