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通告:

理论文章

您当前位置: > 学术研究 > 理论文章
麦克阿瑟为什么被撤职
 唐庆雄
 
  1951年4月11日,美国总统杜鲁门撤消了麦克阿瑟“联合国军”总司令的职务。这对于事前没有听到半点风声的麦克阿瑟是一个沉重打击和严重伤害,在全世界引起震惊和关注。
  美国作家小莱·布莱尔在《麦克阿瑟》一书中写道:“消息首先是通过商业无线电广播到达东京的,以特级新闻的形式在全日本进行广播。当收到这些新闻消息时,麦克阿瑟正在他的大使馆邸招待客人进午餐……锡德·赫夫(当时在东京的美国陆军部长——作者)带着消息来到了大使馆。他满脸愁容,眼泪汪汪,出现在餐厅门口。琼看他出现在门口,悄悄离开餐桌,接过这灾难性的消息,然后轻轻拍了拍丈夫的肩膀,俯下身轻声耳语起来。”这时,麦克阿瑟的面部表情一下子呆滞了,像石雕一样地沉默,然后抬起头来看看妻子,用一种在场所有人都能听见的声音说:“琼妮,我们终于回家了。”
  这位将门之子,西点军校的高材生、校长,曾是美国最年轻的陆军少将和参谋长,一战、二战英雄,太平洋战争的主帅,“联合国军”总司令,为什么突然被撤职呢?
   
对朝鲜战争形势认识与白宫相孛
 
  二战结束后,美国上下并没有打仗的准备,所以,对朝鲜问题“一致不感兴趣”。杜鲁门总统进一步消减国防开支,避免在朝鲜出现富于爆炸性事件。
  1948年5月10日,南朝鲜人选举73岁的李承晚为“大韩民国”总统。8月15日,身为远东军司令的麦克阿瑟出席李承晚就职仪式。几个月后,《纽约时报》刊登一篇采访李承晚的谈话。李引用麦克阿瑟的话说:“就我本人而言,我愿意做我能做的一切来帮助和保护朝鲜人民。我就像保卫美国或加利福尼亚免遭侵略一样,去保卫他们。”这话与华盛顿的政策大相径庭。这使总统杜鲁门、国务卿艾奇逊和参谋联席会议感到惊愕。因为华盛顿早就明确把麦克阿瑟的责任限定为:在动乱情况下,撤出美国平民和军事人员。
  1950年6月25日凌晨4时,朝鲜内战爆发。朝鲜人民军向南方推进,韩国部队溃逃南撤。6个半小时,消息传到东京美国大使馆。一贯敌视共产主义的麦克阿瑟对此并不“十分在意”。他说:“我相信南朝鲜军队能振作起来,并坚持下去。”
  在华盛顿,杜鲁门同艾奇逊磋商后,推翻了过去曾经把朝鲜问题“置于脑后”的决定,认为“如果我们坐视南朝鲜失陷,共产党领导人将会肆无忌惮地践踏更接近我们海洋的国家。”于是,就将这一事件提交给联合国。
  在联合国,当时苏联代表为抵制安理会而留在莫斯科。其余代表以9:0的投票结果(一票弃权)通过一项决议,呼吁南北朝鲜停火,朝鲜军队撤回三八线,要求所有成员国为联合国执行这一决议提供一切援助。这就成为美国全面干涉朝鲜内战的法律根据。五角大楼下达命令,让麦克阿瑟指挥在朝鲜军队一切行动。
  年已70岁的麦克阿瑟认为,华盛顿那些人没有与他商量,就做出这个决定,是对他的轻视。6月30日,他给华盛顿发出一份报告,建议:“守住目前战线和今后能夺回失地的唯一保证,就是向朝鲜战区派进美国地战斗部队......”
  但是,白宫害怕苏联和中国干涉,所以,只批准一个团战斗队。至于增兵一事,等以后研究再决定。这让麦克阿瑟大为不满。他认为研究再决定,实际就是拖延。
  7月1日,美军不满员的第24师在釜山登陆,5日上午,在大邱附近与朝鲜人民军交战,师长迪安少将被俘,第24师实际上已被消灭了。
  麦克阿瑟对朝鲜人民军的战斗力感到吃惊。他电告华盛顿,北朝鲜军队可以和“上次大战中任何时期的优秀军队相媲美… …要彻底打赢朝鲜战争,就要派出大量的美国军队。”他措辞强硬,要求必须增加飞机、军舰和部队,再加一个拥有4个满员师的集团军装备。还在另一封电报中咄咄逼人地说:“按部就班——让这一概念去见鬼吧… …抓住太平洋中每一条船,把大量的支援物资运到远东来。”
  尽管如此,白宫仍然不愿意全面介入朝鲜战争。杜鲁门和他的助手们认为,这可能是苏联“声东击西的一招”,旨在把美国引到朝鲜,减少美军在欧洲的力量。因为美国的战略重点在欧洲,所以,就没有答应麦克阿瑟的要求。
  麦克阿瑟火了,说这些政客目光短浅,声称“美国如不能赢得朝鲜战争,在别的地方也无法取胜。”
  麦克阿瑟与白宫对朝鲜战争形势的认识,始终没有统一起来,分歧越来越大,矛盾越来越尖锐。

对总统“台湾中方化”政策公开抵制
 
  朝鲜战争开始时,中国正在积极准备解放台湾。7月27日,杜鲁门命令麦克阿瑟将他的第7舰队开进台湾海峡,执行一项双重任务:既阻止中共进攻台湾,也不准蒋介石反攻大陆。这个所谓的使“台湾中立化”新政策,在美国朝野引起了激烈争论。国会议员攻击杜鲁门和艾奇逊,不应该束缚蒋介石的手脚,应该支持他“光复大胜”。
  麦克阿瑟站在杜鲁门和艾奇逊的对立面,决定飞往台湾,与蒋介石就军事问题进行磋商。他把这个计划只告诉了参谋长联席会议。参谋长们不让他亲自出马,可以派一个高官去。桀骜不驯的麦克阿瑟根本不听劝告,不仅亲自出马,还带上一个16名联合国军司令部高级官员组成的代表团,事先也不请示总统杜鲁门。艾奇逊在回忆录中说,他们“大为吃惊地从8月1日的新闻报道中看到麦克阿瑟将军到了台湾,吻了蒋夫人的手,并同她丈夫举行了会谈。”这次访问给世人造成的印象是,麦克阿瑟改变了美国对台湾“中立化”政策,并向蒋介石作出了进行军事援助的秘密保证。杜鲁门气愤地说:“这一切意味着麦克阿瑟摒弃了我的台湾中立化政策。”
  麦克阿瑟对白宫的对台政策极为不满,他在声明中称:“这次访问被那些过去一贯鼓吹太平洋失败主义和绥靖主义的人公开蓄意歪曲了。我希望美国人民不要被狡诈的含沙射影、轻率的猜测和无耻的谎言引入歧途……”
  就这件事给美国造成的负面影响,当时杜鲁门完全可以解除麦克阿瑟的职务。但是,富有克制能力的总统并没有这样做。相反,派巡回大使哈里曼前往东京,向麦克阿瑟解释美国的对台政策。
  这件事平息后不久,麦克阿瑟又向白宫挑战。在芝加哥举行第51届参加对外作战老兵大会邀请他参加。他拒绝了,却写了一封信,准备在大会上宣读。内容又涉及到台湾。他写道:“那些鼓吹太平洋绥靖政策和失败主义的人提出的乏味的观点是,如果我们保卫台湾,我们就会疏远亚洲大陆。没有比这再荒谬绝伦的了。说这些话的人不了解东方。”
  这封信8月26日透露给了新闻界。杜鲁门和艾奇逊得知后,非常吃惊。杜鲁门写道:“我曾认真考虑过解除麦克阿瑟将军作我们远东战区军事指挥官的职务,由布莱德雷将军接替。我将麦克阿瑟继续指挥对日本的占领,把朝鲜和台湾从他手中解脱出来。”
  但是,杜鲁门再一次克制自己,没有解除麦克阿瑟的职务,白宫于8月26日命令麦克阿瑟:“美国总统指示你撤回致‘全国参加对外作战老兵大会’的信件,因信中关于台湾的一些提法与美国的政策和在联合国的主场是对立的。”麦克阿瑟进行了争辩,华盛顿并没有让步,使双方矛盾进一步加剧。

对志愿军入朝作战估计错误
 
  1950年10月5日,杜鲁门从美国,麦克阿瑟从东京飞到威克岛会晤,讨论中国会不会出兵朝鲜作战。杜鲁门写道:“我们讨论了日本和朝鲜的形势。将军向我保证已在朝鲜赢得了胜利。他还对我说,中共不会进攻。”麦克阿瑟在会晤中还明确地讲:“我认为到感恩节,正规抵抗在整个南北朝鲜就会终止。”
  杜鲁门心里还是没有数,会晤要结束时,又问:“中国干涉的可能性怎样?”麦克阿瑟回答说:“可能性很小。中国人在满洲有30万部队,其中很可能不超过10万到12万5千人部署在鸭绿江边,只有5万到6万人能够渡江作战。他们没有空军。既然我们空军在朝鲜已经有了基地,如果中国人试图前进到平壤,那将出现一场最大的屠杀。”
  麦克阿瑟无视中国的一再警告,于10月7日,“联合国军”越过三八线后,杜鲁门对中国入朝作战的可能性日益担心。参谋长联席会议在致麦克阿瑟的短文中有一段附言强调:所以,未经华盛顿授权,麦克阿瑟不得对中国领土上的目标采取任何军事行动。
  面对美军侵略朝鲜,侵入中国领土台湾,越过三八线,将战火烧向中国东北边境的严重局面,中共中央作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决策。1950年10月8日,毛泽东发布命令,组成中国人民志愿军,并准备立即出动。
  麦克阿瑟为实现在感恩节以前结束“正式”的抵抗,第8集团军在圣诞节以前返回日本的预言,10月19日,沃克的第8集团军攻占了平壤。20日,阿尔蒙德的第10军在东海岸登陆。24日,麦克阿瑟命令沃克和阿尔蒙德“用他们所属的全部部队以尽可能快的速度向北推进。”他的这一命令,是直接违反9月27日参谋长联席会议关于禁止在北部边境省份使用韩国以外部队的指示,明显是违抗命令。
  这时,中国政府再次警告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美国正大规模越过三八线,这种侵略朝鲜的行径造成了严重局势,中国人民决不能漠然置之……”。10月19日,志愿军第13兵团的4个军和3个炮兵师按预定部署开始入朝作战。10月25日,志愿军与南朝鲜军队交火,被俘的志愿军战士称他们是120师的。但是,远在东京的“联合国军”总司令部没有人相信这是真的。相反,还告诉华盛顿:“进行干涉的有利时间已经过去了。”26日,志愿军第38、第39、第40军分别向熙川、云山前进,重创韩国第1师,其中一个团,几乎被全歼。27日,韩国第2军,全线溃逃。
  这时,“联合国军”虽然已经发现志愿军入朝参战,但是,认为这是中国“象征性”出兵,只有4-6万人。11月1日至2日夜间,志愿军第39军向美军第8骑兵团发起了进攻,使该团损失惨重。沃克停止进攻,撤到清川江一线。他向麦克阿瑟报告说,他遭到了“组织有方、训练有素的生力军,其中一些是中共部队的伏击。”麦克阿瑟仍然不愿意相信中国全面参战。他的目标是消灭朝鲜军队,平定全朝鲜,让他的士兵回家过圣诞节。直到11月5日,志愿军第一次战役结束,麦克阿瑟才从噩梦中醒来,开始强调“中国威胁的严重性了”。由于麦克阿瑟对志愿军入朝作战估计错误,导致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节节溃败,损失惨重。白宫要求撤职麦克阿瑟的呼声越来越高。
  在50多年的军事生涯中,麦克阿瑟在战术上犯了严重错误。他大大低估了志愿军的实力,过高估计了他的飞机能阻止志愿军进攻的能力。他命令空军司令斯特拉特迈耶:“如果必要,作战机组人员只要一息尚存,就要不断地飞行……摧毁敌人的全部交通运输和一切设施、工厂、城市和村庄。”而斯特拉特迈耶的飞机一直谨慎地在限制范围内进行作战,旨在避免激怒中国人和苏联人。斯特拉斯迈耶写道:“他如果遇上敌机,可以在北朝鲜上空对其开火,但不许越过边界而‘穷追’。他们不能轰炸鸭绿江沿岸的水电站或水坝。”当麦克阿瑟命令空军可以轰鸭绿江公路桥和铁路大桥的消息传到华盛顿时,立刻激怒了白宫。这又是一次抗上的行动。参谋长联席会议急忙电告麦克阿瑟,重申不许违反轰炸边界以内5英里的规定。麦克阿瑟争辩道:“大量的人员物资正在经过鸭绿江上的所有桥梁从满洲源源不断地运来。这一行动不仅危及了而且使我们指挥的军队面临着全歼的威胁……”
  经过争吵,参谋长联席会议再次让步,麦克阿瑟被授权仅能轰炸桥梁的朝鲜一端。1950年11月8日上午9时,美国空军百余架飞机开始轰炸鸭绿江上的桥梁。布莱尔写道:“为了不越界,飞机只能从一个方向接近。中国人在这条航线已部署了防空部队,迫使飞机在二万多英尺的高空飞行。此外,他们还出动俄国制造的米格-15喷气式飞机在这一地区上空巡逻,对轰炸机进行攻击后就退到边界那一边安全区域。结果是,轰炸桥梁迟迟不能奏效,而且还付出了高昂的代价。”
  志愿军和人民军发动的第二次战役,从11月6日至12月24日,共毙伤俘敌3.6万余人(其中美军2.4万)收复了三八线以北(除襄阳外)的全部领土,粉碎了联合国军发动的“圣诞节结束朝鲜总攻势”的设想。
  美国媒体惊呼,这是“美国陆军史上最大的败绩”。《纽约先驱论坛报》公开批评麦克阿瑟犯了“重大的军事错误”。美国前总统胡佛断定:“联合国在朝鲜被共产党中国打败了。现在世界上没有任何军队足以击败中国人。”当志愿军和人民军进行第三次战役,占领汉城时,白宫有人说,麦克阿瑟判断错误,指挥笨拙,必须撤职。
  为了寻求摆脱危机、挽回败局的出路,杜鲁门、艾奇逊和参谋长联席会议经过磋商,一直主张,欧洲至关重要,美国不应该陷在朝鲜而削弱其在欧洲的力量。这时,英、法等国对朝鲜战争局势表示更加忧虑,怕引起一场世界大战,主张战争在三八线停下来,通过政治谈判结束战争。
  而麦克阿瑟的观点恰恰相反,他认为与共产主义的决战是发生在亚洲而不是欧洲。应该对中国实行经济禁运,对中国海岸实施海军封锁,废除对台湾的“中立化”政策,鼓动蒋介石反攻大陆,解除对“穷追”政策的限制,轰炸中国东北地区军事设施。否则,就是“绥靖主义”或“投降”。
  3月24日,麦克阿瑟发表声明说:“作战行动在根据时间表和计划进行着。实际上,我们已从南朝鲜清除了有组织的共产党军队……一直受到如此残酷蹂躏的朝鲜国家和人民,一定不能再被抛弃了。这是一个有重大关系的问题。在这一问题的军事方面,要通过战争来解决,除此之外,基本问题是属于政治性的,必须在外交领域找到答案。”
  麦克阿瑟的声明,直接违反了参谋长联席会议关于“未经五角大楼事先批准不得公开发表任何有关外交政策的声明的训令。”这是公然抗上行为,是对总统和宪法权威的挑战,也是对总统杜鲁门的侮辱。
  杜鲁门在回忆录中写道:“麦克阿瑟的这一举动逼得我无可选择。我再也无法容忍他的抗上行为了。”3月26日上午,杜鲁门召集艾奇逊和国防部副部长洛维特等要员到白宫开会。洛维特愤怒地说:“一定要撤职,而且要立即撤职。”4月6日,杜鲁门再次召集马歇尔和艾奇逊等高级顾问开会,研究用什么方式和何时撤销麦克阿瑟的职务。艾奇逊说:“关于麦克阿瑟的下场已毫无疑问,唯一的问题是用最明智的方式处理他。”4月9日,杜鲁门又在椭圆形办公室召开会议。马歇尔将军宣布,参谋长联席会议一致建议解除麦克阿瑟将军的一切职务。会议决定,麦克阿瑟的一切职务由李奇微接替。
  4月11日,杜鲁门发给麦克阿瑟一份文件:
  我深感遗憾的是,我不得不尽我作为总统和美国武装部队总司令之职,撤销你盟军总司令、联合国军总司令、远东军总司令和远东陆军总司令的职务。
  你的指挥权将交给马修·B·李奇微中将,立即生效。你有权发布为完成计划前往你选择的地方而必须的命令。
  关于撤换你的原因,将在你发布上述命令同时公诸于众。

  4月18日,麦克阿瑟回到华盛顿,受到2万人欢迎。19日12时31分,当他登上众议院讲坛时,大厅里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他精彩的讲演使全美都为之动容:
  我就要结束我52年的戎马生涯了。当我在本世纪开始之前参加陆军时,我孩童时期的全部希望和梦想便实现了。自从我在西点军校进行虔诚的宣誓以来,世界已经几度天翻地覆,希望和梦想从那以后就已经泯灭了。但我仍然记得那军营中最流行的一首歌谣中的两句。歌中极其自豪地唱道:
  “老兵永远不会死,他们只是慢慢地凋零。”
  像那首歌中的老兵一样,我现在结束了我的军事生涯,开始凋零。这是一名在上帝光明指引下尽心尽职的老兵。
  再见。

  麦克阿瑟与总统杜鲁门、国务卿艾奇逊、国防部长马歇尔和大部分国会议员的争吵结束了。麦克阿瑟是失败者,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手下败将。从此,永远离开军界,淡出世人的视野。留下来的是:头戴软军帽,鼻梁上架着飞行墨镜,嘴上叼着玉米棒芯烟斗,身穿咔叽布军装,肩上佩有五星徽章的生动形象。

闭馆公告

更多
  为保证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程顺利实施,经市政府批准,抗美援朝纪念馆于2014年12月29日闭馆,停止对外开放。重新开馆时间另行通知。由此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视频讲解

更多

征集启事

更多
  抗美援朝纪念馆是全国、全军唯一一座全面反映抗美援朝战争历史和抗美援朝运动的国家级重大战争纪念馆。根据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作需要,为进一步充实丰富馆藏文物和史料,更加全面生动详实地反映抗美援朝历史,弘扬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现诚向国内外广泛征集抗美援朝各类文物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