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通告:

时事资讯

您当前位置: > 时事资讯
一名义工照顾陪伴近200志愿军老战士

2019年06月13日 来源:中外事实派

  为志愿军老战士尽孝:爱国从爱英雄开始

  建军节快到了,辽宁省丹东市的中国人民志愿军丹东老战士陵园再度吸引大众的目光。人们说,这座陵园是抗美援朝名城丹东的骄傲。说起这座陵园,不得不提起丹东市一位名叫崔瑞的义工,他创立的“丹东一家亲”慈善义工站,两年来联络到近200位志愿军老战士,为他们过生日、送温暖,还送去临终关怀,让他们在人生的最后阶段不带遗憾地离开人世。

31b6471584674b31803dba18a8437eff.jpeg

  “我当年的仗没白打,还有人记得我”

  45岁的崔瑞是丹东市公安局监管支队视频监控指挥中心副主任。

  2014年年底,崔瑞在微信朋友圈发起救助一个被害孤儿的倡议,6天内社会募捐23万多元。此后,他成立了“丹东一家亲”慈善义工站,在丹东市慈善总会注册。

  丹东因抗美援朝而闻名于世,崔瑞是军人出身,对志愿军老战士甚是关注。60多年前,他们用鲜血和生命保家卫国,而今都已风烛残年,当年“最可爱的人”现在身在何处?生活如何?物质和精神上有什么要求?经过调研和讨论,义工站把活动方向定位在帮助志愿军老战士。2015年5月16日,义工站正式启动了寻找“最可爱的人”、讲述“最可爱的人”、图说“最可爱的人”、了解志愿军老战士们的需求等活动。

  人海茫茫,怎么去寻找这些老战士?崔瑞先发动身边的人。他们寻找到的第一位老战士,就是同事苏伟的父亲苏源发。从苏源发老人那里,崔瑞得知,10年间,他能联系到的志愿军老战士已从130多名减少到20多名。于是,崔瑞加快了寻访脚步。通过苏源发老人,他联系到其他10多位志愿军老战士,这些人一传十、十传百,局面一下子就打开了。

  在走访对象过程中,崔瑞印象最深的是孙景坤老战士。老人住在丹东市社会福利院,听说有人要来寻访自己,他坚持换上了军装。孙景坤之前因病住院,现刚出院不久,身体还很虚弱,但精神仍矍铄。面对崔瑞和义工们,他用洪亮的嗓音讲述了自己的经历:他曾参加大大小小的战斗几十次,还作为志愿军英雄代表受到毛主席接见。回到家乡,他将辉煌尘封在记忆里,隐功埋誉当了半个多世纪农民,直到前些年才被人发现,从而得以享受“老复员军人”待遇。

  孙景坤老战士的事迹强烈地震撼了崔瑞。回到家后,他把自己关在屋内痛哭了一场。崔瑞觉得活动搞晚了,对不起孙景坤老人,更对不起那些已经去世的老战士。他要加快脚步,找到更多志愿军老战士。

  义工站的成员桂花提供信息说,他们村有个名叫高德禄的老战士,98岁了,具体情况不详。崔瑞听了,马上带着慰问品去探访居住在山里的高德禄。老人家见到他后,十分惊讶地说:“我没有想到,你们能到深山里来看我,我当年的仗没白打,还有人记得我!”崔瑞离开时,老人坚持走出屋子,站在山岗上目送他远去。从那以后,义工站多次给他送去生活用品。每次遇到其他社会机构进行救助慰问时,义工站也会提供高德禄的信息,使老人得到足够的帮助。

  崔瑞在公安内部网上搜索90~100岁之间的老战士,查到了95岁的亓魁洲。他打电话联系亓魁洲的儿子了解情况,果然,老人是参加过抗日战争的老战士,后来还担任过38军主管后勤的副师长。当崔瑞找到他时,老人家不愿意回忆过去,不愿意多看一眼纪念章,说代价太大了,失去的战友太多了。“你们来了,我特别高兴,我要活到116岁!”

  崔瑞和队友们每一次走访,除了带上慰问品,还带着像对自己父母那样的孝心与老人们进行情感沟通,慰藉他们孤独的心。

  我们来了,为老战士送去临终关怀

  2015年5月,崔瑞走访了居住在丹东五龙金矿板石村的老战士谷德志。他的老伴和一个儿子患病给家里带来了债务,后来都去世了。现在,他的一个儿媳妇患有糖尿病,也需要常年用药,这些都给老人带来沉重的生活压力。虽然民政部门和村里给了他不少的资助,包括住房都是政府出资建的,但是他仍然生活在贫困线下。走进老战士家中时,崔瑞看到他正躺在一张破旧的褥子上。义工站发起了救助活动,一周内就给谷德志捐款1100多元,捐献衣物100多件,包括拐杖,还给他购买了药物以及其他医疗用品。老人家的病情加重时,他的孩子给崔瑞打电话,说拿不出住院费。崔瑞联系了金矿医院的郭生军院长。经过协商,两人达成了协议,义工站出入院门槛费,郭院长负责其他费用。两个多月内,崔瑞和于杨等志愿者先后去看望谷德志、送救助物品多达10余次。7月初,谷德志去世。义工站又购买了花圈,前往金矿板石村送他最后一程。

  2016年9月7日上午,崔瑞接到一个娄姓青年的电话,说他的姥爷吴高尚是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的老兵,现在因胃癌扩散、病情危重,正在230医院救治。这个青年请求义工站去看看他姥爷,给予他精神支持和安慰。崔瑞连忙说:“兄弟不要着急,我们马上就到。”下班后,崔瑞和几名志愿者带着鲜花和礼品赶到医院看望吴高尚老战士。老人家特别高兴,特意叫家人给他穿上军装,佩戴上纪念章,以军人的形象迎接志愿者到来,并几次抱拳对大家表示感谢。

  9月18日,吴高尚去世。崔瑞听说后,忙带领两名志愿者前去送老战士最后一程。老人的儿子说:“爸爸这段时间特别快乐,他老是说,真没想到呀,还有人记得我们。”

  长眠烈士,终于等来了故乡的亲人

  2015年3月25日上午,崔瑞去老同志李守福家拜访了来自山东的寻亲客人、志愿军烈士焉明泉的弟弟焉培洪。

  1953年5月,外地来人告诉焉家母亲焉明泉牺牲了。当时只有5岁的焉培洪记得,母亲趴在地上搂着儿子带血的军装放声大哭。后来,军装在祭奠时烧掉了。母亲一直渴望看看儿子被埋葬在了哪里。1978年,她带着二儿子焉培洪,拄着拐杖走遍了丹东,却没能找到儿子的坟墓。后来,母亲记忆力衰退,但就是不忘大儿子焉明泉,一直到去世前几天还念叨着他的名字。一个寒冷的冬夜,母亲走出家门去寻找心中的长子,竟冻死在村头小河旁。焉培洪说:“母亲这一辈子都深明大义,大儿子牺牲了,随后把其他两个儿子也送到部队。这就是沂蒙老区人民的牺牲和奉献。多年来,父母一直享受国家的烈士家属待遇,‘光荣之家’大牌子一直高高挂在家门口。”他希望能完成母亲的遗愿,找到大哥焉明泉的墓。

  崔瑞收到这条求助信息后,马上联系到丹东日报记者刁庆峰和抗美援朝纪念馆主任陈琳。工夫不负有心人,他们终于在抗美援朝烈士陵园找到了烈士焉明泉的墓碑。

2015年4月5日,清明节当天,义工站28名志愿者专门制作了一条“烈士英灵永存!志愿军精神永存!”横幅,陪伴烈士亲人一起祭拜烈士。告慰先人,也慰藉后代。

  2016年年底,河北爱心人士张红琢联系崔瑞,说有位烈士的家属张德友要前往丹东祭拜,希望他给予帮助。11月28日下午,张红琢和张德友在老战士苏源发、刘吉惠以及义工站10余名成员的陪伴下,直奔丹东市烈士陵园祭奠烈士。漫天的雪花在苍松翠柏之间飞舞,长眠在这里的烈士终于等来了故乡的亲人。“大伯啊,我来看您来了,来得太晚了!”60岁的张德友失声痛哭,把一捧家乡的黄土轻轻撒在烈士墓四周。接着,他拿出家乡的老酒敬给前辈。两位志愿军老战士和义工站的兄弟姐妹们都哭了。

  目前,义工站的志愿者已经帮助北京、山东、河北和大连等地的4位烈士家属寻找到相应的烈士墓。这个活动受到了烈士家属和社会各界的称赞。

  老战士之家,给您尊重给您爱戴

  在走访志愿军老战士过程中,崔瑞发现他们都散落于社会,除了一些住在干休所的,其他离退休老战士大多没有相聚的机会。

  2015年8月16日,崔瑞成立了“丹东志愿军老战士之家”,为老战士们打造了交流联谊的平台。每个月在固定的时间和地点,老战士们聚集到一起回忆历史、畅谈未来,拉歌、跳舞、联欢,给他们带来了精神快乐和安慰,同时也方便以后组织开展活动。

  2015年12月6日,崔瑞借助休假之际,在战友石广玉以及百年人寿保险公司的大力支持下,陪同3位志愿军老战士和8名家属等28人展开全程免费的港澳行。之后,他们又应深圳市的志愿军老战士后代卓振翠之邀,参观了他创办的全国首家深圳市老战士纪念馆。老战士们既看到港澳回归祖国后的状况和深圳特区繁荣昌盛的面貌,更感受到社会对老战士的尊重和爱戴。

  2016年5月29日,丹东举办国际马拉松赛事。经过组委会批准,义工站在鸭绿江断桥附近组织了志愿军老战士观看马拉松比赛活动。

  那天,30多名老战士和家属在众多志愿者的陪同下观看马拉松赛事盛况。许多运动员来到老战士所在的帐篷前举手致敬,以此表达对他们的敬意。老战士们纷纷起立鼓掌,为运动员加油助威。转播车来到老战士的帐篷前也停下来,记者的“长枪短炮”都对准老战士们捕捉难得的精彩瞬间。志愿军老战士们向世界展现了良好的精神风貌,成为丹东马拉松赛事的一大亮点。

  2016年七一之际,在丹东市慈善总会的大力支持下,义工站组织了欢庆七一为老战士换发志愿军服装仪式,一次性为寻访到的50名志愿军老战士量身定做了全套志愿军服装。时隔60多年重新穿上志愿军服装,老战士们格外高兴。

  仪式开始时,老战士李廷树高举军旗,在两名老战士的护卫下正步走进会场,全体老战士向军旗敬礼,庄严肃穆。随后,大家重温入党誓词,集体宣誓。场面宏大,震撼心灵。

  八一建军节的活动更是高潮迭起。义工站组建了“丹东志愿军老战士合唱团”,由原第50军文艺老战士徐菁担任指挥,丹东市阳光轻音乐团鼎力相助,主动担任合唱团的乐队。经过多次排练,在2016年八一建军节晚上,老战士们合唱的《志愿军赞歌》《英雄赞歌》以及刘吉惠、周晚芳、房玉珍等老文艺战士的诗朗诵《祖国,让我再看您一眼》,深受丹东市人民欢迎。

  凭良心做事,建造英雄百年后的安身之地

  崔瑞与志愿军老战士接触时间久了,发现好多人不怎么开心,甚至有的还唉声叹气、愁眉不展。几经耐心询问,他才知道,老战士对他们的身后事很是牵挂担忧,因为现在的墓地都很昂贵。于是,崔瑞决心给志愿军老战士们建造一个百年之后的安身之地。义工站全体人员一致通过他的建议:“我们来办!”

  陵园建设需要土地和巨额费用,还要有合法的手续。几经找寻和洽谈,大家终于在2016年8月通过义工站管理员肖荣乙找到了一个公益墓地。

  这块地面积达900余平方米,地势平坦,绿草如茵,中间有一凉亭,后靠小山。放眼望去,山峦苍茫,真是一个好地方。

  第二天,崔瑞和义工站的队友带着一些老战士和家属前来考察,大家都特别满意。一个老战士说:“这里好,我将来在这里可以看到当年跨过鸭绿江时的行军路线,可以看到大江那面的战场,也能听到身后孩子们唱的和平歌声……”

  墓地公司老总当场表态,愿意拿出最好的位置建造志愿军老战士陵园,以表示对他们的致敬和关爱。

  崔瑞原本的想法是免费送墓地给老战士,但墓地公司老总说送什么也没有送墓地的,所以,最后确定每个墓位象征性收费7000元人民币。

  从动工到最后落成,崔瑞和义工站的志愿者们耗尽了心力。其间,崔瑞还承受了“利用红色墓地诱惑老战士,挣老战士钱”的非议,遭遇妻子的不解,但他最终说服自己和同伴坚持了下来:“我们是有良心的中国人。我们啥也不图,只图良心的安稳。”

  毛岸英的夫人刘思齐为陵园题写了名字,并给义工站题写“和平万岁爱心永存”八个大字。

  10月25日,是志愿军入朝作战的日子。“中国人民志愿军丹东老战士陵园”前期建设顺利完工,陵园落成仪式如期隆重举行。40名老战士身着志愿军服装,列队整齐,庄重肃穆。

  崔瑞代表义工站做了即兴发言。最后,他说:“当初策划筹建陵园的时候,我就说在陵园落成的时候,要向陵园三叩首,我现在就磕!前辈们,我们永远记得你们!”说罢,崔瑞面对陵园三叩首。在场的老战士、家属、领导和志愿者看着崔瑞的身影,都哭了……

  当应邀嘉宾和领导为陵园揭匾之后,老战士和其他全体人员起立,同唱“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把现场气氛推向高潮。

  老战士孙荣东的老伴激动地对崔瑞说:“昨晚我半夜都没有睡着。是你和‘丹东一家亲’的义工们给我们建了这个最后的落脚点,我们放心了。我们家至少有两三辈人感谢你们。”

  陵园建成的第二天,老战士姜守英带着家人来到陵园。一路上,姜守英给家人讲头天陵园落成的情形,当说到崔瑞在陵园落成时三叩首,姜守英的老伴流泪了,他们的儿子也哭了。到了陵园后,儿子对姜守英说:“爸爸,我也要磕三个头!崔哥做了一件老战士子女都没有做到的事情,很不容易,值得尊重。我理解崔哥。他能给陵园磕头,我作为老战士的后代更应该磕头!”

  在不到半个月时间里,前期建设的50个墓位全部被老战士认领。高山常青,绿水长流,一代卫国军魂将在这里永生。

  两年来,义工站已壮大到225人。崔瑞和志愿者们几乎走遍了丹东市整个地区,至今已发现并可以联系到将近200位老战士,直接入户走访了近50位。这些老战士平均岁数86.3岁,全都参加过抗美援朝,其中不少人还参加了解放战争,还有四五位是抗日老战士。他们中岁数最大的是96岁的抗日老战士亓魁洲和隐居深山的98岁高德禄,夫妻俩都是老战士且仍健在的还有5对10人,女战士近20人。

  崔瑞和同伴们的脚步不会停止,他说:“爱国从爱英雄开始,我们要为志愿军老战士尽一份孝心!”

  (原标题:一名义工照顾陪伴近200志愿军老战士,直到老兵一个个都渐渐离世)

时事资讯

闭馆公告

更多
  为保证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程顺利实施,经市政府批准,抗美援朝纪念馆于2014年12月29日闭馆,停止对外开放。重新开馆时间另行通知。由此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视频讲解

更多

征集启事

更多
  抗美援朝纪念馆是全国、全军唯一一座全面反映抗美援朝战争历史和抗美援朝运动的国家级重大战争纪念馆。根据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作需要,为进一步充实丰富馆藏文物和史料,更加全面生动详实地反映抗美援朝历史,弘扬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现诚向国内外广泛征集抗美援朝各类文物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