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通告:

纪念文章

您当前位置: > 学术研究 > 纪念文章
征尘未除再请战,克城略地立新功 ——韩先楚将军抗美援朝征战纪略
作者: 何焕昌
 
主动请缨,旗开得胜
 
  1950年6月,海南岛战役结束后,韩先楚奉命由广州北上汉口,来到第四野战军司令部。野战军司令部领导就韩先楚的工作问题,多次征求他的意见,是留在第十五兵团或中南军区空军任职,还是到第十三兵团任职。由于长期征战,韩先楚曾多次负伤,身体不是很好,领导希望他在相对稳定的工作岗位任职,以便治病疗养。此时,朝鲜局势紧张,第十三兵团准备入朝参战,韩先楚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祖国和人民最需要自己去的地方,他坚决地表示说:“我愿意到朝鲜跟美帝国主义作战!”于是,他去了准备集结待命的第十三兵团,出任兵团副司令员。并立即投入入朝参战的准备工作。针对部队存在的思想问题,韩先楚深入部队基层调查研究,检查战备情况,教育部队官兵树立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思想,克服“恐美”情绪,苦练杀敌本领。同时要求部队了解研究美军和南朝鲜军的装备、战斗力、作战特点等情况,运用自己部队长期积累的作战经验,倡导近战夜战,猛打猛冲,大胆穿插、迂回,集中优势兵力,在运动中歼敌的战法。
  10月19日傍晚,按照中央军委部署,中国人民志愿军分三路跨过鸭绿江,开赴朝鲜战场。韩先楚率领第40军和第39军主力及炮1师,从安东渡江,向球场、德川、宁远地区开进;第39军117师、炮2师和高炮团从长甸河口渡江,一部至枇岘、南市洞地区布防,主力向龟城、泰川地区开进;第42军从辑安渡江,向社仓里、五老里地区开进;第38军尾随42军渡江,向江界开进。
  就在中国人民志愿军秘密入朝的同一天,美第1军攻占了平壤。“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更加趾高气扬,认为“北朝鲜的劳动党已彻底失败”,刚刚建立新政权的中国共产党不敢出兵参战,即便出兵也不可怕,因为“有利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因而这位西点军校出身的“高才生”、经历过两次世界大战的五星上将,根本就不把中国共产党放在眼里。于是,麦克阿瑟向杜鲁门总统夸口说,要在“感恩节”前结束朝鲜战争。“联合国军”攻占平壤后,肆无忌惮地向北进犯,矛头直指鸭绿江边。
  然而此时,志愿军25万大军早已埋伏在鸭绿江南岸的崇山峻岭之中严阵以待。部队布伏于龟城、泰川、球场、德川、五老里一线,随时迎击来犯之敌。
  10月20日,韩先楚从情报中获悉;西线南朝鲜第6、第7、第8师已进入顺川、新仓里、成川和破邑一线,距志愿军预定防御地区的球场、德川只有70多公里。东线南朝鲜首都师也已进入五老里、洪原等志愿军预定的防御地区内。而此时,过江的志愿军5个师,只进至鸭绿江南岸新义州以东的朔州、满浦地区,距预定防御地区最近的有100多公里,远的有200多公里。显然,靠徒步无法先敌到达预定地区。令韩先楚感到庆幸的是,敌人仍未发现志愿军大批部队入朝,因而他们仍在公路上分兵冒进。尤其是南朝鲜军的3个师在中路的态势突出,东西两线之间出现一个80多公里的缺口。这为志愿军从运动中对敌实施分割包围突然攻击创造了有利条件。
  22日,为了打好出国第一仗,志愿军政治部发布政治动员令,号召全体官兵发扬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精神,勇敢顽强地战斗,保证首战的胜利。
  为慎重初战,根据毛泽东的多次指示和敌我态势,彭德怀召开作战会议,研究作战具体方案。会议作出部署:西线集中第40、第39、第38军(附第42军125师)在温井、云山、熙川以北地区,分别歼灭南朝鲜第6、第1、第8师;东线第42军(欠第125师),集结于长津以南黄草岭、赴战岭地区阻敌北进,保障西线主力的侧翼安全。彭德怀强调说:“我们的兵力尚未集中,一口想吞掉敌人3个师还无把握。只图嘴巴快活,不管肠胃遭罪的事,我们干不得。所以,我们要先吃南朝鲜第6、第8两个师,尔后集中兵力吃掉他一两个师。第一口怎么吃法?我看要把敌人引到对我有利的地形上来打。”韩先楚接着说:“我同意彭总的意见,改防御为主而代以运动战为主,集中我们的优势兵力,先歼灭一些南朝鲜军。”为更好地指挥作战,韩先楚主动向彭德怀请战,要求随第40军行动,深入第一线指挥作战。
  彭德怀同意后,韩先楚率领作战处副处长杨迪以及参谋、机要员及警卫员共20余人,组成西线指挥所,随第40军行动,指挥负责西线部队作战。
  此时,西线之敌已进至博川、龙山洞、云山、温井、桧木洞、熙川一线,逼近志愿军第40军。
  10月25日凌晨,韩先楚根据彭德怀的作战部署,电示第118师师长邓岳,采取“拦头,截尾、斩腰”的战法,率部在北镇至温井间公路以北高地设伏,做好迎击敌人的准备。志愿军第40军120师和118师,先后在利洞、两水洞地区分别与向北推进的南朝鲜第1师、第6师进入交战,揭开了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战争的序幕。
  25日8时30分,南朝鲜第1师第15团以坦克为先导,开始沿公路向北推进,当其进至云山城北玉女峰、朝阳洞一线时,已在此占领阵地的志愿军第120师第360团突然开火,予北进之敌迎头痛击。志愿军第360团官兵依托野战工事顽强抗击,坚守阵地两天三夜,云山之敌未能北进一步,有力保障了第40军主力在温井方向的作战。
  与此同时,志愿军第40军118师也在温井以北两水洞地区,与沿公路向鸭绿江畔碧潼推进的南朝鲜第6师进入交战。南朝鲜第6师第3营进入志愿军第118师预设伏击圈后,第118师主力立即采取拦头、截尾、斩腰的战法,对敌发起攻击。经5个小时激战,全歼南朝鲜第6师第2团第3营和另一个炮兵中队,取得志愿军出国作战第一个歼灭战的胜利。
  10月25日15时50分,韩先楚给第40军下达攻击温井之敌作战命令。24时,第118师、120师各两个团对温井之敌发起攻击,南朝鲜军四处溃散,志愿军部队仅用两个小时即攻占温井。
  28日24时开始,第40军主力先后向南朝鲜第6师19团和第8师10团发起进攻,连战皆捷,连续取得两水洞、龟头洞、龙谷洞等战斗的胜利,共歼敌1400余人,完成了预期的作战任务。与此同时,第38军也已占领熙川,第39军进至云山,对南朝鲜军第1师构成三面包围态势。当接到各军传来的报告,得知西线部队主力已按计划进至塔洞、泰川以北,云山以北、温井、熙川一线,完成战役展开的消息后,韩先楚不胜欣慰。他想,必须按照彭总的指示,要求部队一是要打有把握的仗,不打则已,打则必胜;二是要引敌深入,进入到有利战场;三是要抓住战机,发挥自己的优势。只有这样,才能争取第一回合的胜利,才能扭转朝鲜不利的战局。
  当志愿军第39军完成对云山之敌的三面包围之后,韩先楚指挥第39军在第40军协同下,于11月1日晚围歼云山之敌。战至2日清晨,云山郊区和城东、城北的战斗结束。美军第8团和南朝鲜第15团大部被歼。余下的第8团指挥部机构和第3营被志愿军第345团压缩包围于云山城南诸仁桥以北、立石下洞公路以西的河滩开阔地。
  此时,志愿军各部队向敌发起猛烈攻击。第38军占领院里地区,对敌侧翼构成威胁;刚刚入朝的第60军主力进至龟城以西地区,将美第24师先头团阻于大安洞以南,也是刚入朝的第50军第150师进至新义州以南地区,准备阻击英军第26旅。但令韩先楚非常焦急的是,第40军被南朝鲜第1师阻于上九洞、古城洞、墨时洞一线,虽歼美骑兵第1师、南朝鲜第8师各一部,但未能完成包围宁边之敌的任务。
  云山战斗打响后,位于龙山洞的美骑兵第1师主力向北增援,与志愿军第115师343团在龙头洞展开激战。志愿军第343团誓与阵地共存亡,顽强地守住阵地,击退美军进攻,毙伤敌400余人。美第5团指挥官约翰逊上校也负重伤,最后被迫放弃北援云山的企图。3日18时,第345团向诸仁桥北被围美军发起最后进攻,迫使美第8团指挥机构和第3营向志愿军投降。志愿军第345团此战共毙伤俘美军740余人。
  云山之战,志愿军第39军以劣势装备重创美骑兵第1师,歼灭南朝鲜第1师第15团大部,共毙伤俘敌2046人,其中美军1840人,取得了与美军第一次较量的胜利。
  11月5日,第一次战役结束,志愿军共歼敌15000余人,将敌人赶到清川江以南,取得了入朝作战的初战胜利,从而稳定了朝鲜战局,为朝鲜人民军后撤和整顿赢得了时间,同时取得了对美军作战的初步经验,为后来的作战创造了有利条件。
 
领军再战,收复平壤
 
    11月13日,为了总结第一次战役,志愿军党委在大榆洞召开第一次党委扩大会议。会议确定,在没有得到空军、炮兵、装甲兵加强之前,志愿军仍然采取运动战、阵地战、游击战相结合,内线、外线相结合的方针,诱敌深入,各个击破和歼灭敌人。
    由于在党委会议上第38军军长梁兴初受到严厉批评,为了贯彻党委会议精神,帮助部队总结第一次战役的经验教训,韩先楚来到第38军参加军党委扩大会。在会上,韩先楚再次批评了梁兴初。梁兴初表示“拼出老命,也要打好下一仗!”
    志愿军入朝参战取得第一次战役胜利,给“联合国军”迎头痛击。但骄横的麦克阿瑟仍然错误认为,中国入朝的兵力,最多不过7万人,装备落后。而此时,彭德怀为诱敌深入,以部分兵力节节抗击,主力向后转移,并主动放弃黄草岭、德川等地。麦克阿瑟果真以为志愿军在“败退”,因而更加狂妄,精心炮制了“圣诞攻势”。大举向北挺进,企图在“圣诞节前结束朝鲜战争”。
    为了反击敌人的“圣诞攻势”,彭德怀主持召开了作战会议。彭德怀听取了邓华等人关于敌我态势的分析后,说:“敌人的长蛇阵是铜头、铁尾、豆腐腰,我们来个西线顶,东线攻,中间开刀的作战方针如何?”大家表示赞同。会议作出部署:东线由新入朝的第9兵团3个军担负江界、长津一线的作战任务;西线的6个军,以4个军担任正面抗击,由第38军、第42军实施突破。
    要实现歼灭敌人有生力量的战役目的,担负突破任务的第38军、第42军如何形成一个拳头至关重要,彭德怀想在第38军和第42军这个方向设立一个指挥所,并自己亲自到前线指挥。韩先楚马上提出自己到前线去。他沉着坚定地说:“中线突破是拦腰斩蛇,打开缺口。歼灭德川、宁远的南朝鲜第7师、第8师尚属战役的第一步!下一步由38、42军分向三所里、龙源里、殷山里、顺川实施战役迂回,切断敌之退路,配合正面4个军的猛攻,才能实现歼灭美军一至二个师的战役目的。由于38军和42军任务艰巨,极需加强这两个军的前线指挥和组织协同作战,我请求去前指(前线指挥部)完成这任务,请彭总批准!”彭德怀知道韩先楚是一位善打仗、敢负责、谨言慎行的指挥员。由他到前线指挥,彭德怀自然十分放心,于是立即表示:“你的意见很好,你去前指,正合我意。甚好!甚好!”
  韩先楚接受负责前线指挥重任后,很快率领前线指挥所工作人员赶到第一线,召开作战会议,对如何打好第二次战役进行认真研究。为了坚定信心,第38军召开团以上干部会议。韩先楚亲自作动员报告。他把这些经过长期革命战争考验锻炼的干部看成是生死与共的战友、兄弟。韩先楚知道此时他们最需要的是上级的理解、关心和支持。他说,我信任大家、信任这支部队。他讲述了38军的光荣历史,分析了第一次战役中的教训,讲述了总部领导对38军的信任。使干部们受到很大的鼓舞,决心打好这一仗。会议之后,各部队决心响应韩先楚提出的创造英雄部队的活动,全军士气高昂,求战心切,决心杀敌立功。
  为了探明敌纵深的兵力部署,韩先楚要梁兴初派出侦察分队深入敌纵深了解情况。24日,一支由500多人组成的先遣队,密涉大同江,潜入德川南里的武陵里,摸清了敌情,并炸毁由德川通往顺川、平壤的公路大桥,为战役进攻创造条件。
  11月24日,为了在圣诞节前结束朝鲜战争,“联合国军”发起全线总攻势。
  25日黄昏,“联合国军”进入志愿军预设战场。韩先楚一声令下,第38军、第42军各自从所在隐蔽地出动,拉开了第二次战役的序幕。与此同时,第40军和第50、第60、第39军分别向美第2师和第1军所属部队发起攻击。战至26日上午11时,第38军占领了德川,并将南朝鲜第7师包围。韩先楚当即指示梁兴初,“要迅速做好歼敌准备,严防敌人跑了。”并下令将原定攻击时间由当日黄昏提前至午后2时。战至次日上午7时,南朝鲜第7师除少数逃窜外,全被歼灭。第42军也在宁远地区歼灭南朝鲜第8师大部。
  中线被突破后,“联合国军”惊恐万状,全线溃逃。为了堵塞缺口,美第8集团军司令沃尔顿·沃克于27日急调美骑兵第1师由顺川向新仓里方向,调土耳其旅由价川向德川方向机动,妄图阻止志愿军迂回,阻止志愿军西进。
  韩先楚获悉敌人调动的情报后,断定南逃之敌必定选择嘎日岭和三所里这一线突围。正在此时,彭德怀发来电令,要38军主力向院里、军隅里方向进攻,以一部分向军隅里以南的三所里进攻,以迂回堵截军隅里、价川之逃敌。韩先楚的判断与彭德怀不谋而合
  韩先楚立即向梁兴初布置任务:务必于今晚或明晨抢占嘎日岭、三所里。“关键是三所里!”这时,又传来土耳其旅先头部队从30公里外的价川乘坐汽车向嘎日岭哑口开来的情报。志愿军第38军离垭口最近的部队也有18公里,靠徒步抢先占领垭口已不可能。局势更加危急。韩先楚非常清楚,如不抢占嘎日岭、三所里,全军的一切努力都将化为乌有。他提醒梁兴初、刘西元:“必须充分认清三所里的战略地位,它关系到战局的胜负!”“断敌后路,关门打狗!”梁兴初当即决定“113师轻装由德川西南直插三所里,114师和112师沿德川至价川公路,抢占嘎日岭,然后向价川攻击”。因这一着棋事关重大,韩先楚亲自向113师师长江朝查询情况,下达作战命令。
  27日黄昏,志愿军第38军冒着烈风大雪,兵分两路向嘎日岭和三所里疾进。对于部队能否及时抢占嘎日岭,韩先楚没有把握,放心不下。他与梁兴初等亲自驱车赶到嘎日岭山口。嘎日岭只有一道仅10多米宽的险峻垭口,确实是一道天然屏障,如果被敌人抢先占领,后果不堪设想。韩先楚连声呼喊:“危险!危险!山口被敌人占了,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时间就是胜利!”。当即,情报处副处长崔醒农单独驱车往回奔跑,迎上112师的先头连,传达军长“立即跑步抢占大山口”的命令。先头连的勇士们,立刻朝山口飞奔前进。一个尖刀班刚刚爬上山口,敌人的汽车就迎面而来。机智的机抢手猛烈地向敌扫射,又接连甩出几颗手榴弹。这突而其来的打击打得敌人晕头转向、不知所措。后续部队赶到后猛冲猛打,很快抢占山口,将土耳其旅一个加强连全部歼灭,俘敌120余人。
  战后,崔醒农回忆道:当韩先楚通过山口时,特意步测敌人先头汽车部队距山口仅仅38米,不禁连声惊呼:“险呐!险呐!几秒钟,多么重要,如果被敌占了山口,不知付出多大代价,延误多少时间哩!不能按时迂回,那就误了大事,所以时间就是胜利,应当牢记心头啊!”
  志愿军第114师、112师占领嘎日岭后,第113师能否先敌抢占三所里,令韩先楚十分牵挂。可是,自113师出发后,电台就一直无法取得联系。为了争取时间,113师不走大路,选择山间小路。为了不让美军无线电监听行踪,他们关闭了电台。这样一来,113师就失去了同上级的联系。
  113师克服一切困难奔赴三所里,经过14个小时急行军,走了70多公里,终于在28日早上8时,占领了三所里这个关键要隘。仅仅过了五分钟,美骑兵第1师第5团先遣分队也赶到了三所里。韩先楚时刻关注着部队的行动,不断前移前线指挥所。在指挥所前移时,电话一个接着一个,各部向他汇报战况,请示急需解决的问题。当他突然接到113师发来占领三所里的电报时,不禁大叫起来:“这么快就到了三所里,一夜行军140里,奇迹!神速!”韩先楚一面报告彭德怀,一面电示38军主力火速向三所里靠拢,要求113师不惜一切代价堵住南逃之敌。
  当麦克阿瑟得知志愿军先其占领三所里后,顿时有如五雷轰顶。他十分清楚,三所里被占领实际上就意味着卡住了美第8集团军的咽喉,断了自己的后路。麦克阿瑟立即下令调集其精锐南北夹击三所里。
  一场突围与反突围的恶战在三所里打响了。美骑兵第5团在大批飞机、坦克、火炮的掩护下,向三所里发起猛攻。志愿军113师所部与蜂拥而至的南逃之敌展开了一场生死鏖战。美军出动百余架飞机、上百辆坦克,在重炮的掩护下,从南北两面同时发起一次次猛攻。坚守在三所里和龙源里的113师像钢钉一般钉在阵地上,岿然不动。这时,南撤北援之敌相距不足千米,但始终隔屏相望而无法施援。
  当韩先楚得知113师打得非常壮烈的情况后,立即率领前线指挥所与38军指挥所,一起前进到凤鸣里东侧的新立里,指挥龙源里方向的会战。韩先楚刚刚到达新立里附近,就遭到敌机的轰炸。韩先楚刚下吉普车,他的车就被炸毁。“好危险啊!”大家的惊叫声未落,敌机又一次冲下来轰炸。但他没有顾及隐蔽,就忙于了解部队的进展情况。
  此时,志愿军第40军已进至院里地区,第39军进至宁边东南地区,第66军进至宁边以南地区,第50军进至博川以西地区,对敌形成了三面包围之势。韩先楚大声地说:“绝不让敌人突围跑了!”志愿军与敌血战至12月1日8时,美军眼见南面突围无望,不得不丢下满山遍野的尸体和武器装备而转向安州方向突围。
  “联合国军”在东西两线同时遭到沉重打击的形势下,12月3日麦克阿瑟下令向“三八线”以南实行总退却。4日,志愿军乘胜追击;6日,在人民军的配合下,志愿军收复了平壤。随后,西线志愿军6个军向“三八线”挺进;16日,“联合国军”全部撤退到“三八线”以南地区。至此,第二次战役胜利结束。
  第38军所部的战斗结束后,韩先楚将38军的战况向志愿军司令部作了报告。彭德怀看完报告后,亲自起草了给第38军的嘉奖令并通报全军。电文写完后,又在电文稿的后面加上“三十八军万岁”几个字。战后,《人民日报》记者激情满怀地撰写了《被人们欢呼“万岁”的部队》的战地通讯,向全国人民报导了第38军英勇作战的事迹。此后,“万岁军”的美名传遍全中国。
  第二次战役,仅志愿军就歼敌36000余人,其中美军24000余人,打退了敌人的疯狂进攻,使得麦克阿瑟吹嘘的所谓圣诞节“总攻势”变成了圣诞节总退却,迫使敌人转入防御。中国人民志愿军用铁的事实,打破了美国军队强大无比不可战胜的神话。
 
克城略地,势如破竹
 
  “联合国军”遭到志愿军第二次战役的沉重打击后,麦克阿瑟由轻视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力量转而对中国人民志愿军产生畏惧,战场上美军官兵充满了悲观失望的情绪。但是以麦克阿瑟为代表的一些人极力鼓吹同中国打一场全面战争。
  对此,韩先楚认为:“以杜鲁门为代表的战争决策者,他们的意见既不敢把战争扩大到我国境内、公开和我国宣战,又不甘心放弃霸占全朝鲜的野心。最近还叫嚣要使用原子弹,企图进行原子讹诈,恫吓中朝人民。这一恫吓,没有吓倒中朝人民,反倒引起了其伙伴国的震惊和不安,引起世界爱好和平的国家和人民的反对和谴责。我们要抓住他们的矛盾,打好我们的仗,好好教训他们。”
  中央军委要求志愿军抓住有利战机,克服一切困难,发起第三次战役。总攻时间定于1951年新年前夕的12月31日17时。
  为了加强右翼的指挥,会议决定在右纵队成立前线指挥部。彭德怀说:“我去前指,指挥部队作战。”洪学智、韩先楚、解方一致反对彭德怀离开总部到前线指挥。洪学智还认为,韩先楚身体不好,自己主动要求到前线。韩先楚连忙说:“不行,不行,你分工管机关和后勤工作,任务很重,你不能去。我熟悉部队,习惯前线工作,还是让我去前面!”最后,彭德怀说:“你们不要争了。我看洪大个子还是留下管后勤,前方后方都很重要,先楚同志善于指挥打恶仗、硬仗,还是让他去前指。”
  会议当晚,韩先楚带着参谋班子,马不停蹄地赶到“三八线”附近的第40军指挥所召开会议,传达彭德怀对第三次战役的有关指示,宣布了右纵队的主要作战任务和各军的具体任务和要求,特别强调要抓紧时间,分秒必争地做好战前准备。还要求各部队要多派侦察分队做好敌情侦察,查清江对岸敌人工事构筑和雷区分布情况,了解敌人的兵力部署和火力配置情况。他鼓励大家:“困难是有的,但要看到美国人也有困难,问题是谁会克服困难。谁战胜困难,胜利就属于谁。”为了帮助部队解决准备工作的问题,韩先楚深入到担任主攻任务的第39军116师346团尖刀连,与战士们一起研究突破临津江的具体可行办法。
  12月31日17时,志愿军和人民军按计划,经过短促的炮火准备之后,在西起临津江口,东至麟蹄的200多公里的宽大正面上,向“联合国军”的“三八线”防御阵地发起攻击。
  韩先楚指挥的右纵队,在人民军第1军团的配合下,迅速突破敌军防御阵地。担负主攻任务的第39军116师仅用13个小时,就成功突破临津江,楔入敌防御纵深约10公里;担任纵队右翼迂回的第117师沿途打破南朝鲜军5次拦阻,于1月1日拂晓前,突入防御纵深15公里,攻占湘水里、仙岩里地区,割裂了南朝鲜第1师与第6师的联系。担任纵队左翼迂回任务的第38军114师于1日12时突入防御纵深20公里,占领七峰山,但在与第117师构成合围前,南朝鲜第6师已大部乘隙逃走。第40军主力突破至安兴里、上牌里地区,第50军也于2日午时进至粟谷里、坡州里地区。
  第40军先头部队过江后,随同第40军行动的韩先楚与军长温玉成所率指挥所一起过江。温玉成一再劝阻韩先楚待天亮后再过江。韩先楚说:“部队过江了,突破‘三八线’后情况很复杂,前指不能离部队太远!”这时对岸的枪炮声越来越激烈,韩先楚再也按捺不住,登上吉普车直向江岸飞驰。沿途的地雷和炮弹的爆炸声接连不断,为了首长的安全,司机有些顾虑,韩先楚不断鼓励司机:“不要慌,沉着往前开。”2日拂晓前,韩先楚将指挥部设在东豆山北山前沿的一座破庙里。
  右纵队各部队进展顺利,不断向纵深发展,追歼南逃之敌。战至2日中午,南朝鲜军扼守的第一道防线全面崩溃。右纵队推进至坡州里、仙岩里、七峰山及议政府东北一线,突入敌防御纵深20公里,前锋直指汉城。与此同时,左纵队第42军主力和第66军一个师,分别由加平、春川度过北汉江向江川方向追击。人民军第2、第5军团则继续向洪川、横城方向截击南逃之敌。
  在中朝军队的攻击下,敌人溃不成军。3日,李奇微无可奈何下令全线撤退。至15时,“联合国军”开始撤离汉城。
  此时,韩先楚指挥的右纵队,势如破竹,迅猛追歼逃敌。第50军在高阳地区,全歼英军第29旅皇家奥斯特来复枪营及第8坦克中队,缴获和击毁敌坦克31辆;第39军在议政府西南回龙寺与美第24师第21团遭遇,歼其一部,后又在议政府以西釜谷里歼英军第29旅两个连;第38军、第40军至议政府东南水落山地区,击溃美第24师第17团。4日,第39、第40军与朝鲜人民军第1军团占领汉城。当晚,韩先楚根据彭德怀的指示,命令第50军迅速渡过汉江,向仁川、金浦、水原方向追击前进。5日,韩先楚率前线指挥部进驻汉城。
  韩先楚清醒地看到,经过连续作战,部队伤亡严重,一些团、营、连已无攻击能力。越过了“三八线”之后,部队的吃、住都很困难;战士因忍饥挨饿,体力减弱,病员增多,行军途中掉队的也不少。因道路、桥梁破坏严重,炮兵无法跟上,不能支持步兵作战。一些部队虽然在汉江北休整了三天,但无法得到补充。而这时,敌人已完全撤退至北纬37度南北地区,观望战局的变化。韩先楚将情况向彭德怀作了报告,并建议结束第三次战役。1月8日,韩先楚在汉城宣布,结束第三次战役。
  这次战役,中朝部队经过七天八夜的连续进攻,突破了“联合国军”在“三八线”的防御,占领了汉城,将战线从“三八线”推进到三十七度线附近,向前推进了80至110公里,歼敌19000余人,粉碎了美国当局妄图据守“三八线”,争取时间,整顿军队,准备再犯的企图,粉碎了美国在联合国玩弄的停战阴谋,加深了敌人内部矛盾,进一步扩大了中朝两国人民和军队在国际上的影响。
第三次战役结束后,毛泽东指示立即发起第四次战役。
  志愿军部队立即停止休整、投入作战准备。而此时,敌人已经开始发动反攻。据此,韩先楚认为在这样的情况下组织反击,阻止敌人的进攻困难是比较大的,只有组织坚强的防御,利用有利阵地消灭敌人,才是最好的办法。韩先楚将自己的想法报告彭德怀,引起彭德怀的高度重视。因而决定:在西线,以第38、第50军和人民军第1军团组成“韩集团”,由韩先楚指挥,防御、钳制敌主力向汉城方向进攻;在东线,以第39、第40、第42、第66军组成“邓集团”,由邓华指挥,在龙头里、阳德里、洪川及横城以北集结,伺机反击进入之敌。另外,朝鲜人民军的3个集团军组成“金集团”,由人民军前线司令官金雄指挥,在三巨里至宝来洞以北地区展开,掩护“邓集团”开进和集结,于左翼伺机反击敌人。
  接受任务后,韩先楚深入前沿阵地,指示各级指挥员,恰当进行兵力配置和火力配置,选择地形设立观察所,确保通信联络畅通,加强阵地隐蔽伪装,破坏敌人必经之路,杀伤敌人有生力量,适时组织指挥疏散和反击。
  1月25日,美第8集团军司令李奇微指挥美第1、第9、第10军和南朝鲜军共16个师23个旅、1个空降团共23万余人,由西向东逐步在全线发动大规模进攻。
  战斗首先在西线打响。“韩集团”依托野战工事,顽强坚守每一要点,战斗异常激烈。战至2月7日,“联合国军”进至汉江以南一带。但在“韩集团”的顽强阻击下,敌进展迟缓,14个昼夜只向前推进18公里,平均每天付出近千人的代价才前进1300米。
  这时,汉江开始解冻,为避免背水作战,“韩集团”除留一部兵力坚守汉江南岸桥头阵地外,主力撤至汉江北岸组织防御阵地。而第38军则留在南岸抗击敌人,以继续隔断敌之东西线联系,保障东线“邓集团”的翼侧安全。
  2月8日,“联合国军”逼近汉江,向第38军防守阵地发起猛攻。志愿军第38军面临有史以来最为残酷、激烈的战斗,部队损失惨重,兵员、弹药又无法得到及时补充。但指战员们决心与阵地共存亡,打退敌人五六次冲击。经过二十几个昼夜的浴血拼杀,“韩集团”顶住了敌反复疯狂的攻击,守住了阵地,完成了钳制敌人的任务,将东线之敌阻于横城以北一线,为“邓集团”反击创造了有利态势。
  11日晚,在第38军的掩护下,邓集团向横城之敌发起反击,全歼南朝鲜第8师。战至13日晨,再歼美第2师1个营、4个炮兵营及南朝鲜第3、第5师各一部,并收复横城,同时将美第2师第23团和1个法国营、1个炮兵营、1个坦克连共6000余人,压缩包围在砥平里地区。13日夜,“邓集团”以6个团的兵力发起攻击,但对敌人兵力和工事防御估计不足,战至15日夜仍未能解决战斗。因战机已失,敌援军将至,“邓集团”果断停止攻击,向北转移。
  砥平里战斗失利后,西线两军也分别于16日、18日撤至汉江北岸,组织防御作战。至此,第四次战役第一阶段作战结束。
  2月17日后,根据战场态势的变化,志愿军部队全线转入运动防御。第一梯队撤出后,韩先楚利用休整时间,以西线部队在汉江南坚守防御作战为例,进行了认真的总结。针对指战员不愿意打防御战的思想情绪,韩先楚指出:这种思想是不对的。因为在战役反击和进攻时,除集中绝对优势的主力击破一点外,其次要方向及协同主力作战的部队,必然要进行艰苦的阻敌防御战。在敌拥有高度现代化技术装备及制空权的情况下,以固定防线坚决阻敌进攻,利敌不利我。但是为了全局的胜利或掩护主力的转移,部分担任防御的部队,在战役要求上有时需要与敌在一定位置硬顶,如同第38军、第50军在汉江南岸坚决阻敌前进一样。韩先楚寥寥数语,言简意赅地阐述了进攻与防御、全局与局部、人与武器之间的重要关系,从思想上和理论上帮助指战员提高了对防御作战重要性的认识。
  3月12日,第二梯队同敌交战。部队采取韩先楚提出的“兵力前轻后重,火力前重后轻”的部署,利用地形地物,有力地杀伤更多的敌人,大大减少了自身的伤亡。至4月初,志愿军全线部队逐步转移至“三八线”以北地区。这时,“联合国军”虽然也越过了“三八线”,但已成强弩之末。被迫停止进攻转入防御。
  至21日,志愿军阻敌于“三八线”南北一线,第四次战役遂告结束。
  此后,韩先楚回到志愿军总部,协助彭德怀组织指挥第五次战役。1951年9月,根据战局变化,志愿军总部决定成立西海岸防御指挥所,由韩先楚兼任西海岸指挥所司令员,统一指挥志愿军第38、第39、第40、第42、第50军及人民军第1、第4军团进行防御作战。经过一年的努力,部队在西海岸构筑了坚固的工事,拟订了作战方案,扫清了大同江以北诸岛的残敌,为确保朝鲜战争的最后胜利作出杰出的贡献。
  1952年8月,韩先楚调任第十九兵团司令员,指挥秋季反击战。1953年初,因病情加重,奉调回国治疗。
  韩先楚在朝鲜指挥作战两年多时间,为抗美援朝战争取得胜利树立了卓越的功勋。为了表彰他的杰出贡献,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授予他“一级国旗勋章”和“一级自由独立勋章”。
 
  (撰稿者系广东省惠州市抗美援朝历史研究会会长)

闭馆公告

更多
  为保证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程顺利实施,经市政府批准,抗美援朝纪念馆于2014年12月29日闭馆,停止对外开放。重新开馆时间另行通知。由此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视频讲解

更多

征集启事

更多
  抗美援朝纪念馆是全国、全军唯一一座全面反映抗美援朝战争历史和抗美援朝运动的国家级重大战争纪念馆。根据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作需要,为进一步充实丰富馆藏文物和史料,更加全面生动详实地反映抗美援朝历史,弘扬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现诚向国内外广泛征集抗美援朝各类文物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