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通告:

英雄城市

您当前位置: > 英雄城市
大堡机场上空的对决 ——韩德彩击落美“双料王牌驾驶员”费席尔
宋群基
 
  1953年4月9日,美联社发布了一则消息:“第一流的喷气飞机空军英雄”、“双料王牌驾驶员”、第51联队上尉小队长哈罗德·爱德华·费席尔,在一次空战中失踪。美联社这条消息一发表,在美国引起一片哗然。其实,就在这家通讯社宣布这条消息的前两天,即4月7日下午4时左右,费席尔被年仅19岁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飞行员韩德彩击落,他跳伞后成了我军的俘虏。韩德彩也因为击落5架敌机的辉煌战绩,被授予“二级战斗英雄”称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授予他一级国旗勋章、二级自由独立勋章。
 
韩德彩
  放牛娃当上空军飞行员
  韩德彩,1933年出生于安徽凤阳韩家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童年时做过放牛娃。1949年2月,韩德彩说服了父母报名参军,在皖北直属侦通连当了一名通信员。1950年7月,根据毛泽东关于要在陆军的基础上建设空军的指示,空军要在地方部队中选调一批战士到航校学习飞行,韩德彩有幸被选中。韩德彩于当年11月,来到济南空军第5航校飞行学员队学习。在飞行教员的精心培养下,他顺利完成了苏制雅克-18初级教练机、雅克-11中级教练机60个小时的飞行训练任务,考试合格,准予毕业。
  1951年7月1日,韩德彩被分配到沈阳东塔机场空15师43团1大队当上了一名飞行员。团长季鸿让他学飞米格-15喷气式战斗机。当时由苏联教官讲授米格-15战斗机的性能、特点,以及操纵使用方法和特殊情况下处置的要领。韩德彩认真学习,很快便熟练掌握了驾驶米格-15的各种技能。年轻好学的韩德彩不仅,聪慧剔透,而且反应机敏迅速,深受苏联大尉教官扎布拉聂夫的赏识和特别偏爱。经他精心培养训练,韩德彩的技术水平得到明显提高。据韩德彩后来回忆:“扎布拉聂夫教官的高大形象永远地活在我的心中,他是我做人、做一个飞行员的偶像,几十年来我一刻也没有忘过他。”
 
  被韩德彩击落的美军飞行员费席尔上尉
  战鹰上的四颗红五星
  1952年1月12日,空15师43、45团飞赴抗美援朝前线——安东(今丹东)大孤山机场,进行战斗课目训练,并顺利地完成了战区飞行。1952年3月24日,空15师在空联司司令员刘震的直接指挥下,参加了第一次空战。这天清晨,在副团长杨贺荣率领下,8架米格-15战斗机升空出航。作为僚机的韩德彩和他的长机张牛科最后一对起飞。当他们飞至清川江上空时,听到刘震司令员指挥话筒发来的通告:“敌机在你们右前方50公里,下降高度啦,是F-80飞机。”韩德彩遵照指挥员的命令,立即将飞机下降到6000米。“敌机就这一批,发现后坚决打掉,敌机就在你们下方。”刘震司令又进行了补充通告。而当时我军8架编队飞机还未发现敌机。“你们下降高度到3000米,在清川江口盘旋搜索。”刘震司令沉稳指挥,及时将飞机编队调整到位。当杨贺荣副团长率8机向右盘旋时,忽然听到飞行员都基恩报告:“敌机在我们右下方。”
  “攻击!”副大队长李春贵下达了进攻命令。僚机韩德彩和长机张牛科很快接近并看清了敌机F-80。此时韩德彩又发现在要攻击的前面4架敌机的右下方,还有4架敌机,而且敌机正抬机头攻击我3号长机。韩德彩第一次遇到这种紧急情况,他来不及报告,急忙右转60度,对准敌机。顿时三炮齐发,敌机猛然受到攻击立即右转弯脱离。这时,韩德彩又发现4架敌机,他抢先占好位置,瞄准第一架敌机机头,在距离400米左右的时候按下了炮钮。敌机的左机翼被打断,飞机机体和机翼分成两半,冒着黑烟,掉到了大海边。这是韩德彩参战以来第一次击落敌机,也是他有生以来最痛快、最开心的时刻。
  击落了一架敌机后,韩德彩发现还有另外3架敌机正朝大海方向逃窜,便加大油门追去。这时,他突然发现在他飞机的左后方有一架敌机正瞄准了自己。他迅速左转,想避开敌机航炮的攻击,但飞机还是巨烈地震动了一下,他知道自己的飞机中弹了。韩德彩并没惊慌,在确定没有坠落的危险后,他继续追击敌机。终于,在距离敌机300米时,敌机上升转弯,给韩德彩创造了极好的攻击条件,他当即按下射击按钮。他清楚地看到炮弹击中了敌机,飞机顿时爆炸成碎片,掉入大海。“又击落一架!”韩德彩兴奋不已。
  空中的鏖战让韩德彩的飞机也受到重创,他查看测量表,仅剩下300立升,此时他也接到了返航的命令。可是剩余的油量已经飞不到大孤山机场了,韩德彩只得在距离较近的浪头机场降落。苏联机械师检查完他的飞机后告诉韩德彩:飞机左水平尾翼被打了一个大洞,如果再往后打一厘米,水平尾翼连杆就会被打断,飞机就无法操纵了。苏联机械师开玩笑说:“看来是上帝保佑你啦!”
  1952年12月27日,空15师再次奉命转飞凤城大堡机场,这是部队第二次参战。米格-15战斗机已经换成崭新的米格-15比斯。在第二次空战中,韩德彩又连续击落2架敌机。在他驾驶的1154号战鹰上,被喷上了4颗鲜艳的红五星,记录着这位年仅19岁飞行员的辉煌战绩。
 
志愿军空军部队
  大堡上空的激战
  1953年4月7日下午4时,韩德彩驾驶喷有4颗红五星的战鹰,随杨副团长率领的12架米格-15比斯,与美空军F-86机群空战后,按空联司命令返航。他们飞到大堡机场上空,散开队形,减低速度,依次着陆。韩德彩和张牛科在掩护战友们安全降落后,准备降落,突然耳机里传来地面指挥员的命令:“快拉起来,后面有敌机!”韩德彩听到这急促的口令,立即拉起机头,向四周搜索。忽然发现左后方有2架飞机,一前一后,以大坡度向左转弯,好像在编队飞行。韩德彩感到奇怪:本国的飞机除了他和张牛科两架飞机外,其他飞机都已安全降落,这两架飞机是从哪里来的?距离渐渐缩短,韩德彩终于看清:前面一架是友机(前苏联飞机),后面一架是美机,美机正在攻击前面的友机。韩德彩见此情景,决定帮助友机对付敌机。韩德彩加大飞行速度,想占据一个有利位置攻击。美机发现韩德彩的飞机后,突然放弃原来的追击,一侧机身,趁势咬住了前方正在下滑准备着陆的张牛科的飞机。韩德彩急忙向张牛科报警:“3号,快拉起来,敌人向你开炮了!”可是,已经躲不及的张牛科的飞机猛烈的颤抖一下,机尾冒出了一股烟火,而美机仍咬住不放。为救战友,韩德彩不顾自己飞机的油量警告灯已经闪亮,加大油门,向敌机冲去。美机见势不妙,立刻放开张牛科的飞机,慌忙逃走。张牛科驾驶受伤的飞机安全降落。
  此时,空中只剩下韩德彩和仍在被他追击的那架美机了。眼看就要追到开火距离时,美国飞行员突然来了个下滑右转,避开了韩德彩的攻击。韩德彩仍紧追不放,美机下滑摆脱不成,又猛地向左上方拉起,韩德彩眼明手快,立即向左方截击。两架飞机距离迅速靠近,韩德彩将美机套进瞄准具的光环,当逼近300米时,他果断按动炮钮,一阵猛烈射击,将这架美机击落。美机飞行员在他的飞机被击落的一瞬间跳了伞,落在距机场不远一个山坡上,当即被我高射炮部队活捉。经审讯得知原来他就是美空军第51联队上尉小队长哈罗德·爱德华·费席尔。
  费席尔被俘虏后,这位美国“空中英雄”、“双料王牌”,对于自己被中国空军击落很不服气,一再要求要见见这位对手。经请示志愿军空军领导同意,满足了他的这一要求。当韩德彩这位刚满20岁的年轻小伙子英姿焕发的走进来时,志愿军空军首长介绍说:“这就是击落你的中国飞行员。”费席尔把韩德彩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双肩一耸,摇晃着脑袋说:“对不起,长官先生,我不愿意开这种玩笑。要知道,我是美国空军英雄,怎么可能是被这个年轻人打下来的呢!”空军首长严肃地说:“我们也不想开这种玩笑。他的确很年轻,只有20岁,在战斗机上总共飞行不到100小时。但是,他凭着对祖国、对人民的无限忠诚,不畏强敌,英勇战斗,终于把你击落了!”
  费席尔是在朝鲜战场上就出动过175次,击落飞机十余架的“双料王牌”飞行员。他听了我方空军首长这些话,顿时惊得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过了一会儿,他通过翻译问韩德彩:“你打掉我,他们(指上级)给你多少奖金?”韩德彩举出四根手指示意。费希尔说:“噢!他们给你4万美金?”韩德彩让翻译告诉他:“是4亿5千万中国人民让我打掉你!”
  从敌人到朋友的拥抱
  1997年10月18日,韩德彩将军在上海天益宾馆,以航空联谊会的名义接待应邀来自美国的飞虎队旅行团。在这里,他即将会见44年前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交过手的那位美国著名“空军英雄”费席尔先生。虽然这纯属于私人会见,但消息却不胫而走,电视台、报社记者纷纷前来采访。
  晚7∶30分,费席尔先生准时来到天益宾馆。韩德彩将军见到这位1.8米的个头,头发已经花白,明显有点驼背的老人,心情有些激动。
  “这位就是你要见的韩德彩将军。”当华人杰会长以流利的英语向费席尔先生介绍时,他马上肃然敬了一个军礼。接着,两人紧紧握手,热情拥抱,是那样的亲切、真挚,很像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久别重逢。
  “费席尔先生,” 韩德彩说,“我们从上次见面,现在已经44年过去了。”
  “啊?”费席尔惊奇不已。
  “那次,我去看你,是带着气去的。你打伤了我的长机,我本来是要去和你打一架的。”大家听韩将军这么一说,都哈哈大笑起来。费席尔笑得像个孩子一样的天真。
  韩将军接着说:“我当时看你有些余惊未消。你的脸部受伤了,是吗?”
  费席尔回答说:“我跳伞时,右耳朵受了点伤。”
  “我在你那里站了不到5分钟,就出来了。”韩将军略带微笑说,“所以,今天我们是第二次见面”。
  费席尔说:“这样应该说是第三次见面了。还有空中那一次呢!”费席尔说得非常幽默而又开心,引得大家又都笑起来。
  在亲切友好的交谈中,谈起往事,费席尔回忆说:“我曾在苏联红星报上看到过一版介绍韩德彩先生事迹的文章。”他停了一下接着说;“朝鲜战争是美国打的一场错误的战争,中美之间不应该对抗。在我的心中,中国和美国应该站在一起。”
  “我们的过去是为了未来。过去我们打过仗,今天我们是好朋友。”
  费席尔听韩将军说完,把两手合在一起,成握手状,说:“是的,我们永远是朋友。”
  在一片热烈的掌声中,韩德彩将军把亲笔题写的“着眼未来”四个大字的条幅赠给费席尔先生。
  “这太珍贵了!我一定很好的保存。非常感谢!”费席尔激动地说。
  第二天,费席尔在下榻的宾馆,回赠给韩德彩将军一架F-86飞机模型,模型是用硬木制作的,非常精致。费席尔一直小心翼翼地抱着这件五六斤重的珍贵礼物,从北京、西安、桂林、昆明,最后抱到了上海。
  费席尔双手捧着这架飞机模型,恭恭敬敬地送到韩将军手里,说:“这架飞机模型,是我父亲亲手做的,是他送给我的纪念。我已经在书房里摆了40多年,是我的心爱之物。今天,我把它赠送给我最尊敬的、最优秀的战斗机飞行员——韩将军。”韩德彩将军接过这件意义非凡的珍贵礼物,十分激动。他们先是互致军礼,热情握手,然后又一次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在场的人无不为之动容。
  费席尔比韩德彩大8岁。会面时他已是70多岁的老人了。他把这样一件自己的心爱之物赠送给当年的空中对手,这是何等的真诚,何等的友谊,又是何等的重情义啊!
  在韩将军举行的欢迎宴会上,美国飞虎队旅游团团长罗西,这位曾为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立过战功的老飞行员说,自己已经80多岁了,以后不可能再来中国了。这次,他特地带着自己的儿子小罗西来中国认认路。韩将军也叫自己的儿子韩庆、韩军与小罗西见面。他激动地说:“我希望你们小兄弟,永远成为最好的朋友。”当小罗西和韩庆、韩军三个年轻人的手握在一起时,宴会厅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罗西先生举杯说:“为了我们这些老朋友的友谊,也为青年人他们之间的友谊,为中美两国人民永远地友好下去,为韩将军和朋友们的健康,干杯!”这时,费席尔再次站起来说,他几十年来总想见见韩将军,现在,这个目的已经高兴地达到了。费席尔伸出双臂,再次紧紧地拥抱着韩将军。他说:“我们是从敌人到朋友,我们永远是朋友。中国、美国应当永远站在一起!”接着,费席尔和韩将军两人的手臂套在一起,喝起别具意义的交怀酒。然后,把酒杯倒过来放在头上,一起喊道:“干杯!”
 
(本文转载自《党史纵横》增刊2013年第7期,作者退休前任丹东市精神文明建设活动办公室主任。)
英雄城市

闭馆公告

更多
  为保证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程顺利实施,经市政府批准,抗美援朝纪念馆于2014年12月29日闭馆,停止对外开放。重新开馆时间另行通知。由此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视频讲解

更多

征集启事

更多
  抗美援朝纪念馆是全国、全军唯一一座全面反映抗美援朝战争历史和抗美援朝运动的国家级重大战争纪念馆。根据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作需要,为进一步充实丰富馆藏文物和史料,更加全面生动详实地反映抗美援朝历史,弘扬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现诚向国内外广泛征集抗美援朝各类文物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