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通告:

观点

您当前位置: > 观点
王海:从飞行员到空军司令员

秦长庚   宋群基 

王海的名字,随着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传遍祖国的四面八方。在那场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中,他作为一名年轻的志愿军空军指挥员,率领著名的“英雄王海大队”,与号称“世界王牌”的美国空军进行生死较量,共空战80余次,击落、击伤美机29架,荣立集体一等功;他本人击落、击伤美机9架,荣立特等功,被授予一级战斗英雄称号。1985年7月,他被任命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司令员,1988年9月被授予空军上将军衔。

实现蓝天梦想

1926年1月9日,王海出生在海滨城市烟台一户贫苦的市民家庭,6岁随父亲举家迁居威海。当时威海是英国殖民地。在威海对面刘公岛海面上,经常起降英国人的水上飞机。有一次,他和小伙伴们站在海边看热闹,忽然有一架飞机飞着飞着就栽了筋斗,翅膀一斜,摇摇晃晃坠落下来。他们跑过去一看,原来翅膀是木制的,上面还糊着油布,里面还有钢索、滑轮等东西。小王海当时心里纳闷,这样的东西怎么能飞上天呢?在他幼小的脑海里产生了一个幻想:等我长大了,也能驾着飞机飞上蓝天,那该有多好啊!

为了实现这个梦想,他经历了艰苦而漫长的磨难。1944年5月,18岁的王海走出家门,参加了胶东抗日中队,1945年9月1日,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年底,他在临沂参加了革命老区创办的一所军政干部学校——人民革命大学(山东大学的前身)。在这里他聆听了陈毅司令员的报告和薛暮桥等理论家的授课,懂得了许多革命道理,为以后的成长打下了坚实的思想基础。

经过半年的干校学习,1946年6月,王海被选中到东北参加建立革命根据地。他乘木船穿过渤海,在辽宁庄河登陆,又乘汽车来到鸭绿江畔的安东,被分配到航空学校。王海十分高兴,终于有了实现飞天梦想的机会了。他从安东乘火车、汽车到达哈尔滨,又经过五天五夜的步行,终于来到了牡丹江的东北民主联军航空学校(亦称东北老航校)。可是,开始王海被编入机械班学习,他以为学飞行的梦想从此化为泡影。可是1948年4月,第二期飞行班开训时,他终于成了一名飞行学员。这一变动,改变了他的一生,真正实现了蓝天梦想。

刚从东北老航校毕业,又进入位于沈阳北陵机场的第四航校速成班,进行为期6个月的改装训练。条件虽然艰苦,但王海对飞行训练却十分刻苦。1950年5月14日,飞行速成班学员毕业,除2人留校,全部分配到空军刚组建的第一支航空部队——空军第四混成旅,王海成为一名中队长。

1950年10月19日,彭德怀司令员率领中国人民志愿军,参加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为了配合志愿军地面作战,中央军委决定紧急组建志愿军空军。1950年10月1日,空军第三师在沈阳成立,王海被任命为第9团第1大队大队长。1951年4月25日,空三师奉命列入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战斗序列,并进驻安东前线浪头机场进行训练,担负起战斗值班任务。

 

英雄王海大队

王海作为1大队大队长,首次带领大队战友出战,是1951年11月9日。这天,他们在9团副团长林虎的率领下,迎战美8架F-84战斗轰炸机。当他接到命令:“前方有一架FMK-8型飞机”,心中大喜,这是取胜的最好机会。于是,他便自己向敌机猛追过去,对着敌机连连开炮,可是,直到把子弹打光了,敌机只是受了伤却没有打下来。他只好退出战斗,指挥其他战友向敌机进攻,终于把敌机击落。

王海大队首开击落敌机纪录,但他对这次战斗却并不满意。他在思考一个问题:作为一名空中指挥员,应该带领全大队在空战中争取主动,充分发挥集体的力量打击敌人。

他在总结了首次作战的经验教训后,在11月18日的空战中,讲战术、有章法,全大队6机协同一致,充分发挥整体攻防效能,一举取得5:0的重大战果。王海回忆说:“这一仗打得过瘾、解气,狠狠地教训了美军一顿,我们大队飞行员个个扬眉吐气!”

12月15日,王海率领大队,主动掩护兄弟部队,又创造了一个以少胜多的成功战例。这天早晨6时58分,发现敌机4批52架正在平壤上空活动。10分钟后,空联司下令:空14师42团起飞18架飞机迎战;空三师9团起飞20架,在林虎副团长率领下,担负空中掩护。整个空中编队保持良好队型,大速度向美机接近,很快在平壤东南方发现了目标。空14师42团首先向美机冲去,一场激烈空战迅速展开。突然,王海发现兄弟部队一架单机遭到敌人4架F-84的袭击,他立刻率本大队4架飞机向美机拦截过去。美机一看偷袭不成,只好迎过来迎战一大队。
这时,空中编队另12架飞机已飞向别的空域,王海跟前只剩下4机编队,他们在王海的指挥下,互相掩护,轮番攻击。王海紧紧咬住一架美机的尾巴,忽然从高空又窜下8架F-84,形成4:12的战势。王海临危不惧,一面紧盯住前面的敌机,一面果断发出命令:“103,截住后面的敌机!”同时,王海耳机里传来僚机焦景文清晰的声音:“102,你尽管攻击,我在后面给你掩护!”王海稳住心神,慢慢把敌机套入了光环,连发三炮,敌机顿时冒出了黑烟。随后,焦景文的炮也响了,偷袭王海的那架敌机向斜下方一头栽了下去。

“102,快躲开。后面有狼!”王海的耳机里又传来焦景文急促的声音。王海机警地向右一带机头,只见一道红光从他的机翼下面掠过。王海重新把飞机拉起来,发现焦景文的飞机已被偷袭的敌机打起了火。原来僚机焦景文为了掩护王海的安全,不顾敌机射来的道道弹光,左遮右挡,掩护大队长。王海一面大喊:“103,快跳伞!”一面猛扑到僚机上方,拉上拉下,连续攻击6次,终于把一架美机打得凌空开花。同一时间,一大队的马保堂、刘德林这一对双机,正拦住袭击焦景文的那架美机,并一起将它击落。

这一仗,9团不仅完成了掩护兄弟部队参战的任务,而且取得了击落敌机7架、击伤2架的战绩。特别是王海大队,勇猛顽强,相互掩护,密切配合,击落击伤敌机6架。

从1951年10月至1952年1月,空三师在第一轮参战的86天中,击落击伤敌机64架。空军首长发来贺电,祝贺他们创造出目前各空军师战果的最高纪录。这其中就包含着王海的功绩,他不仅自己击落击伤敌机5架,还率领、指挥一大队取得击落击伤敌机15架的优异成绩。“英雄王海大队”,从此闻名国内外。
再创赫赫战功

空三师第一次实战锻炼结束后,由于王海战绩突出,指挥有方,被提升为空三师9团副团长。经过3个月的休整,总结、消化了战斗经验,战斗力有了新的提高。中央军委决定志愿军空军进行第二轮作战。1952年5月1日,王海和战友们第二次开赴前线安东浪头机场,待命参战。

8月15日中午,作为副团长的王海仍率1大队8架战机,与空12师34团8架米格-15战机,分前后梯队连续出动,深入到平壤以南地区打击美空军战斗轰炸机。当编队飞至沙里院以南左转弯时,发现左下方3500米高度有12架敌机。在9团的掩护下,34团立即发起进攻,出其不意,击落击伤敌机3架。

1952年11月,王海被任命为第9团团长,时年26岁,是空军最年轻的飞行团长。在担任副团长、团长期间,王海仍率1大队出战,

12月2日下午,美空军出动一个大机群向我方窜犯。其中2批F-86企图对新义州机场进行侦察,并掩护战斗轰炸机对清川江以南地面目标进行攻击。王海接到命令后,立即率领米格-15比斯飞机12架,从浪头机场起飞,在7团支援、策应下,准备从侧后攻击敌F-86飞机。刚飞到龟城上空,王海接到地面指挥所的通报:“右前方有敌机。”王海为了迅速迎击敌机,带领编队向右转弯。此时,王海发现左前上方约1000米距离,有4架美机袭来。王海立即命令2中队左转,反击美机。由于无线电干扰,2中队没接到指令,继续右转。美机一看形势有利,立即向2中队尾后攻击。王海见情况危急,正准备率队左转截击这批敌机,突然又发现了中队尾后也出现数架敌机。形势一下变得非常严峻。王海当机立断:将一中队一分为二。命令僚机组反击3中队尾后之敌,自己率僚机支援2中队。僚机组长孙生禄听到命令后,立即右转,准备支援3中队。正在此时,他突然发现又有另外4架敌机向王海尾后逼近,威胁更大。孙生禄灵机一动,率僚机紧急左转,首先攻击王海尾后之敌,一串炮弹把敌机打散后,又急速右转,向3中队尾后之敌开炮。敌机一看我机从背后攻击,立即放弃进攻,慌忙逃跑。孙生禄紧追不舍,截住一架敌机,距离800米时开炮,将其击落。随后,他又咬住一架敌机,逼近600米,又将敌机击落。

这次空战,开始我军处于不利地位。但由于王海沉着冷静,决策果断,指挥正确;加上中队长孙生禄机动灵活,随机应变,勇敢战斗,终于由被动转为主动,取得击落敌机2架的战果。3日下午,王海再次受命,率领12架战机出战,又取得重大战果。这两次出击,共击落敌机9架,击伤3架,逼敌坠海一架,以小的代价取得了大的胜利。可惜的是,王海最亲密的战友孙生禄,在战斗中献出了宝贵的生命,这使王海痛惜不已。

空三师前后两轮参战,王海率9团1大队参加空战80多次,击落击伤敌机29架;王海本人击落击伤敌机9架,全大队人人都创造了战绩,架架飞机上都涂上了红五星,显示了“英雄王海大队”的赫赫战功,1大队荣立集体一等功。王海和孙生禄被授予一级战斗英雄称号。1953年1月10日,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授予王海二级国旗勋章,同年11月8日,再次授予王海二级自由独立勋章及军功章。

 

经典的历史性握手

1984年7月,国防部长张爱萍上将,率中国军事代表团应邀访问美国。在与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会见中,当张爱萍介绍王海同志是我空军副司令员时,美空军参谋长、四星上将加布里埃尔惊奇而又激动地走到王海面前说:“你就是那位朝鲜战场上的王海?我当年在朝鲜就是被你打下来的。”两个人双手紧紧握在一起。王海笑着说:“如果你再进攻我们,我还要把你们打下来。”顿时激起一片笑声,大家热烈鼓掌。张爱萍笑着说:“这真是不打不相识啊!”

时隔一年,1985年7月,王海升任空军司令员。这年10月4日,美军空军参谋长加布里埃尔将军应邀来中国访问。

这天上午,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司令部大院,庄重的气氛中透着几分喜庆。空军司令员王海身着笔挺的军装,以一位老飞行员独有的特质,非凡的军人姿态,站在办公大楼台阶的最高层,眺望着远方,心情久久难以平静。因为,他在这里迎接的是,30年前曾在朝鲜战场上激战过的对手,而今天却作为友好的客人,以高规格相待,这真是历史的造化。

王海将军对这位美国将军的情况再熟悉不过了。他1928年出生于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的林肯顿,比王海小2岁。1950年在美国著名的西点军校毕业后,在美国空军任职。1951年9月,在完成了初、高级飞行训练后,被派往战火纷飞的朝鲜战场。在与中国空军激战的日子里,他驾驶过F-51野马式和F-86佩刀式飞机,执行过100多次战斗任务,曾击落过中朝方面2架米格-15型战斗机。而他正是当年被王海击落击伤9架美机中的一架,他跳伞得以生还……

昔日,在朝鲜战场上进行过生死对决的老对手,今日,将在北京的空军司令部里再次握手,真是具有经典性的历史意义,王海司令员怎能不激动呢!

在中国空军军车的引导下,一辆黑色奔驰缓缓停在了办公楼前。一位胸前佩满勋章、身材高大、瘦削却十分挺拨的美国老将军迈下轿车。王海急步拾阶而下,握住了加布里埃尔上将的手,两人又紧紧地拥抱在一起。30多年的岁月已经过去,这两位昔日对手的老将军,如今成为军界的好朋友。这正是:相逢一笑泯恩仇。

喝过了中国浓郁芬芳的茅台酒,看过了中国空军航空兵的飞行表演,也坐过中国的歼-6战斗机的坐舱,加布里埃尔将军还有一桩心愿没有实现:他要亲眼看一看,30年多前在朝鲜战场上,王海是驾驶什么样的飞机,把这位无论是从飞行技术还是从空中胆识来说,均可以算得上美国最优秀飞行员打下来的。

王海听到他提出这一要求,有些为难。因为美国客人来访的日程早已安排满了,日程上没有这项安排。王海看到他的愿望如此强烈,又不忍心让他失望。经请示中央军委领导,加布里埃尔有幸获准参观。

10月5日下午,因王海另有外事活动,加布里埃尔将军在空军其他领导陪同下,专程来到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他终于看到了王海当年飞过的那架涂有9颗红五星的米格-15比斯飞机,圆了他30多年来始终难以释怀的梦想。
对于加布里埃尔将军和王海将军,对于所有参加过朝鲜大空战的中美空军的老兵们来说,他们决不愿意再有蓝天上狭路相逢的这一天了。因为,30多年前那场血与火的空中大搏杀,在他们的脑海里刻下了太深太深的烙印,这是永远也无法磨灭的……

 

(作者:秦长庚,空军装备研究院高级工程师;宋群基,丹东市精神文明办公室原主任)

观点

闭馆公告

更多
  为保证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程顺利实施,经市政府批准,抗美援朝纪念馆于2014年12月29日闭馆,停止对外开放。重新开馆时间另行通知。由此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视频讲解

更多

征集启事

更多
  抗美援朝纪念馆是全国、全军唯一一座全面反映抗美援朝战争历史和抗美援朝运动的国家级重大战争纪念馆。根据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作需要,为进一步充实丰富馆藏文物和史料,更加全面生动详实地反映抗美援朝历史,弘扬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现诚向国内外广泛征集抗美援朝各类文物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