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通告:

文物故事

您当前位置: > 文物遗址 > 文物故事
猎鹰英雄——蒋道平的飞行服

4.png

这件文物年代为抗美援朝时期,质地为毛、皮革、棉麻纤维等,衣长65厘米、胸宽54厘米、 裤长107厘米。

这套飞行服是志愿军特等功臣、二级战斗英雄蒋道平的。蒋道平是一位传奇式的人物,他1946年6月年仅16岁,就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当了一名小战士。在党的培养教育下,很快成长,1950年8月成为一名空军飞行员,在朝鲜战场上英勇杀敌,屡建奇功,被授予“二级战斗英雄”称号。可是,他1983年离休后,却成为一所大学校园里的一名普通义务清扫员。更为传奇的是,40多年以后,经过空军机关反复核实认定,他原来还是击落美国空军“三料王牌”驾驶员麦克康奈尔的大英雄。谈起往事,蒋道平心情平和、淡雅。他说:“我们那一代人很简单,心中想的就是保家卫国,为人民服务,没有什么别的念头,我击落敌机5架、击伤2架的最高物质奖励就是一支钢笔,一个笔记本,但我觉得很光荣。……我能参加1953年10月1日国庆4周年志愿军观礼团,受到毛主席和中央领导人的接见,感到这是最大的光荣。”

 

同济大学的“扫帚大叔”

 

在上海著名的高等学府——同济大学的校园里,有一位年过半百的老人,专门负责11幢学生宿舍楼的卫生清扫和管理工作,被学生称为“扫帚大叔”。他每天早晨骑着自行车按时上班,督促勤务人员搞好学生宿舍的卫生。他看到学生宿舍大楼有不干净的地方,就亲自动手清扫;发现个别违章用电的学生,他还时常劝说几句;有的同学遇上了什么麻烦事,他还会和他们一起聊天、谈心、劝慰、开导他们。常常忙到深夜十一二点,等学生息灯就寝他才回家。因此,他成为深受大学生们尊敬和爱戴的“扫帚大叔。”

看起来,他是一位很普通、很平常的离休老人。可是,在同济大学的校园内,却引起了大学生们的强烈反响,就连上海的各大报纸、电视、广播等新闻媒体也都争相宣传报道老人的事迹,一时间成了上海的新闻热点人物。原来,这位普通的“扫帚大叔”并不平常,他就是指挥过千军万马的空军某部的副军长,是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击落击伤7架美军飞机、赫赫有名的战斗英雄。

问起他为什么要自愿地去当“扫帚大叔”,他笑着说:“自离休以后,心中若有所失,总觉得老年时代的生活,不应该陪伴着孤独和失落,应该做些身力能作的事,在生命的黄昏抹出一片夕阳红。”老人的语言颇有诗意。

他离休后,不仅只做“扫帚大叔”,还成为一名著名的书法家。他说:“我们少年、青年时代读书少,中年以后又忙于工作。但我一直钟情于我国传统的书法艺术,现在有时间了,精力也可以,就这样,从头开始学书法。”近10年来,蒋道平在老伴的支持与陪伴下,潜心钻研书法艺术,能熟练的掌握了书法的多种字体。他的作品参加过日本书道联盟的书法展,获得优秀作品奖。在北京、上海、安徽、苏州都举办过个人书法展。现在是中国老人书画研究会会员、创作研究员,先后出版了3本书法集。

2006年5月13日,中央军委原副主席、国防部长迟浩田上将,题词书赠蒋道平将军:“驰骋长空建奇功,挥毫泼墨晚霞红”。这是对蒋道平一生最好的赞美,也是最恰当的评价。

 

抗美援朝的战斗英雄

 

抗美援朝期间,蒋道平是空15师45团2中队的飞行员。1952年12月,部队奉命二次赴朝参战,进驻抗美援朝前线的凤城大堡机场。当时,蒋道平在战斗机上只飞过不到20小时,到前线前仅飞过简单的飞行课目,没有一点实战经验。但他所在的李世英中队却是一个英雄的集体。李世英和宋义春都参加过1951年1月至5月的实战锻炼,都发现过敌机并开过炮。在他们的耐心帮助下,蒋道平进步很快。

1953年1月22日下午3时,空15师45团出动16架飞机,蒋道平为4中队16号僚机。起飞后,按空联司指挥部的指挥,飞到朝鲜北部清川江上空,任务是掩护前面参与空战的部队返航。回到机场上空时,空联司指挥所命令蒋道平所在的最后一个中队,在机场上空盘旋,掩护团里12架飞机先行降落,他们最后降落。

就在蒋道平操纵飞机缓缓降到700米,正准备着陆时,忽然从无线电里传来指挥员的紧急呼叫:“注意,机场上空有F-86战斗机!”

在这千钧一发时刻,蒋道平保持着镇静和警惕,他刚要准备战斗,飞机抖动起来了,原来藏在山后的一架敌机已经向他开了火。这是他这个新飞行员从来没遇到的情况。他记起老飞行员传授的经验,赶紧把飞机拉起来,三架敌机竟然一下子窜到他的前面了。这时,好像有人在提醒他:怎么不开炮呀!他立刻把机头对准敌机,按下炮钮,三炮齐发,敌机当时就被打翻,掉在山沟里了。这是蒋道平首次击落敌机。

接着塔台指挥员又命令:“后面还有两架,注意抢占高度。”蒋道平当即拉了个急跃升,抢占了高度优势,准备再打个痛快!但由于飞机负伤,已经不能继续战斗了,高压油系统被破坏了,起落架放不下来,几次都没能成功降落。他马上使用应急系统,最终放下了起落架,飞机终于安全着陆。

蒋道平这第一次空战,地面同志都看得很清楚。当他一下飞机就被大家包围起来,称赞他:“小伙子多机灵,打得真狠啊!”“一个人与4架敌机格斗,真勇敢!”“第一次战斗就打下1架‘佩刀’式,真行!”可是当地勤人员检查他的飞机时发现,发动机被打坏了,幸好没有停车,机身被打了50多个弹洞。团长看到飞机被打成这个样子,决定第二天不让他参战。可是,在他积极要求下,第二天,领导给他换了一架座机,蒋道平仍然继续参加战斗了。

时隔一周后的1月31日,带队长机樊玉祥率全团起飞,飞到清川江上空时,在预定地点没有发现敌机。可蒋道平转弯时却发现后方有一架F-86飞机,他密切注视这架敌机的动向。就在蒋道平靠近达到射击距离时,敌机见势不妙,妄图逃窜,这时蒋道平已经按下炮钮,猛烈的炮弹射向敌机,冒着浓浓的黑烟栽了下去,蒋道平又追上去补了几炮,敌机在空中立即爆炸成碎片……

当年,蒋道平年仅23岁,他苦练杀敌本领,越战越勇,飞行技术迅速提高,战斗经验更加丰富。他在这几次战斗中,共击落敌机5架,击伤敌机2架,而且全是美国先进的F-86飞机,成为志愿军空军中击落击伤F-86飞机最多的飞行员。1953年9月,空军授予他特等功臣、二级战斗英雄称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授予他一级国旗勋章。

 

麦克康奈尔确被蒋道平击落

 

美国官方1961年出版的《朝鲜战争中的美国空军(1950-1953)》一书中披露:“1953年4月12日,第51联队险些失去一名王牌飞行员:麦克康奈尔上尉。他曾从被击伤的飞机中跳伞落入黄海,幸亏第三航空救援大队的一架直升机立即抢救了他。”

约瑟夫·麦克康奈尔是何许人也?据美国空军史记载:这位名叫约瑟夫·麦克康奈尔的飞行员,曾是美国空军第5航空队第51联队第16中队上尉小队长。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参加美国陆军航空兵,他参战飞行已达上千小时,他驾驶F-86战斗机击落过16架米格战斗机,成为朝鲜战争中击落飞机最多的飞行员,所以,被称为“首席三料王牌”飞行员。他以爱妻名字命名的座机叫“美丽布奇”,俨然成为米格杀手。但在4月12日那次空战中,麦克康奈尔在朝鲜战场上却被中国空军击落,侥幸生还。

那么,击落麦克康奈尔的人又是谁呢?40多年过去了,这个谜底一直没有揭开。

1992年,经中央批准扩建丹东抗美援朝纪念馆,空军党委决定资助200万元,这是各部队中捐款最多的。当时,王海司令员提出,要在“抗馆”中单独建一个“志愿军空军馆”,展示空军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成长壮大的历史和取得的辉煌战绩。为此,空军组建了以空军第八研究所所长秦长庚大校为组长的筹备组,着手收集、整理、挖掘志愿军空军抗美援朝历史资料,以备陈列布展。

筹备组成员空军第一航空学院副教授沈自力和第六飞行学院副教授邵福瑞,在查阅历史资料时偶然发现:1953年4月12日当天,空15师45团飞行员蒋道平返航至龟城以南地区上空时,曾击落过一架美军F-86飞机。他们立即引起重视,40多年前击落麦克康奈尔的人,会不会就是蒋道平呢?为了准确起见,他们又来到空军档案馆,查阅了1953年4月12日蒋道平击落美机的战果评定表,与美国《朝鲜战争中的美国空军》一书中的记叙对照研究,双方描述空战过程时,都有麦克康奈尔座机中弹后向黄海边滑去、飞行员跳伞逃生、落入海水中的情节,说明结果基本相符。他俩初步认定,击落麦克康奈尔的人,很可能就是蒋道平。两位教授立即把这一重要信息报告秦长庚,以便引起领导的充分重视。

秦长庚对此更为慎重,时间过去40多年,到底是不是蒋道平击落麦克康奈尔,还需要作更多的考证、论证。于是,他们三人又查阅了志愿军空军1953年4月12日的《战果申请报告表》,当时战果评定委员会的结论是:“评为击落F-86一架”。光有这一结论,不足以证实就是蒋道平击落的,会不会是友军击落的呢?他们又查阅了当时一份空联司战果评定委员会批准的判读结论:“经查友军当时未击落敌机”。到此,他们可以认定:取得击落麦克康奈尔这一重大战果的人,只能是蒋道平!

不久,秦长庚与空军司令部办公室主任王公圻写了专题报告,请示空军党委,确认这一战绩。1992年12月28日,秦长庚在向空军党委常委汇报“志愿军空军馆”布展方案时,也提出了对这一战绩的确认问题。空军党委常委会经过讨论同意,将这一重大战例载入抗美援朝纪念馆空军馆的展版中,首次公诸于世。

后来,空军党委又于2002年10月,指派空军司令部作战部组织专家,再次全面查阅各方面历史档案资料,进行认真核实,并找到当初组织战果评定专门小组的当事人作证,最后判定当日也曾击落敌机的马建中大队长的战例是另外一架敌机,最后明确认定:1953年4月12日,击落美空军“首席三料王牌”飞行员麦克康奈尔的,确系我航空兵15师45团飞行员蒋道平。空军司令部专门发文,通知各有关部门及蒋道平本人。至此,这一光辉战绩终于最后被认定。

 

老英雄回忆当年空战

 

当蒋道平收到空军司令部专门发给他的公函后,心情即激动又平静。因为,他在那次空战中,确实击落了一架美F-86飞机,只看见炮弹打在敌机身上,飞机掉下去了,而他的座机一拉起就返航了,他并没在意这一击的不平常。然而,没有想到,事情平静地过去了将近50年后,他才知道,被他击落在黄海中的那架飞机,那个跳伞生还的飞行员,竟然是一位美国大名鼎鼎的“首席三料王牌”驾驶员。他为此感到骄傲和自豪!

这一惊世的英雄业绩公开披露后,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当记者采访这位老英雄时,蒋道平对这场战斗仍记忆犹新。他用手指着自己画的战区草图和空战草图,尾尾述说,又一次把当年那次空战的场景,重新展现在我们面前。他说:抗美援朝期间,我们作战的时间大部份集中在上午10点钟,到下午2-3点钟,很有规律。1953年4月12日那天,我们6点50分就起飞了,这算比较早的。那一天,我们12架米格-15比斯从凤城大堡机场起飞,从朝鲜新义州沿西海岸直飞清川江至平壤一带之间的战区。到了清川江上空,我们的飞机左转弯,很快遭遇敌机,一下子就打起来了 。从12000米直打到8000米,大家只顾打仗,结果队伍乱了,有的在那里打,有的就返航了。虽然到最后我们并没有损失,副大队长马建中还击落了一架敌机,可是我却掉队了,成了单机。这时,我发现一个敌人的大机群飞过来了,成纵队4架一组,2架一组,大概有30多架。敌人可能有目的地一直往前飞,并没注意我。我想,一定找个机会打击敌人。当我往前看时,正好有一个空档,我一个转弯,咬住了前面两架敌机。也不知他们发没发现我,我就紧跟着。等他们开始向左转时,我切了个半径,当时就瞄准开炮,想打长机,开了两炮,却没打中,再开炮,结果把僚机给打下来了。击中后,长机跑了,僚机飞行员却掉下去了。后来听说,他跳伞,我没看见,我只看到飞机掉下去了,我的飞机一拉就返航了。这场战斗就这么简单。

老英雄讲述得平实无华。但就是在他看来很“简单”的这场空战中,却创造了一个奇迹。至于他没有看到的麦克康奈尔跳伞的一幕,也颇为“传奇”:“联合国军”的战斗机飞行员,在“米格走廊”遇到困难时,通常都是飞向黄海,以取得美军海上航空救护队的救援。

当时,麦克康奈尔上尉就是从此路逃生的。他在黄海海域从被击落的飞上跳伞,6分钟后,被救援的H-19直升机拉了上去,侥幸生还。他后来对家人说:“我当时光着身子,浑身湿漉漉的。”这是他人生中最难忘、也是最灰暗的日子。

美国空军当局为了保持士气,1953年6月1日下达命令:把在战斗中已经产生出的“王牌飞行员”送回美国。于是,这位已经执行了106次战斗任务的“首席三料王牌”飞行员麦克康奈尔,被解除一切战斗任务,迅速返回美国本土。归国后,麦克康奈尔成了美国家喻户晓的著名人物。好莱坞还以他的名字拍摄了电影故事片《麦克康奈尔传记》。可惜,这位赫赫有名的“首席三料王牌”飞行员没能摆脱命运的安排,1955年,在一次试飞新研制的F-86H型飞机超速性能时,因飞机失去控制而坠地身亡。因而,老英雄蒋道平也就永远失去了像王海与加布里埃尔历史性的握手、韩德彩与费席尔热情拥抱的机会了……


闭馆公告

更多
  为保证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程顺利实施,经市政府批准,抗美援朝纪念馆于2014年12月29日闭馆,停止对外开放。重新开馆时间另行通知。由此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视频讲解

更多

征集启事

更多
  抗美援朝纪念馆是全国、全军唯一一座全面反映抗美援朝战争历史和抗美援朝运动的国家级重大战争纪念馆。根据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作需要,为进一步充实丰富馆藏文物和史料,更加全面生动详实地反映抗美援朝历史,弘扬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现诚向国内外广泛征集抗美援朝各类文物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