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友情链接 / 站长统计 / 网友留言 / 网站公告
开馆时间: 9:00
停止入馆时间: 16:00
闭馆时间: 16:30
温馨提示:每周一闭馆
(法定节假日除外)
战争主要经验

    抗美援朝战争的主要经验 

  抗美援朝战争从战略准备、决策出兵、战略指导到战场作战,都提供了许多宝贵的经验,主要是:
  第一,根据形势的变化,权衡利弊得失作出最有利的战略决策。新中国成立后,中共中央和中央人民政府就决定治理战争创伤,恢复国家建设。1950年4月,海南岛解放,除台湾等少数沿海岛屿和大陆的西藏尚未解放外,全国解放战争基本结束,新解放区县级以上各级政府相继建立,集中精力治理战争创伤,恢复国家建设已经有了可能。6月上旬,中共中央刚刚对此做出决定和部署。然而,6月下旬,美国就武装干涉朝鲜内战,同时派海军舰队侵入台湾海峡,霸占中国领土台湾。形势发生了突然变化。美国武装侵略朝鲜,对中国东北地区的安全构成了为威胁,美国海军舰队入侵台湾海峡,是对中国主权的直接侵犯。中国政府和人民不能不作出强烈的反应。
  此时,中国军事斗争准备的重点,是解放台湾。中共中央考虑,美国是企图在朝鲜打开一个缺口,准备世界大战的东方基地。美国是利用朝鲜战争,将联合国的旗帜拿到手以对付和平阵线,对内进行战争动员。朝鲜已成为世界斗争的焦点。已不单是朝鲜问题,连带的是台湾问题,美国与中国人民为敌,把它的国防线已放到台湾海峡。朝鲜与中国东北相连有利害关系,朝鲜是中国的兄弟国家,同时朝鲜问题也是重要的国际斗争。我们要用朝鲜战争揭破美国的阴谋。如果朝鲜能够获得胜利,我们的台湾问题也就容易解决了。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决定,推迟解放台湾,保卫东北边防和准备必要时援助朝鲜人民抗击美国侵略,及时组建了东北边防军,进行战略上的防范准备。

  美国仁川登陆后,地面部队越过三八线,中国东北地区直接面临美国侵略的威胁。并且美国侵略朝鲜的飞机已经侵犯中国领空危害中国人民的生命财产,美国地面部队打到鸭绿江边,就是不直接侵入中国境内,而站在边境上跃跃欲试,中国东北地区就不会得到安宁,况且中国工业的半数在东北,而东北的工业半数在辽南。此时,是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还是埋头恢复建设?中共中央面临这种大的战略抉择。抗美援朝,必然会影响国内建设的恢复,而按兵不动,埋头恢复国内建设,总有一种不安全感,美国推行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的侵略扩展政策,占领整个朝鲜后,随时都可能对中国进行战争挑衅,因此,中国不可能安心搞建设。如果消极防御如修建必要的机场、在1000多里的边防线上布兵并需要进行必要的装备、工厂搬家等等,年复一年,也要花许多钱,最后还要难免一战。如果对于帝国主义的战争挑衅忍让退缩,只能给国家和民族带来更大的耻辱和更加助长帝国主义的贪心。同时,朝鲜是中国的友好领邦,与中国同属社会主义国家,并且提出了由中国直接出兵援助的请求。唇亡则齿寒,户破则堂危,友邻危机急,中国不能坐视不管。因此,中国采取积极政策,出兵参战,对中国,对朝鲜,对东方,甚至对于整个世界都极为有利;而不出兵,让美国压至鸭绿江边,国际国内反动气焰增高,对各方都不利,首先是对中国东北更不利。中国应当参战,必须参战,参战利益极大,不参战损害极大。据此,中共中央作出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战略决策,决定以中国人民志愿军名义出动一部分部队到朝鲜作战。最终结果充分表明,这一决策是最有利的选择。

  第二,从敌我双方的实际情况出发,考虑到各种可能,争取最好的战争结果。中国是个弱国,美国是世界头号强国,两国经济力量强弱悬殊。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武器装备落后,并且基本是单一地面部队作战,美国军队武器装备高度现代化,并且是陆海空三军联合作战,双方的作战条件也悬殊。但是,中国国家大,人口多,兵力资源雄厚,民族凝聚力强,尤其刚刚翻身做了国家主人的中国人民,爱国热情极高;中国共产党和新生的人民民主国家政权在全国人民中享有极高的威望,具有强大的组织力和号召力;改编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的部队经受了国内长期革命战争的考验和锻炼,有国内作战的丰富经验,作战意志顽强;抗美援朝战争是反侵略的正义战争,会得到世界爱好和平国家和人民的支持和援助,特别是苏联的支持和援助。而这些恰恰是美国的弱点。
  建立在双方这样的客观基础上,中共中央对志愿军参战后可能出现的战争局势做了三种估计:一是在朝鲜境内歼灭和驱逐美国及其他侵略军,根本解决朝鲜问题;二是在朝鲜打成僵局,甚至被迫撤回,美国公开对中国宣战,从而影响整个国家的恢复和建设计划;三是志愿军灵活指挥,充分发挥战术特长,能够攻打除大、中城市以外的地区,则可迫使美国通过谈判解决问题,但条件是美军必须首先撤至三八线以南。中共中央分析认为第一种可能性很小,第二种可能性虽然可能出现,但美国也不敢轻易将战争扩大到中国境内,最有可能出现的是第三种情况。中共中央的态度是争取第三种情况的出现,并且相信有力量实现这种情况。对可能出现的第二种局面,也必须有所防范和准备。究竟会出出现哪种结局,只能经过一段战争事件才能确定。总的方针是,从稳当的基点出发,不做办不到的事。在稳当可靠的基础上争取一切可能的胜利。事实证明,整个战争的发展没有超出这些预先估计,因此,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对战争的发展变化能够从容应付,驾驭战争向预想的有利方向发展。
  第三。以保证战争胜利为中心,进行全面筹划和部署。抗美援朝战争开始后,中共中央、中央人民政府和中央军委,以保证志愿军在战场上的胜利为中心,对全国的军事战略计划和部署,对恢复国内建设的计划和部署,做了全面调整,既保证战场有充足的作战部队,又兼顾国内防务的万无一失;既保证战争需要的物力、财力,又采取边打、边稳、边建的方针兼顾国内建设的恢复;既保证前方的作战,也建立巩固的后方;既靠党政军各级组织解决问题,也充分动员全国人民广泛深入地开展抗美援朝运动(这是人民战争的一种新形式),帮助国家克服困难,为支援战争和恢复国内建设作贡献。这样,战场内外,为了实现战争胜利这个目标,拧成一股劲,不但志愿军在战场上取得了胜利,而且国内建设也按原定计划得到恢复和发展,并按预定计划,从1953年开始了国民经济建设的第一个五年计划。
  第四、根据战争形势的变化,适时调整战场指导方针。根据志愿军的作战条件,在志愿军出动前,中央军委为志愿军确定的第一期作战方针是,在平壤、元山铁路线一北,德川、宁远公路线以南,建立防御阵地,组织防御战,站稳脚跟,待6个月后,苏联装备到达,完成训练。在空中和地上均具有压倒优势时,再配合朝鲜人民军实行战略反攻。
  然而,志愿军入朝后,战场形势的变化,使志愿军已不可能按原计划实行防御作战,并且出现了歼敌的有利时机。中央军委和志愿军总部遂审时度势,果断放弃了原来的防御作战方针,而根据战场形势采取了在运动中歼灭的方针,立即发起了战略反攻,争取了战场的主动权,打出了战争的有利形势。
  到1951年夏,战争在三八线地区出现了相持局面,美国当局调整了朝鲜战争政策,寻求通过谈判实现朝鲜停战。同时,就志愿军和人民军的力量看,能够将美国军队打回三八线,却难以将其赶出朝鲜,并且已经实现了中共中央决策出兵时预想争取的战争情况。根据这种形势,中共中央经与朝鲜协商,适时确定了“充分准备持久作战和谈达到结束战争”的指导方针,在军事上则采取“持久作战、积极防御”的作战方针,作战与谈判紧密结合。
  当停战谈判双方达成关于军事分界线的协议后,志愿军坚守战线不但是军事作战的需要,而且成了政治上的需要。于是,中共中央为志愿军确定了坚守防御的作战方针。
  当正面战线已经巩固,而侧后的海岸线防御仍然是薄弱环节,中共中央又决定志愿军协同人民军,集中力量解决侧后海岸防御问题。
  在停战谈判达成全部协议,停战协定即将签字,南朝鲜当局破坏谈判已达成的协议时,毛泽东、彭德怀又决定再给李承晚以惩罚,以使停战协定在停战实现后得以被遵守。
  抗美援朝战争的战场指导,完全适应了战争形势的发展变化。而美国除了不敢使用原子弹外,使用了它所有的现代化战争武器和所有战争手段,但是在战场上也只能无可奈何。
  第五,围绕作战中的新问题,研究对策,采取措施。由于敌我双方武器装备优劣悬殊,志愿军武器装备落后,特别是没有制空权和制海权,因此遇到了以往作战中从未遇到过的困难,主要问题是能不能打、能不能守、能不能保证给养运输。可以说,抗美援朝战争在战争上的全部军事指导,都是围绕解决这三个问题进行的。
  除向苏联订购武器装备,保证志愿军在战场上的急需,国内突击扩建、组建空军和炮兵(含高射炮兵)、装甲兵部队,改善志愿军的作战条件,增强志愿军的作战能力外,也灵活运用和创新战法,在战场上采取了和多有效对策和措施,基本的原则仍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避强击弱,扬长避短。
  一是抓住和利用美军作战中难以克服的弱点予以打击。美国空军在夜间不能像昼间那样大规模出动和充分发挥作用,美军部队怕夜战,志愿军则充分发挥夜战特长,将夜战提到战役和战略的高度加以运用,利用夜间组织部队运动和组织运输,在夜间发动攻击;美军摩托化和机械化装备对后方和道路依赖性大,怕离开道路和切断与后方的联系,志愿军在战役上则采取迂回包围战术,切断其后路,动摇其战役决心;美军步兵战斗精神差,怕失去空中和地面火力支援,怕近战,志愿军则经常采取战役上的迂回包围和战术上的分割包围相结合的战法,隔离美军步兵与坦克的联系,派小分队直捣敌军团、营指挥所和炮兵阵地,实行近战,集中力量打其步兵。在前期的运动战中尤其如此,并打出了有利的战争形势。
  二是根据自身装备特点和作战能力确定打法。志愿军攻击火力弱,对美军实现战役包围后难以全歼,遂改变战略战役性大迂回大包围的战法,实行战术性的小包围,打小歼灭战,“零敲牛皮糖”。以军或师为单位,选择美军营以下建制单位为目标,集中兵力、火力达到局部优势,一举包围歼灭之,向打大歼灭战过渡。在后期的阵地战中,采取此种战法,取得了理想的歼敌效果。志愿军没有摩托化装备,实行战役追击困难,遂只进行相应追击。志愿军运输补给困难,持续进攻的作战能力弱,遂每次进攻作战更加强调速战速决。志愿军实行坚守防御困难,遂在前期运动战中,采取“兵力前轻后重,火力前重后轻”的部署原则,依山傍水节节抗击;而在后期则创造了地面战场上以坑道为骨干的坚固阵地防御体系,并采取相应的坑道战术。还在第一线展开了冷枪冷炮狙击歼敌活动,杀伤昼间出没前沿阵地的敌军,实施越战越主动。
  此外,还充分发挥中国兵力优势,在战场上采取轮番作战的方针,解决部队的修正问题和保持战场上充裕的作战力量。
  采取这些对策,有效地限制了美军优势武器装备的作用,较好地发挥了志愿军的优势和特长,从而解决了能不能打、能不能守的问题。
  三是建立打不烂、炸不断的钢铁运输线。国内和战场共同努力,志愿军后勤系统与在后方的各军兵种部队共同努力,交通运输线上的防空作战与抢修、抢运相结合,火车运输与汽车运输及人畜力运输相结合,并创造了抢修和运输的许多有效办法,形成了此断彼通,彼断此通,纵横交错的交通运输网,即打不烂、炸不断的“钢铁运输线”,解决了物资的补给运输问题。
  第六,在政治、外交和军事上,始终以鼓励和打击美国这个主要敌人为目标。抗美援朝战争中,中国的主要对手是美国,因此在政治、外交知道上,包括停战谈判中,始终以孤立和打击美国这个主要敌人为目标。利用美国与参加“联合国军”行动其他国家之间的矛盾和参战国的不同心态,加以区别对待,提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口号,利用各种国际场合和国内新闻舆论工具,集中揭露、谴责美国的侵略政策和侵略罪行,巩固发展当时与中国建交的十几个国家的关系,并积极争取未于中国建交的国家甚至未参加“联合国军”行动的西方国家的同情和支持。这些都有力地配合了战场上的作战行动。
  在战场上也始终把孤立和打击美军作为战略上的主要目标。虽然在有些具体战役战斗,主要是打击南朝鲜军或美军以外的其他“联合国军”但在战略上都是为孤立和打击美军主要目标服务的,是为孤立和打击美军创造条件的。
  这样就分化了敌人内部,增加了敌人内部矛盾,有力地打击了主要敌人。
  第七,依靠强有力的思想教育和政治工作,深入动员和组织人民群众,激发人民群众的高度爱国热情,深入教育志愿军官兵,保持旺盛的战斗意志。抗美援朝战争开始后,中共中央和中央人民政府通过中国人民抗美援朝总会和各总分会、分会,迅速在全国展开了以“仇视、鄙视、蔑视”(简称“三视”)为中心内容的抗美援朝爱国宣传教育活动。在此基础上,为克服国家困难,支援战争,保证胜利,广泛深入地开展了抗美援朝运动,这种教育和运动普及到全国的每个城市和乡村,普及到厂矿、机关、学校和部队,普及到全国的各界各项各业,甚至落实到每一户每一人。充分动员和组织了人民群众,充分激发了全国人民的爱国热情,充分调动了全国人民的工作和生产积极性,有力地支援了战争和保证了国家建设的恢复。在战场上,志愿军则充分发挥了思想政治工作的保证作用,充分教育官兵认识抗美援朝的伟大意义,针对战场上的实际困难和战争的艰苦性残酷性,树立战胜困难的信心,发动广大官兵群策群力出主意,想办法克服困难,激励官兵的作战积极性和创造性,保持部队的旺盛战斗意志。发挥思想政治工作的强有力的保证作用,是我军特有的一个巨大优势,同“铁多气少”的美军形成了鲜明的精神反差。这是志愿军依靠劣势的武器装备去的战场胜利的重要因素。
 
 

您是第 5754356 位访问者

本网站文字、图像、音视频资料版权及最终解释权归抗美援朝纪念馆,

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允许,不得引用和翻录,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版权所有:抗美援朝纪念馆     技术支持:鸭绿江网络  辽ICP备102022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