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通告:

时事资讯

您当前位置: > 时事资讯
沈阳志愿者带队赴朝祭拜志愿军英烈侧记

2018年12月29日 来源:沈阳日报

  李四女儿李凤英在父亲坟前痛哭志愿者为烈士名字描红由志愿军老战士和烈士亲属组成的代表团合影    

  赴朝鲜扫墓回来已经一个月了,沈阳志愿者盈德(应本人要求用网名)仍被一种思绪和情结萦绕,总有一些场景和画面在脑海浮现。看着烈士亲人在烈士墓碑前痛哭,那一刻,他感到自己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难得的祭拜机会  

  2018年10月25日,由志愿军老战士和烈士亲属组成的39人代表团应邀赴朝参加纪念活动,同时前往江东、九峰里、上甘岭等地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陵园祭奠英烈。

    68年的等待,一些志愿军烈属终于有了赴朝鲜江东、九峰里、上甘岭祭奠英烈、祭拜亲人的机会。这要感谢志愿军老战士曹家麟的斡旋。

    今年82岁的曹家麟15岁参加抗美援朝战争,可谓九死一生。自2000年以来,他多次赴朝祭拜牺牲在朝鲜的战友,协助烈士的后代完成他们的心愿。此次获准前往江东、九峰里、上甘岭烈士陵园扫墓后,曹家麟委托沈阳志愿者盈德把喜讯发布到志愿军烈属群里,并由他来负责组团。

    盈德在志愿军烈属群中很有影响力,他利用自己语言上的优势,常为志愿军烈属做翻译工作,帮助他们在电子地图上查找陵园位置。盈德说:“目前朝鲜有72处志愿军烈士陵园,已经修缮的有安州、开城、桧仓、兄弟山、江东和顺安的陵园,金化九峰里和平康烈士陵园尚未修缮,但保存基本完好。我们志愿者以个人名义到朝鲜各大志愿军烈士陵园收集烈士名单,然后,放到网上,供志愿军烈属比对。这个工作已经做了好几年了。我们将为烈士亲人寻找烈士安葬地和为烈士寻找亲人当成自己的义务,对于求助的烈士亲人,我们会翻阅大量的资料,核实比对,帮烈士亲人寻找烈士信息和可能的埋葬地。报名参团的烈属很多都在网上祭拜过,这次是他们首次踏上朝鲜土地到烈士的安葬地实地祭拜。”

    距离平壤市区40多公里的江东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陵园有4个合葬墓,安葬着1383名志愿军烈士,其中有名烈士1189人、无名烈士194人。“这次代表团中来了王可道一家四口,王可道的父亲王克勤烈士就安葬在这个陵园。他们事先得到了我们志愿者提供的烈士确切安葬地址,有备而来。他们也是江东烈士陵园迎来的第一批来祭拜的烈士家属。” 

  来自安徽的王可道老人已79岁,他的父亲王克勤1952年在朝鲜牺牲。60多年来,老人无数次往返于省、市、县民政部门,打听父亲的下落及安葬地。这次他带着老伴、儿子和女儿全家四人来到朝鲜,当他在烈士陵园中终于找到父亲安葬的三号合葬墓时,老泪纵横。他们将从家乡带来的酒洒在王克勤烈士的坟上,又从坟上抓了两把土放进塑料袋里,准备带回老家,见土思人。

    “当年,乡政府所在地(安徽省阜阳专区阜阳县王市区朱集乡李王庄)专为我父亲王学勤(后改名王克勤)召开万人庆功大会。大约是第二年春节过后不几天,我父亲在朝鲜牺牲,我们家由军属变成烈属。我今年快80岁了,走不动了,如果这次还找不到我父亲的墓,我恐怕会遗憾一辈子。”悲欣交集、泪流满面的王可道对盈德说。

    那一刻,盈德和其他志愿者都觉得为烈属寻亲付出再多,也是值得的。 

    墓前哭一场,心愿终得偿 

   10月28日,代表团来到九峰里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陵园。    远远望去,雨雾低垂,笼罩陵园,一片肃穆、寂静、悲凉,震撼人心。40个合葬墓,安葬着16690名志愿军烈士。    来自北京的李凤英今年68岁,她是在父亲牺牲后才出生,是遗腹女。68年来既没见过父亲,也没叫过一声爸爸,更不知道父亲的忠骨葬于何处。这次终于在合葬墓的墓碑上见到了父亲李四的名字。68年的等待,68年的期盼,一声声“爸爸”的叫声和撕心裂肺的哭声,让人心痛。李凤英哭倒在父亲的坟前。

    盈德和其他志愿者将李四的名字描红,以宽慰李凤英的心。

    来自河北的徐中珍找到了爷爷徐文华烈士的墓。徐文华是志愿军67军200师600团的一位班长,1951年6月19日赴朝参战,1953年7月13日牺牲在朝鲜金城,安葬在九峰里烈士陵园1排5号墓。徐中珍跪拜在爷爷墓前哭成了泪人。

    代表团的志愿者还担负着为未能来扫墓的烈士亲人代为祭扫的任务。

    李家发烈士,一个由朝鲜政府授予英雄称号的烈士,他的妹妹李家英曾两次赴朝,却未能见墓地。此次代表团团长曹家麟手捧烈士李家发照片,来到九峰里烈士陵园,在李家发合葬的墓碑前,代烈士家人祭奠。

    这位饱经沧桑的老战士凝视着英烈的墓碑,默默地流着眼泪。    上甘岭烈士陵园二号墓地,杜粮存找到了墓碑上刻有他大伯杜月朝名字的合葬墓。杜月朝是志愿军24军74师220团一连战士,在朝鲜金城战役夏季反击战中牺牲在424.2高地,安葬后迁至上甘岭烈士陵园二号墓地的第八号墓。杜粮存拿出包内大伯的照片放在合葬墓的墓碑前,摆好所有的祭品,并将五星红旗覆盖在墓碑上,在墓前洒了酒,把从家乡带的土和水也洒在了坟头。他失声痛哭,哭声传遍了凄凉的墓地。能在烈士亲人的坟前尽情哭一场,这不就是烈士几代家人几十年来梦寐以求的吗?    几位未找到烈士墓地的团员说:“虽然我们没有找到亲人,但志愿军烈士们都是我们的亲人。”他们同样跪在烈士的坟前,以诉衷肠。 

  此情此景令在场的人动容。 

   “我们这个团大部分成员都有亲人牺牲和安葬在朝鲜,他们希望来祭拜亲人。对许多年过六旬、七旬的老人来说,到烈士墓前跪拜祭奠、敬献花圈,甚至大哭一场,是他们一生中最大的心愿。”曹家麟说。

    他活着,可100多位战友牺牲了 

  还有一名老战士叫金东辉,他是沈阳人,曾是志愿军39军116师347团政治部联络员(翻译),回国后他一直在沈阳市皇姑区工作,1994年从长江街道办事处主任位置退休。    这是他第三次来朝鲜,他想再看看那些留在朝鲜土地上的战友。

    68年了,多少回魂牵梦萦。站在平壤朝中友谊塔前,83岁的金东辉一遍又一遍地呼唤着战友的名字,失声痛哭。他对记者说,和他共同战斗过的战友,他知道名字的就有100多人牺牲了。现在年岁大了,他总是会想起他们,想起和他们共同战斗过的岁月。

    在平壤参观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协同作战图片展览时,他触景生情。当看到云山战斗图片时,他想起了牺牲的战友张生。张生是2连战士,1950年11月1日,当347团与美骑兵第1师第8团作战时,被美军机枪拦路,出现大量伤亡,张生随小股部队移动到敌人后方,最后与敌机枪手同归于尽,为部队打开了通道。

    当时在云山战斗中,金东辉和2连战士刘朝贵还在一山沟里发现一名死去的朝鲜妇女,她的身上有一小女孩正在吮吸妈妈的乳汁。他们救了小女孩,送到团部,可刚过两个小时,刘朝贵就在敌机轰炸中牺牲了,他当时只有25岁。

    突破临津江时,金东辉随347团侦察股长刘凯承担侦察任务,反复侦察了3个晚上。当时一同去的侦察战士有8人,在江边被敌人流弹射中牺牲2人,还有2人因渡河严重冻伤,最后也牺牲了。正是有他们的努力,1950年12月31日16时50分发起总攻后,347团顺利渡过临津江,并夺取汉城(现改名为首尔)。金东辉说,从踏上朝鲜土地那一刻起,战斗经历就像放电影一样在脑海中闪现,会不时想起一个个牺牲的战友。

    一位志愿军老战士从朝鲜回国后写过一篇回忆战友的文章《从五圣山回望上甘岭并忆战友》:“一队队凯旋的战士走完了,我所认识的干部战士许多没有见到。他们都哪去了呢?他们有许多人负伤后被送回了国内,还有许多同志壮烈牺牲了。但是,他们在九泉下的英灵可以自豪地告慰亲爱的母亲——祖国,因为他们是为保家卫国而献出生命的!”    听着这样的讲述、这样的诗,记者眼眶湿润了,视线模糊了,仿佛看见了一队队最可爱的人,在面前走过,走向远方……    沈阳籍烈士的亲人,你在哪里?

    盈德还整理了一份安葬在朝鲜江东和顺安志愿军烈士陵园的沈阳籍烈士名单,希望通过本报发布,能找到这些烈士的亲人。

    姓名户籍地部队出生日期牺牲日期尚长林沈北新区尹家乡沟子沿村1926.61952.12.11王桂林沈北新区虎石台镇中古城子村1931.71951.11曹志成辽中区大黑岗子镇曹家窝棚村40军120师359团1营机枪连1925.91952徐广福新民市大民屯镇张土台村志愿军后勤部运输队1929.51953.10高贵新民市新农公社高荒地村39军116师348团2营5连1925.11951.11徐绍仁浑南区王滨乡尖山子村志愿军汽车5团1922.11951李向春康平县张强镇47军1923.7.151951    联系电话:    17640014890     

  (原标题:安葬在朝鲜江东和顺安志愿军烈士陵园的沈阳籍烈士名单哭出来,完成最大的心愿 沈阳志愿者带队赴朝祭拜志愿军英烈侧记    )

时事资讯

闭馆公告

更多
  为保证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程顺利实施,经市政府批准,抗美援朝纪念馆于2014年12月29日闭馆,停止对外开放。重新开馆时间另行通知。由此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视频讲解

更多

征集启事

更多
  抗美援朝纪念馆是全国、全军唯一一座全面反映抗美援朝战争历史和抗美援朝运动的国家级重大战争纪念馆。根据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作需要,为进一步充实丰富馆藏文物和史料,更加全面生动详实地反映抗美援朝历史,弘扬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现诚向国内外广泛征集抗美援朝各类文物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