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通告:

重要战役战斗故事

您当前位置: > 抗美援朝故事 > 重要战役战斗故事
在汉江南岸的日日夜夜
  “这儿的每一寸土地,都在反复的争夺。这儿的战士,嘴唇焦干了,耳朵震聋了,眼睛熬红了,他们用焦干的嘴唇吞一口干炒面,一口雪……这儿的每一个人都在经历着‘日日夜夜式的考验’……  ”
  “联合国军”和南朝鲜军从鸭绿江边退到汉江以南地区,又丢失了汉城,但他们并不甘心失败。为挽救败局,争取主动,重新夺回汉城,他们乘志愿军疲劳、补给困难之际,集中5个军共16个师、3个旅、1个空降团及其全部炮兵、航空兵、坦克等,以西线为主,以水原至汉城、铁路两侧约20公里的地段为重点,向志愿军发起全线进攻。
  志愿军为遏制“联合国军”的大规模进攻,在汉江以南地区,以第50军(配属炮兵第26团两个营)、第38军(配属炮兵第27团两个连)和朝鲜人民军第1军团组织防御。第50军奉命于野牧里至庆安川以西地区展开,依托修理山、光教山、文衡山等要点,构成第一线防御阵地;依托博达里、内飞山、鹰峰、国主峰等要点,构成第二线防御阵地,坚决抗击由水原沿铁路两侧向汉城方向进攻之敌,控制和巩固汉江以南滩装潢阵地。第38军奉命于汉江南岸东起金谷堂里,西至南汉江西岸30公里地段上实施防御;以第112师依泰华山、天德山布兵,阻击由利川沿公路向汉城方向进攻之敌,造成中线反击之有利条件;军主力集结于汉江北岸,相机投入战斗。
  1951年1月25日,在200余架飞机、80余辆坦克、近300门火炮掩护下的美军第3师、第24师、第25师及南朝鲜军一部共计6万人,由水原沿铁路两侧向志愿军第50军第一线防御阵地,发起大规模进攻。第50军依托修理山、光教山、文衡山等要点,展开异常艰苦的防御作战。25日,美军第25师1个营进占水原,与坚守白云山前沿阵地的志愿军第50军第447团形成对峙。此后,美军又不断增加兵力。第447团指战员浴血奋战,每天打退其十几次进攻,反复争夺阵地,苦苦坚守11昼夜,毙伤其1200余人,守住了白云山主峰。接着,美军和南朝鲜军又在数十架飞机、数十门大炮及60辆坦克的配合下,向帽落山一线阵地连续进犯。第443团进行了顽强抗击,以步枪、手榴弹、十字镐与其搏斗,艰苦鏖战8昼夜,歼其1500余人。27日,美军第25师以3个营兵力,在30余辆坦克的支援下,分3路向第444团守备的修理山阵地发起攻击。第444团顽强抗击,击退美军。28日至30日,第444团前沿连打退美军一至两个营兵力的多次冲击,阵地失而复得,该连伤亡较大。2月2日,美军以4个营兵力,在航空兵和炮兵火力掩护下,分5路向修理山发起进攻。第444团依托有利地形,与其展开近距离激战。至当日14时,约150名美军插入修理山制高点,第444团以一个多连兵力,夺回该阵地。3日,又击退1000多美军的轮番冲击。在修理山阵地前,第444团共毙伤美军1000多人。第50军10昼夜鏖战在修理山阵地,达成坚守第一线防御阵地的目的。1月31日志愿军司令部通令表扬第50军,特别是第148师的全体指战员。表扬他们数日鏖战,英勇顽强坚守阵地,反复争夺,表现了高度的国际主义和爱国主义精神。2月3日,第50军主力转移到第二线防御阵地。5日,以夺取汉城为目的的美军3个师和南朝鲜军一部,在100余架飞机、200余辆坦克和大量火炮支援下,发动轮番进攻,战况空前激烈。连战3日,第50军部分阵地失守。7日晚,第50军主力撤至汉江北岸,继续防御,以免背水作战。
  “联合国军”一部兵力于1月26日,不间断地向志愿军第38军第112师防御阵地进行试探性攻击和侦察活动。当其进攻被打退后,又以航空兵、炮兵火力轮番轰炸,然后再组织兵力冲击,如此反复实施。但在第112师阻击下进展甚微。28日,美军骑兵第1师约1个团兵力向第112师第336团第5连守备阵地开来,并以80余人向其311.6高地搜索前进。第5连依托弹坑、残破的工事,以轻、重机枪突然开火,毙伤50余名美军,致使沿公路前进的美军停下。美军又以30余辆坦克和炮兵火力猛烈轰击311.6高地,尔后,步兵开始攻击。第5连灵活运用战法,巧妙使用兵力,使军的多次攻击未能得逞。战至30日,第5连战士用手榴弹、刺刀和石头与敌人搏斗,达成防御目的后,主动转移。此次防御作战,第5连共击退美军1个团兵力的13次冲击,歼灭美军500多人。
  2月3日以后,志愿军第38军第113师、第114师进至汉江以南第112师阵地,全力抗击“联合国军”的进攻。此时,美军第24师第19团楔入志愿军第38军防线侧后,并进占山中里、洗月里附近的高地,企图侧击第38军左翼,动摇志愿军杨子山、莺子峰一线阵地防御。第38军以第338团趁敌立足未稳,派两个连从正面进攻,两个主力营沿汉江西岸迅速迂回,对美军第19团形成围歼之势。5日凌晨前,志愿军从侧后向山中里美军发起猛攻,控制了4个山头的制高点。美军在多架飞机、坦克的掩护下,以两个营兵力接应山中里被围的1个营。志愿军顽强阻击,并集中兵力打击被围困的美军,将其全部歼灭。美军第19团被迫撤出山中里、洗月里及其以西地区。当美第24师第19团1个连于2月3日占领位于洗月里西北部的113高地后,第38军第339团以第8连于4日零时30分秘密抵近该高地,构成合围态势,尔后突然发起猛烈攻击。经1个半小时激战,毙伤美军100余人。6日拂晓开始,美军第24师一部向第38军第339团第2营坚守的莺子峰阵地发起攻击。9日,美军以近两个营的兵力再次发起进攻。第2营以轻武器阻敌至10日8时,打得只剩下几十人,弹药耗尽,阵地失守。第339团第8连以26人增援分队于8时30分配合第2营,趁大雾分两路侧后迂回美军,果断地逼近军四五米处,以突然猛烈的行动,仅经10分钟战斗即夺回阵地。第2营连续奋战5昼夜,打退美军1个团兵力的轮番功德攻击,毙伤1000余人。该营这种顽强守备,寸土必争的战斗作风受到了志愿军司令部和政治部的嘉奖。
  2月11日,炮掩护下的美军两个连向第38军第342团第1营守卫的305.3高地进攻。第2营以一部依托工事迎头阻击,以另一部迂回到其侧后,前后了夹击,歼其180余人。12日9时,美军以24架飞机、52辆坦克、50余门火炮,对350.3高地轮番轰炸、扫射,接着以300至500多人的兵力发起集团冲锋。第1营凭借坚固工事,顽强抗击,连续战斗7昼夜。营长曹玉海、教导员方新,哪里战斗最激烈就出现在哪里,以他们的昂扬斗志激励全营指战员,战斗情绪不断高涨。曹玉海在战斗中光荣牺牲;方新抱着一颗迫击炮与敌人同归于尽;战士申德恩左眼负了伤,仍不下火线,他说:“右眼还是好的,可以瞄准,只要有一口气,就要坚持到底!”当他右臂和左腿相继被打断之后,仍然坚持战斗;一班长涂金血流染红了脸面,仍用一只胳膊把冲锋枪顶在胸前,战斗到牺牲;卫生员孙殿金负伤三次,右腿被炮弹炸断,自己也不包扎,他说:“绷带不多了,得先尽同志们用”;炮手付国民,连打百余发炮弹后,六0炮被敌打飞,炮盘被炸碎了,他从尘土掩埋中挣扎起来后,毫不犹豫地找到炮筒用手扶着射击,手被打红的炮筒烫焦了,但炮声始终没有停止。在战斗最残酷的时刻,王启春,这个18岁的战士,爬到连长身边,要求党在此严酷的时刻考验他,连长答应了他的请求,他便坚毅地端起自动枪杀向敌群……多么悲壮的战场,多么可歌可泣的英雄。
  第38军经过十多天激烈的战斗之后,面临粮弹奇缺的困难,他们以“一把炒面一把雪”,刺刀、铁锹和石头,抗击了“联合国军”强大的步兵、装甲兵、炮兵和航空兵的连续进攻。战斗中有的阵地得而复失、失而复得多达五六次。第38军坚守汉江以南基本阵地,已顽强浴血奋战17个昼夜,受到上级的通报嘉奖:“我三十八军坚守汉江南岸阵地,已历时十七昼夜,美敌虽在多量飞机、坦克和大炮配合下,昼夜轮番攻击,均被该军英勇顽强守备,和不断反击予敌沉重打击。迄今汉江南岸基本阵地,仍屹然未动。分割隔离东西线敌军,有利我军主力向敌反击,特予通报表扬,并望该军指战员,继续奋斗,争取战役的胜利。”
  16日晚,第38军主力转移支汉江北岸,继续组织防御。第38军历时22昼夜的防御作战,共歼灭“联合国军”10800余人。
  在汉江南岸的日日夜夜,志愿军谱写了一曲曲壮丽、动人的凯歌。她曾激励了抗美援朝前线的将士,鼓舞了大后方的工农商学兵,让人们世世代代流传、歌唱。

闭馆公告

更多
  为保证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程顺利实施,经市政府批准,抗美援朝纪念馆于2014年12月29日闭馆,停止对外开放。重新开馆时间另行通知。由此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视频讲解

更多

征集启事

更多
  抗美援朝纪念馆是全国、全军唯一一座全面反映抗美援朝战争历史和抗美援朝运动的国家级重大战争纪念馆。根据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作需要,为进一步充实丰富馆藏文物和史料,更加全面生动详实地反映抗美援朝历史,弘扬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现诚向国内外广泛征集抗美援朝各类文物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