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通告:

支前故事

您当前位置: > 抗美援朝故事 > 支前故事
志愿担架队中的老汉
  当年53岁的田富山是松江省(现黑龙江省)穆陵县第五区人。当他听说美国鬼子侵略朝鲜并打到了鸭绿江边的消息后,焦急不安,新仇旧恨涌上心头。在旧社会,田老汉过的日子比黄连还苦,他常说:“多少年来,在日本鬼子和伪满的压迫下,咱就像狗一样的过活。”抗战胜利后,满以为要过好日子,可是美帝国主义支持蒋介石打内战,国民党反动派的军队又到了东北,田老汉因交不起“壮丁钱”,身上被打得伤疤叠伤疤。解放后,田富山分到了房子和土地,吃的、穿的不用愁,儿子又娶上了媳妇,乐得他每天合不拢嘴。
  当抗美援朝运动在全国掀起后,田富山听说有志愿兵去朝鲜打美国鬼子,他就到处打听要去参加。当村子里的许多小伙子志愿到朝鲜去抬担架时,他几夜没有睡好觉,和家人商量。家人都劝他,你年纪大了,别去了。他不服气,最后偷偷地把胡须剃光了,到村里去报名,大家依然劝他回去。田富山争辩说:“你们大伙别觉得年轻有力,我虽然年纪大了,干起活来同样能顶一个棒小伙子。”谁来和我摔摔跤看!”大伙没办法,就让他参加了担架队。
  脸面掩盖不住年龄。从家乡到鸭绿江边,一个多月的路程,胡须又长满了他的脸。渡过江后,在陡岩峭壁、迂回曲折的朝鲜山道上行进,在寒风刺骨、风雪遍地的野外露营,老汉的胡须和睫毛上冻的冰像珍珠一样成串,哈气成霜,他的帽子、胸前结了白白的一层。在艰苦、恶劣的环境下,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他在担架队里干活是最多的一个。他经常帮助别人背东西、拉雪橇。又一次天刚亮,队伍停下,在一个小山沟里休息,青年人走了一夜路,一躺下便睡着了,他怕别人冻着脚,便把自己带的乌拉草偷偷地塞在旁人的鞋子里,把自己的被子盖在别人的身上。临走时一位朝鲜老大爷摸着老汉的胡须,眼里含着热泪,伸出大拇指称赞说:“这么大年纪还来朝鲜帮助我们,真是好人啊!”
  担架队为照顾他,让他到队部去喂马。但是在朝鲜的冰天雪地里,喂马是及其困难的。首先是草料十分缺乏,老汉昼夜为了草料而奔波,经常在露营的山洞里、路边,以至到附近的山沟里拾草喂马。同志们要他去吃饭,他常说:“马还要拉东西,马吃不饱,人忙什么,等马吃饱了我再去吃。”就这样,他不顾自己的身体,精心地照料着马匹。
  1950年12月6日夜晚,队伍又出发了。田老汉牵着马匹,车上装着满满的装备和物资,赶往前线。当他们刚走到长津时,敌机从对面的山头上飞过来,越过山头就扔炸弹。顿时,在狭窄的山路上,飞机的轰鸣声、人们躲避飞机的跑动声,响成一片,没有见过这种场面的马匹也惊动起来,田老汉紧紧拉住马缰,不让它们奔跑,他顾不得隐蔽自己。他知道只要一松手,马和车就会翻到路边的山洞里,补给前线的物资就会受到损失。因此敌机轰炸得越疯狂,他的手拉的越紧。当敌机飞走,人们来到他的面前,田老汉已倒在血泊中。临终前,他断断续续地对大家说:“你们不要管我,为人民牺牲是应当的,你们赶快前进吧,完成咱们的任务。”
  田富山老汉牺牲了,但他的精神却一直鼓舞着担架队,一直活在中朝人民的心中。

闭馆公告

更多
  为保证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程顺利实施,经市政府批准,抗美援朝纪念馆于2014年12月29日闭馆,停止对外开放。重新开馆时间另行通知。由此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视频讲解

更多

征集启事

更多
  抗美援朝纪念馆是全国、全军唯一一座全面反映抗美援朝战争历史和抗美援朝运动的国家级重大战争纪念馆。根据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作需要,为进一步充实丰富馆藏文物和史料,更加全面生动详实地反映抗美援朝历史,弘扬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现诚向国内外广泛征集抗美援朝各类文物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