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通告:

回忆文章

您当前位置: > 学术研究 > 回忆文章
坚持唯物史观 历史不容篡改 ——质疑《1952年的细菌战是一场虚惊》
  2013年7月27日,是抗美援朝战争胜利60周年;10月25日,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63周年。正当全国各地、特别是广大志愿军老战士以各种活动方式纪念这两个具有重大历史意义节日之际,《炎黄春秋》第11期发表了一篇原志愿军卫生部部长吴之理写于1997年9月的文章《1952年的细菌战是一场虚惊》(以下简称《虚惊》)。读后不禁大吃一惊!作者以志愿军卫生部部长的身份出面证实:抗美援朝战争期间,美军根本就没有进行过细菌战,而是包括他的顶头上司——志愿军副司令员兼后方勤务司令员洪学智在内的一些人“作了手脚”。此文一出,引起社会普遍关注,而且造成了一定的思想混乱。事实果真如此吗?为了澄清事实真相,维护历史尊严,有必要给予正面回应,以正视听。
质疑一:《虚惊》一文为什么现在才发表?
  此文写于1997年9月,距1952年的细菌战已过去45年;距2013年发表也过去16年;而1952年至今更是过去60多年。此间,文中所提到亲身经历过此事的重要关键人物周恩来、彭德怀、洪学智、黄克诚等都早已过世。所以,文中所述“事实”的真伪,已无从考证、核实,这叫“死无对证”,只好信不信由你。其中,我对洪学智在周总理面前承认“作了手脚”一说,就不敢相信,且深存疑问: 
  其一,此文写于1997年9月,此时洪学智仍然健在,为什么那时不敢公开发表?如果文中所言确为“事实”,就可以理直气壮地与洪学智当面对质。为什么当时不敢,非等到洪学智死后才说,是否“做贼心虚”?
  其二,出于我对洪学智将军的尊敬,说一件我亲身经历的事实:1995年5月16日,洪学智不顾82岁高龄,第三次专程来丹东视察抗美援朝纪念馆。因为我是建馆的陈列组组长,所以一直陪伴在他身边,聆听、记录他的重要指导意见。他对整个陈列内容看的非常认真、仔细,不时提出一些重要的具体修改意见。同样,他对《粉碎敌人细菌战》这一单元展出的大量历史照片、实物以及文字说明,也看的仔细认真。如果真如《虚惊》所说,洪学智当年就已经在周总理面前承认“作了手脚”,而且当面聆听总理指示:“之后我国再不提此事”。那么,洪学智就应该而且有权威提出撤掉这一单元的陈列。可是,洪学智却没有像《虚惊》所期望的那样一一否定这段历史,而且没有提出任何修改意见,让抗美援朝纪念馆照样对外公开展出。所以,《虚惊》所说洪学智承认“做了手脚”,这是对他党性的亵渎,人格的侮辱,声誉的损害。洪学智的在天之灵也会大声斥责“这是决不允许的!”
  其三,洪学智视察完陈列之后,在有辽宁省委、省政府、沈阳军区主要领导及建馆指挥部、纪念馆同志参加的座谈会上,发表了一段重要讲话。他说:“我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的全过程,我对这段历史全都了解,对一些重大事件和一些细节我全都清楚。现在我还活着,有人不敢瞎说乱说;等我死了,有人就会胡说八道,胡编滥造,甚至歪曲、篡改那段历史,这是决不允许的!”洪学智讲这段话时态度严肃,有些慷慨激昂。因为我在场记录并整理《洪学智谈话纪要》,所以,对他这段讲话记忆特别深刻。
  现在看来,洪学智20多年前的这段讲话,好像很有针对性,他当时似乎已有预感。果真如此,就在他死后不久,就出现了他的直属部下在他活着的时候就已写成的《虚惊》这样“胡说八道”的奇文。企图歪曲、篡改、否认那段历史,正如洪学智所痛斥的,“这是决不允许的!”
    质疑二:美军到底有没有进行过细菌战?
  《虚惊》通篇证明,抗美援朝期间,美军根本就没进行过细菌战,而是哪些“编书的人老是要把美国细菌战写进去”。事实果真如此吗?让我们以事实为证:
  在朝鲜北部广大地区,自1952年1月28日,志愿军第42军发现可疑昆虫,到3月3 日,美军飞机撒布带有细菌病毒的昆虫达804次之多,遍布7个道、44个郡。这些昆虫包括:苍蝇、蚊子、跳蚤、蟑螂、蜘蛛、老鼠等多达几十种;仅第42军就扑打各种毒虫2亿8千万只。而《虚惊》只用这是朝鲜当时出现的“雪蚤”来解释。显然这是牵强附会、软弱无力、不值一驳的!
  在我国东北广大地区,南自黄海岸边,北至黑龙江,到处都发现由美军飞机撒布的大量昆虫及各种树叶、羽毛,仅丹东地区就发现并扑打各种昆虫达63种之多,群众一天就扑打13.8亿只。(详见后文:苏增昌的“大事记”和万照华的《纪实》)这些昆虫、羽毛、树叶,如果不是美军飞机抛撒的,难道是从冰天雪地里生出来的吗?美机撒布带菌昆虫面积之广,种类之多,数量之大,都是朝鲜北部和我国东北地区前所未见的。
  而且,被我军俘虏的25名美空军飞行员,提供了长达16万余字的“供词”,主动坦白、揭露了美国策划、准备、制造、实施细菌战的详细情况;对自己驾机在朝鲜北部和我国东北投下细菌弹的事实供认不讳。在这样铁的事实面前,《虚惊》竟用了一句“中方答应很快放他们回国”,来否定25名战俘16万余字的“供词”,显得多么的苍白无力!
质疑三:细菌战究竟有没有致人死亡
  《虚惊》说,“整个一年中,没有发现一名和细菌战有关的患者或死者… …,美帝搞这么大的细菌战,我方竟没有一名死者。”而且,面对军科院专家的询问,竟说:“我只能说没有足够的证据。”事实果真如此吗?现在就摆出足够的证据:
  美国海军部印发的朝鲜流行病报告承认:鼠疫在朝鲜历史上绝迹多年;1946年由美国船舶传来霍乱,1947年以后朝鲜再没发生霍乱。这些在朝鲜已经绝迹的烈性传染病,在美军实施细菌战后又重新发生。1952年2月20日至3月9日,在朝鲜北部居民中,有13人被传染患了霍乱,其中9人死亡;2月25日至3月11日,朝鲜安州附近的发南里,由于美军在该地区撒布了带有鼠疫杆菌的跳蚤,致使这个约600人的村庄中有50人患了鼠疫,其中36人死亡。
  在中国人民志愿军中,3月份患鼠疫者16人,患脑炎与脑膜炎者44人,其中16人死亡。患其他急性病症者43人,其中20人死亡。至1952年冬,志愿军共确诊和疑似与美军细菌战有关的传染病患者共384人,死亡126人。
  在我国东北,仅安东地区有据可查的就有:3至4月间,东沟县因感染细菌病毒而发病38人,死亡7人;其中一例为长安镇东山村44岁农民田成和,经当地驻军卫生部门解剖化验,系感染鼠疫杆菌而死亡。宽甸县因受美机撒布的带有毒菌昆虫的感染,患病23人,其中7人中毒死亡(3男4女);牲畜因感染细菌病毒死亡48头(只)。安东市兴隆街103号居民李方田家的3只鸭子因吞食带有病毒的黑蜘蛛当场死亡。
  1952年3月1日下午6时,美机在辽阳刘二堡投下类似暖瓶的红色物体,爆炸后,发现大量昆虫。第一小学教师王淑芝(23岁)率学生前去扑打,因受病毒感染,不久患急性出血性脑膜炎而死亡。
  仅以上因感染细菌病毒而致人死亡的大量证据,有力地戳穿了《虚惊》所说的“找不到一例与细菌战有关的死亡证据”的谎言。
  由于我国及时采取了坚决的防疫措施,从中央到地方层层成立防疫委员会,在群众中宣传防疫知识,普遍接种疫苗,大搞群众性爱国卫生运动,有效地控制了疫情蔓延,大大减少了死亡,保卫了人民生命安全,彻底粉碎了敌人的细菌战。
质疑四:国际国内众多著名科学家能轻易被“骗”吗?
  美军进行细菌战这一震惊世界的重大政治事件,引起国际国内强烈谴责和高度重视。为了查清事实真相,1952年3月,我国首先组成了以中国红十字会会长李德全为团长,中华全国民主青年联合总会主席廖承志、中国人民救济总会监察委员会主任陈其瑗为副团长,由全国各界著名的昆虫学、细菌学、病毒学、病理学、流行病学以及化学、生物学、农学、兽医学等高级专家70多人参加的“美帝国主义细菌战罪行调查团”,先后到朝鲜北部和我国东北地区进行实地调查,历时一个多月,于4月上旬完成了《关于美帝国主义在朝鲜撒布细菌罪行调查报告书》,结论是:“情况十分明白,美国侵略者在朝鲜进行细菌战,是完全没有疑问的,完全肯定的,因此,美国政府对其进行细菌战的一切罪行,是无可抵赖的。”
  同时,由奥地利、意大利、英国、法国、中国、比利时、巴西、波兰8个国家著名的法学家组成的“国际民主法律工作者协会调查团”,从3月3日至19日,在朝鲜依据法律程序对美军实施细菌战情况进行了实地调查,随后转入中国东北进行调查,于3月末4月初完成了《关于美国在朝鲜的罪行的报告和关于美国军队在中国领土上使用细菌武器的报告》。
  接着,由瑞典、法国、英国、意大利、巴西、苏联、中国等国的著名科学家组成的“调查在朝鲜和中国的细菌战事实国际科学委员会”,于6月23日至8月6日,到中国和朝鲜对美国细菌战事实进行实地调查,9月中旬完成了长达500页的《国际科学委员会调查在朝鲜和中国的细菌战事实报告书及附件》。
  这两个调查团的众多成员,尽管国籍不同,政治观点不同,宗教信仰不同,语言也不相同,但是他们“本着良心”,“以高度的客观态度,遵循严格的科学原则”,公正而独立地进行调查。他们分析案例,鉴别实物,访问证人,现场勘察,亲自对昆虫毒物进行检验认证。两个调查团的两份调查报告,一致确认美军在朝鲜和中国部分地区大规模的实施了细菌武器,对两国人民及整个人类犯下了严重的细菌罪行。这是已向全世界公布并得到公认的事实。
  《虚惊》作者却说:“只觉得对不起中外科学家,让他们都签了名”,“他们是受我们骗了”。说得多么轻松:一个志愿军后勤部下属的小小卫生部长,竟能“让”这么多世界高级科学家签名,他们就老老实实签名;你要“骗”他们,他们就那么轻易上当受“骗”吗?你把这些科学家说成什么人了!这简直就是对众多世界科学家权威的污蔑、名声的践踏!
  历史就是历史。事实胜于雄辩。《虚惊》开头就说,美国面对全世界谴责的细菌战是“有口难辩”。美国是谁?当时是世界一霸,如果他真的没进行细菌战,而是我们通过“做手脚”污蔑他进行细菌战,他能老实不辨吗?其实,他们不是“有口难辩”,而是在大量铁的事实面前 “哑口无言”。奇怪的是,60多年之后,竟然有人拿出一篇死人的文章,来为美国进行的细菌战多方辩解、开脱罪责!其目的是企图以此来篡改、否定抗美援朝战争历史。这固然是徒劳的,但倒让人们不得不考虑究竟是何用心!
 
【注:本文参考权威著作: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研究所著、齐德学主编、军事科学出版社出版的《抗美援朝战争史》(二卷本)】

闭馆公告

更多
  为保证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程顺利实施,经市政府批准,抗美援朝纪念馆于2014年12月29日闭馆,停止对外开放。重新开馆时间另行通知。由此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视频讲解

更多

征集启事

更多
  抗美援朝纪念馆是全国、全军唯一一座全面反映抗美援朝战争历史和抗美援朝运动的国家级重大战争纪念馆。根据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作需要,为进一步充实丰富馆藏文物和史料,更加全面生动详实地反映抗美援朝历史,弘扬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现诚向国内外广泛征集抗美援朝各类文物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