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通告:

重要战役战斗故事

您当前位置: > 抗美援朝故事 > 重要战役战斗故事
两水洞首战告捷
  1950年10月19日,以美国为首的侵略军在攻陷平壤后,疯狂地向中朝边境推进,妄图在11月23日占领全朝鲜。敌机把鸭绿江南岸的朝鲜的新义州炸成废墟,而鸭绿江北岸的我国的一些村镇也遭到轰炸。唇亡齿寒,在这危急关头,毛主席、党中央应朝鲜党和政府的紧急要求,做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决策,毅然派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和朝鲜人民并肩抗击侵略者。
  10月19日晚,浓云密布,秋雨绵绵,我四十军一一八师三五四团作为前卫团,满怀义愤,徒步跨过安东(丹东)鸭绿江大铁桥,开赴朝鲜前线。当时,我(苏尚彬)是三五四团的青年干事,一出国就跟随三营八连行动,帮助连队做些战前动员工作,顺便了解一下青年团员在战斗中的作用。作为一个基层干部,离开团指挥部跟连队一起行动,不可能了解全局。据说出国后第五天,即10月24日,我们师长邓岳、政委张玉华在北镇西北的大榆洞碰见了先期到达这里的彭德怀司令员,金日成首相的统帅部也在这里。前方几十里外的温井,也传来隆隆的炮声,敌人已先我占领了温井。在温井以北地区,我们随时都有可能与敌遭遇。从前线到大榆洞不过二十几公里,对于机械化装备的敌人来说,不是指日可待而是指时可待的路程。情况万分危急。据我们师长邓岳、政委张玉华讲,当时彭总见到他们赶上来很高兴,当即交代任务说:“你们来了,太好了。我们的人都挤在后面的公路上,上不来,这里情况很紧急,金日成同志也在这里。你们把部队拉上去,在温井以北一带,准备做个口袋,伺机歼灭一切冒进之敌,打击一下敌人的气焰。你们四十军是先头部队,要打头阵,出国第一仗一定要打得漂亮,打出威风,打开局面,打掉敌人的嚣张气焰,掩护我军的集结和展开。”师首长受领任务后,便带领部队向两水洞地区急行军。因为三五三团、三五二团还在后面,一时赶不上来,所以,师首长命令前卫团三五四团占领两水洞以东的丰下洞、富兴洞的有利地形,以伏击为主要手段,争取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24日夜,我三五团团八连行至下洞地区时,与朝鲜人民军一支炮兵部队相遇。他们是从温井后撤的,并告诉我们温井已经陷落,要我们格外小心,战斗可能一触即发。这支部队大多是女同志,看得出行军作战十分疲惫。可他们一见是中国人民志愿军,便欣喜若狂,热泪盈眶。我们和他们都在公路边停了下来,相拥相抱,有的唱歌,有的跳舞,一时狂欢气氛冲破了临战前的寂静。最后,他们要求和我们一块战斗。经我们再三劝说后,他们还是后撤了。
  送走了朝鲜战友,已是深夜了,我们三营奉命进入北山的239.8高地一带,准备执行伏击任务。这一带背面是茂密松林覆盖的群山,南面是滔滔奔流的九龙江。从温井经北镇至楚山(紧靠鸭绿江边)的公路东西穿越而过,是敌人北犯的必经之地,是我们伏击敌人的最好战场。
  25日拂晓,战士们正要吃早饭,营部通信员快马加鞭传达营里的命令,要八连立即进入阵地,准备战斗。敌人从温井方向出动了。
  我们来不及吃早饭,就进入了阵地。连长王和高是当年东北解放战争中的四平登城战斗英雄。辽沈战役中,他和他所在的八连率先冲入胡家窝棚,一举捣毁了敌廖耀湘兵团指挥部,为我军在混乱中迅速歼敌作出过特殊贡献。他作战勇敢,富有经验,又有心计。我是初上战场的“新兵”,跟他打仗一定能开眼界,长见识。尽管他不让我靠前,可我还是一直跟在他身边。
  上午8时多,敌人开始出动了。当时团部负责无线电通讯联络的王新勤同志在二营。最先与敌人接触的就是二营。这股北犯敌人是号称精锐的南六师第二团。我团的部署是:三营拦头,一营断腰,二营掐尾,把敌人的前卫营放进我们的口袋中以歼灭。敌人从东至西沿公路乘汽车开过来时,气焰十分嚣张,似入无人之地,汽车上插着旗,士兵们在车上又说又笑,犹如游山逛景似的。二营的指战员们面对此情此景,就想立即狠揍他们一顿。但二营的任务是把敌人前卫营全部放进口袋,把敌团主力堵在口袋外边,不让他解救其前卫营,保证我一、三营全歼口袋中的敌前卫营。二营同志们虽然急不可待,但也只好听从团里命令。
  敌人尖兵连和炮兵连的车队从我们八连阵地前沿开过去了,可上级还不下令开枪。等敌尖兵连到达两水洞与师部侦察连接上火时,团支部才下令集中火力对敌实施猛烈射击。这时,在1000多米长的地段上,炮火连天,枪声四起。我八连将敌尖兵连和其营主力的联系切断,不让其营主力继续西进。当时连里只有轻机枪和六门炮,其他重武器配置在营里。六门小炮在二百米内正好是有效射程。副指导员喊:“同志们,杀敌立功、入团入党的机会到了,狠狠地打!”炮班战士何易清一炮正好打毁了敌人一辆汽车,堵塞了敌人的通道。这门炮现在还在中央军事博物馆里展览,这也是志愿军首战告捷的历史见证。经我们迎头痛击,敌人乱作一团,乘敌混乱之际,我连发起了突然冲击,敌兵力还没有展开,火炮还来不及卸架,就被我们歼灭了一大部分。
  连长对我说:“我们奉命沿公路两侧围歼敌人,你和文化教员把伤员和战俘带到山后去(连原拇指所)。”我犹豫了,不愿离开他、离开战场。他又催促说:“看伤员、看战俘不也一样重要吗!我们和敌人首次交手,他们不了解我军政策,要格外小心,不要吃亏,快去吧。”
  在我一、三营围歼敌前卫营的同时,南六师二团主力为解救其前卫营,向我二营阵地409.5高地发动了猛烈进攻。特别是我四连防守的216高地,敌人用了一个营的兵力进行了十几次的进攻,但都被四连打退了。战斗最激烈的时候,八班除一名战士重伤外,其余全部壮烈牺牲。班长范达荣负重伤不下火线,坚持战斗到一人一弹。在二营的英勇阻击下,敌团主力始终不能前进一步,保证了我团一、三营的战斗胜利。战斗前后持续了两个多小时,我团全歼了敌前卫营和一个炮兵中队,还俘获了美军顾问赖勒斯,缴获12门大炮、38辆汽车和其他枪支弹药及军用物资。
  这一仗,规模不大,死敌也不算多,但其意义非常重大。这一仗,打击了敌人的狂妄气焰,增强了我军敢战必胜的信念;占领了一块立脚之地,保卫了彭德怀司令的指挥部和金日成首相的最高统帅部;为掩护我军战役展开、夺取更大胜利举行了庄严的奠基礼。彭总一得知我师首战告捷,就迅速来电通令嘉奖。毛主席也发来电报:“庆贺你们首战告捷。”
  55年过去了,但当时的战斗情景还历历在目。我们俩能参加当年的那场战斗,犹感荣幸。

闭馆公告

更多
  为保证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程顺利实施,经市政府批准,抗美援朝纪念馆于2014年12月29日闭馆,停止对外开放。重新开馆时间另行通知。由此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视频讲解

更多

征集启事

更多
  抗美援朝纪念馆是全国、全军唯一一座全面反映抗美援朝战争历史和抗美援朝运动的国家级重大战争纪念馆。根据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作需要,为进一步充实丰富馆藏文物和史料,更加全面生动详实地反映抗美援朝历史,弘扬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现诚向国内外广泛征集抗美援朝各类文物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