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通告:

冰雪长津湖

您当前位置: > 经典之战 > 冰雪长津湖
 
  在朝鲜东北部,狼林山脉纵贯南北,形成一道天然的分水岭,并与莲花山脉、摩天岭山脉、赴战岭山脉等,构成朝鲜半岛东北部平均海拔高度超过2000米的盖马高原。这一地区群山连绵起伏,森林密布,交通闭塞,人烟稀少,且气候寒冷。
  志愿军第二次战役东线作战的战场,位于朝鲜东北部的长津湖地区。长津湖为长津发电站的蓄水湖,群山包围,东西两岸均为海拔1300多米的山地,地势险要。10月下旬,长津湖地区开始降雪,气温急剧下降。到11月下旬,气温已下降到零下27摄氏度左右,到处是白雪覆地,加之山高路窄,道路冰封,作战环境极为恶劣。
  志愿军担负东线作战任务的是第9兵团。当美第10军向北推进之时,该兵团主力尚在由山东兖州地区北上途中。在长津湖地区,志愿军第42军正在节节阻击敌军,诱敌深入,并掩护第9兵团开进。
  原定第9兵团从山东开东北后,先在东北地区整训一个时期,然后再入朝作战。但因朝鲜东线战事急迫,第9兵团开东北后未作停留,遂提前直接入朝作战,因而各种准备不充分,入朝时寒区服装来不及发放,加之对战区气候特点了解甚少,部队长期在中国华东驻扎和作战,缺乏高寒地区生活和作战的经验,防寒准备严重不足,人员衣着单薄。同时,山路峻险,美军飞机猖獗,大量汽车被毁,粮食、被服、弹药补给运不上去,战区内人烟稀少,就地筹借粮食十分困难。部队进入战区后,没有住房,缺少粮食,只能在雪地露营。第9兵团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投入朝鲜作战的。
  志愿军第一次战役结束后,西线美第8集团军被迫后撤,但东线的美第10军则继续向北推进。按照麦克阿瑟的“总攻势”计划,美第10军的任务是,以主力向鸭绿江和图们江畔朝中、朝苏边境线推进,同时以一部兵力经长津湖地区向西线江界实施迂回进攻,切断志愿军的后方交通线,与西线美第8集团军部队会合,构成对西线志愿军主力的合围。
  美第10军军长阿尔蒙德决定:以美陆战第1师担负向西线迂回的任务。首先占领长津湖畔的柳潭里,随即向西攻击前进,占领江界,与第8集团军会合,然后转向西北,向鸭绿江攻击前进;以美第7师在长津湖以东地区,向鸭绿江推进;以南朝鲜第1军团指挥的首都师、第3师沿东海岸公路和端川西北之白岩继续向朝中、朝苏边境推进;以美第3师和南朝鲜第1陆战团守备元山、兴南后方地域。[①]
  11月5日22时,毛泽东电示彭德怀、邓华:“江界、长津方面应确定由宋[时轮]兵团全力担任,以诱敌深入寻机各个歼敌为方针。尔后该兵团即由你处直接指挥,我们不遥制。”[②]
  11月6日,彭德怀等志愿军首长就东线作战基本设想,电示第9兵团:东线作战,“应采取诱敌深入至旧津界、长津线,首先消灭美陆战一师两个团,其部署以一个军主力(三个师)经江界、前川、云松洞、南兴洞向柳潭地区集结,先头师迅速进至旧津里及其以北,构筑纵深阻击阵地,另一个军从临江、慈城江口渡江,进至云山里集结。如此布置,美陆战一师愈北进深入旧津里以北[愈好],两个军以两个师挡正面,七个师从敌侧后攻击。我四十二军主力背靠社仓里,进至五老里,牵制援兵与攻击敌退路。如敌不敢冒进,深入旧津里与黄草岭之线时,我进至云山里之军,可沿新兴向五老里前进,截断深入黄草岭南美军后路,打击援敌,我柳潭地区之军,可协调四十二军主力歼灭美七团、十一团”[③]
  在第9兵团向东线战场开进的过程中,志愿军总部密切注视着东线敌军的动向,不断就东线作战给予第9兵团指示。11月11日,美陆战第1师进至富盛里。志愿军首长判断,美陆战第1师部队在进至旧津里后,可能转向柳潭里西进,似此则美陆战第1师与第7师将会分开,因此立即电示第9兵团司令员宋时轮:“我廿军三个师及四十二军之一二六师共四个师,待美[陆战]一师两个团进至柳潭以西围歼之。但两路均应有一小部阻击援兵。此役关系重大,请精细研究。部队须确实准备并分途检查。”[④]
  毛泽东在得到志愿军首长关于东线作战的部署后,电示彭德怀:“美军陆战第一师战斗力据说是美军中最强的,我军以四个师围歼其两个团,似乎还不够,应有一个至两个师作预备队。九兵团的二十六军应靠近前线,作战准备必须充分,战役指挥必须是精心组织的,请不断指导宋、陶[⑤]完成任务。”[⑥]
  根据毛泽东和彭德怀等志愿军首长的指示,第9兵团于11月19日致电彭德怀、邓华,决定“集中二十、二十七两军主力,先求歼击美陆一师两个团,钳制美七师之两个团,并力争继歼该敌之一部”,并根据战场情况和预计美军的推进情况,提出了三种情况下的三种作战预案。[⑦]
  此时,志愿军两线部队的反击部署已经基本就绪。根据战场态势,彭德怀、邓华11月20日电示第9兵团首长,志愿军西线部队拟于25日晚发起反击,“东线进至下碣隅里、古土水之美军两个团(五团、七团)如不再进,你兵团可否以主力于24日或25日晚包围该线之敌歼灭之,否则西线先攻击得手后,东线之敌即有迅速后撤可能”[⑧]
  第9兵团这时尚未完成作战准备,第27军需在11月22日方可全部进入预定位置。第9兵团首长根据部队的情况,于11月21日17时10分请求志愿军首长,请求将东线作战发起日期推迟至26日以后,以便部队能够得到休整和进行各项作战准备。彭德怀批准了第9兵团的请求。
  11月24日,美陆战第1师全部进入长津湖地区,其基本态势是:第7团主力位于下碣隅里,第5团主力位于西兴里、新兴里地域,其第1营北进至长津湖东岸的新垈里、新兴里、内洞峙地域。师指及第1团位于富盛里和古土里。由于志愿军第9兵团在开进过程中,严密伪装,美军对第9兵团主力进入长津湖地区毫无察觉,因而兵力分散,孤军深入,态势突出。
  11月25日,志愿军西线部队开始发起反击。美第10军军长阿尔蒙德为加强向西线实施侧后迂回的力量,支援西线美第8集团军作战,并保护陆战第1师的侧翼安全,令陆战第1师全部沿长津湖西岸公路,向西攻击前进;令美第7师派出1个团进入新兴里地区,接替陆战第1师的职务,并保护陆战第1师的右翼安全,同时令美第3师一部向社仓里开进,保护陆战第1师侧后安全。
  据此,美陆战第1师以第7团西进,于26日进至柳潭里;第5团第1营也由新兴里西移至下碣隅里,随后进至柳潭里,与第7团会合。而美第7师则以第31团第3营、第32团第1营、第57野战炮兵营及一个重迫击炮连、1个高射炮连组成的第31团级战斗队[⑨],进至新兴里、内洞峙地域;美第3师以第7团1个营和南朝鲜军第26团进至社仓里地区。
  阿尔蒙德本来确定东线美军和南朝鲜军于11月26日发起总攻,但由于陆战第1师部队进攻准备没有完成,故决定总攻时间推迟至27日。
  此时,第9兵团部队已基本进入指定位置。第20军隐蔽进入柳潭里以西以南地区,第27军主力隐蔽进入柳潭里、新兴里以北地区,完成了进攻准备;第26军主力也于26日由厚昌向战场靠近,开往长津东南地区。
  第9兵团首长判断,长津湖地区美军的基本布势为:美陆战第1师第5、第7团位于柳潭里、新兴里、下碣隅里地区;美陆战第1师师部和第1团位于下碣隅里以南的富盛里、古土里地区;美第7师第31团位于元丰里;美第3师第65团和南朝鲜第3师第26团位于横川里、社仓里地区。因此决定,抓住美军兵力分散,尚未发现志愿军部队集结的有利时机,“集中廿(欠六O师)及廿七军主力,首先歼灭美陆一师主力于下碣隅里、新11月26日14时,第9兵团最后确定,27日晚向长津湖地区的美军部队发起全线进攻。
  11月27日,东线战区普降大雪,气温降到零下30摄氏度左右。
  上午,东线美军和南朝鲜军开始发动进攻。其基本布势为:美陆战第1师第7团及第5团之2个营、炮兵第11团的2个营,位于柳潭里地域,师指挥所及第1团1个营、炮兵第11团1个营和师属特种兵分队位于下碣隅里地域;第1团主力及炮兵第11团1个营,位于富盛里、古土里地域。美第7师第17团由惠山镇沿鸭绿江西进;第32团(欠第1营)位于甲山以北地域,第31团位于新兴里、内洞峙地域。美第3师第7团1营位于社仓里,主力位于元山、兴南地区;南朝鲜第1军团第3师主力位于白岩,第26团位于上通里,首都师位于清津。
  就在美第10军发起进攻的同一天,11月27日黄昏,志愿军第9兵团突然对长津湖地区的美军部队发起猛烈反击。
  第20军4个师担负从侧后攻击美军的任务,其部署是:以第58师首先攻占富盛里、上坪里,然后全力攻歼下碣隅里之敌;以第59师全部并指使第267团抢占新兴里、西兴里阵地,切断柳潭里与下碣隅里的联系;以第60师抢占古土里以北有利地形,坚决阻击美军南逃、北援,并相机占领古土里;以第89师首先攻歼社仓里之敌,随后主力向上通里、下通里前进, 切断长津湖地区美军的退路,并阻击增援之敌。[11]
  攻击发起后,第58师于28日凌晨3时进至下碣隅里以南之上坪里、富盛里,并从东、南、西三面包围了下碣隅里之敌;第59师攻占下碣隅里西北之死鹰岭、西兴里,歼敌400余人,割断了柳潭里与下碣隅里敌人的联系;第60师占领了乾磁开、小民泰里一线,切断了敌人的南逃退路,并以一部向古土里及其以南黄草岭前进,准备阻击由兴南北援之敌;第89师则逼近社仓里。
  第27军担负正面进攻的任务,其部署是:以第79师全力攻歼柳潭里之敌,得手后,配合第20军歼灭柳潭里以南或附近之敌;以第80师配属第81师1个团攻歼长津湖东岸的新兴里、新垈里、内洞峙之敌,得手后,向泗水里、下碣隅里攻击前进,配合第20军作战;以第81师主力位于云山里附近,作为军之机动部队,并以1个营进至广大里一线,坚决阻击南下、北进之美第7师主力,确保云山里至袂物里道理畅通;以第94师由厚昌江口南调,作为军预备队。[12]
  27日16时,第27军开始发动进攻。第80师迅速切断了泗水电与新兴里之间的联系,歼敌一部,并攻占新垈里,包围内洞峙,占领新兴里四周的有利地形,对新兴里之敌四面包围,将敌压缩于不足4平方公里的狭小地域;第79师向柳潭里之敌进攻,歼敌一部,与第20军第59师协同,完成了对柳潭里地区之敌的合围;第81师主力占领了位于赴战湖西侧的小汉垈、广大里地区,割裂美第7师与美陆战第1师的联系,保障了军主力的侧翼安全。
  战至28日清晨,第9兵团虽然未能歼灭当面之敌,但已完成了对长津湖地区美军的分割包围,将美陆战第1师和步兵第7师一部分别包围于柳潭里、新兴里、下碣隅里等地,割断美军相互之间的联系。
  美军为打破被分割包围的状态,恢复其相互间的联系,于28日白天对志愿军部队发起凶猛的反击。在航空兵、坦克和炮兵猛烈的火力支援下,柳潭里的美陆战第1师部队于拂晓时分,开始攻击志愿军第20军第59师第175团死鹰岭阵地,随后,下碣隅里美军部队也于上午开始攻击志愿军第59师第177团西兴岭阵地。志愿军第59师部队顽强抗击美军的进攻,歼敌1000余人。死鹰岭阵地曾一度失守,第175团于28日晚组织坚决的反击,重新夺回阵地。
  与此同时,泗水里、后浦里的美军从南面攻击志愿军27军第80师新垈里阵地;古土里的美军攻击志愿军第20军第60师小民泰里、乾磁开一线阵地,均被击退。
  志愿军第9兵团部队一面抗击美军的攻击,一面调整部署,28日晚,继续对被围之敌发起进攻。
  第27军第80师第240团猛攻内洞峙之美军,激战至29日拂晓,内洞峙之美军弃尸300余具、榴弹炮4门,窜至新兴里。第80师主力对新兴里之敌展开两面攻击,一度突入新兴里,但在村内战斗中,受敌步兵和坦克火力所阻,伤亡较大,进展困难,遂于29日拂晓撤出战斗,巩固原占阵地。
  第20军第58师继续攻击下碣隅里之敌,经过激烈战斗,突入美军机场,攻占下碣隅里以东之全部山地,予敌大量杀伤,美军以大量坦克为先导,拼命反扑,第58师伤亡较大,于29日拂晓撤出战斗。第89师也于当晚对社仓里之敌发起了攻击。
  在志愿军的猛烈攻击下,东线美军不得不由进攻转入防御。美陆战第1师师长史密斯为保持通往长津湖以南地区的道路畅通,并加强下碣隅里的防御力量,令古土里之第1陆战团主力立即以一部北上,增援下碣隅里,打通彼此间的联系。
  29日上午,古土里地区的美军第1陆战团以配属该团的英国皇家陆战队第41突击队为主,加美军2个步兵连、2个坦克排和大量火力支援单位,共约1000人,在英国皇家陆战队第41突击队队长德赖斯代尔的指挥下,组成德赖斯代尔特遣队[13],开始由真兴里经古土里北上,在30余架飞机掩护下,向志愿军第20军第60师和第58师的富盛里、小民泰里一线阵地发起进攻。
  志愿军第60师第178团和第179团沉着应战,与敌激战4个多小时,除一部敌军在坦克引导下突破志愿军阵地,进至上坪里,被志愿军第58师围歼之外,其余大部被阻于乾磁开南北地区。当晚,第60师对敌发起猛烈反击,经数小时激战,将敌分割为数段,严密包围。德赖斯代尔特遣队陷入绝境,士气尽失。
  志愿军第60师以军事打击与政治争取相结合,一面紧缩包围,对敌施加军事压力,一面利用俘虏喊话,迫敌投降。被围的德赖斯代尔特遣队派出4名军官为代表向志愿军第179团请求投降。第179团遂派出代表进入敌军阵地,宣传了志愿军的俘虏政策。在志愿军强大的军事和政治攻势之下,被围美英军人员于30日8时全部放下武器,向志愿军投降。
  此战,美陆战第1师德赖斯代尔特遣队除小部坦克突入下碣隅里之外,大部被歼。志愿军部队俘虏美英军237人,缴获与击毁坦克、装甲车、汽车74辆,各种火炮20余门。[14]
  在此期间,第27军和第20军第59师也粉碎了柳潭里、新兴里之敌的突围企图。
  志愿军第9兵团由于战前各种准备不足,加之补给困难,又是在这种恶劣的自然环境下与强敌作战,部队冻饿,体力消耗很大,因而,虽对长津湖地区的美军完全分割包围,但在几个包围的点上,攻击力量均显不足。至此,第9兵团同各处被围之敌形成了僵持。 
  长津湖地区,山高林密雪深,在战役进行期间,战区数次降大雪,气温最低达零下30多摄氏度。志愿军第9兵团部队忍饥受冻,冻伤减员严重,极大制约了作战行动,加之与敌装备悬殊,因而数次作战,均未能全歼美军。
  尽管困难重重,形势严峻,但第9兵团决心全力以赴,坚决完成作战任务。根据战场的状况,第9兵团再次调整部署:以第26军主力围歼下碣隅里之敌,得手后,南下向咸兴攻进;以第27军在结束柳潭里、囦水里战斗后,主力休整两日,然后取道社仓里、黑水里、剑山里、丰松里、岭城里,向地境攻进,另以1个团出五老里,割裂敌人,配合主力作战;以第20军以小部包围古土里,作为诱饵,吸引敌军,主力进占黄草岭及其附近阵地,阻敌打援,待第26军向南攻进时,即集全力攻歼古土里之敌,另以第89师主力进至上、下通里附近,从运动中截歼敌人,适时闭阻长津湖地区之敌的退路,配合主力作战。12月4日,第9兵团首长宋时轮、陶勇、覃健将此部署上报毛泽东主席并彭德怀等志愿军首长。[15]
  毛泽东立即回电:“宋、陶、覃十二月四日二十二时五分电部署意见很好,望即执行。”[16]
  根据第9兵团的部署,第26军急速南进,准备于12月5日晚实施围歼下碣隅里之敌的作战。但由于风雪迷漫,路途遥远,道路不熟,而未能按时于5日晚发起进攻。当第26军准备在6日晚实施进攻时,下碣隅里的美陆战第1师主力已在空运1000余名伤员后,于6日拂晓在大量飞机、坦克掩护下,从下碣隅里突围南逃。
  此时,第20军主力已经进至黄草岭南北地区,第89师亦尾追社仓里之美第3师第7团,截歼该敌1个营大部后,进至下通里以北地区。第9兵团首长调整部署:令第20军部队依托已占阵地,层层截击南逃之敌,阻敌北援;令第26军由下碣隅里向南攻击前进,尾敌追击:令第27军立即从右翼经社仓里向咸兴以西方向攻进,以断敌退路。
  各部队按照上述部署,克服天寒地冻、断粮冻饿、弹药不足、疲劳减员等困难,发扬不怕艰难困苦,不怕流血牺牲,连续作战的作风,对南逃之敌展开围追堵截。
  12月7日,第26军对下碣隅里之美陆战第1师残部发起攻击,歼敌一部,击毁敌车辆、坦克共30余辆。第20军部队依托已占阵地对南撤之敌层层阻击,但部队连日冻饿,体力虚弱,战斗部队冻伤减员达40%以上,严重影响了战斗力。7日14时半,下碣隅里之敌在40余架飞机掩护下,突破志愿军阵地,逃至古土里地区。
  12月8日,美陆战第1师在大量航空兵支援下,继续向南突围,在古土里以南隘路处,为志愿军第58师第172团2个连阻截。志愿军炸毁公路桥梁,坚守阵地。美军孤注一掷,一面在大量航空兵配合下,猛攻守路。一面紧急空运桥梁构件架桥,同时急调黄草岭、真兴里地区之美军部队北援接应。
  志愿军第172团2个连在零下30多摄氏度严寒下,顽强作战,与敌激战竟日,在人员冻伤、阵亡严重,只有20余人可以战斗的情况下,仍坚守阵地,歼灭美军800余人,使南逃的美军寸步难行。与此同时,第60师第180团也将由真兴里北援的美军阻于堡后庄以南地区。
  8日夜间,气温骤降至零下40多摄氏度。坚守阵地的志愿军官兵,衣着单薄,冻饿数日,体力严重下降。当9日美陆战第1师再次攻击志愿军古土里以南隘路阵地时,坚守在阵地上的志愿军官兵已全部冻僵。
       美军侥幸通过了古土里以南隘路,遂修复桥梁,继续向南逃窜,与真兴里北援部队南北夹击堡后庄之志愿军第180团阵地。志愿军第180团在第179团1个营的支援下,坚决阻敌,与敌激战两日,最后全团大部冻、战伤亡,阵地方为美军突破。
  至此,第9兵团经近半月的激战,部队已经极度疲劳,特别是冻伤减员十分严重,情况最严重的第79师战斗伤亡2297人,冻伤减员则达2157人,全师缩编为5个步兵连、2个机炮连,难以继续实施大的作战行动。[17]但为争取整个战局的有利局面,第9兵团决定:“不顾一切困难和代价,继续组织所有还能勉强支持的人员,力争歼灭南窜与援敌一部或大部。”[18]
       10日,古土里美军部队越过黄草岭,继续南逃。志愿军第89师部队在真兴里以南之水洞、龙水洞地区主动出击,截击南逃之敌,毙敌300余人,击毁汽车30余辆。随后又于尾随逃敌中,缴获汽车60余辆,歼美军200余人。
  12日,美第3师由五老里北援,美陆战第1师在美第3师的接应下,最终逃出志愿军第9兵团在长津湖发起的包围圈,窜至五老里。随后,会同美第3师仓皇逃往咸兴、兴南地区。
  美陆战第1师是美军的王牌部队,曾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美军太平洋战场的历次登陆作战中担负开路任务,战斗力在美军部队中首屈一指。但在长津湖地区的战斗中,该师却风光不再,经历了该师历史上最惨痛的一次失败,伤亡惨重。据美国海军陆战队官方战史披露,仅在11月27日至12月15日,该师即减员达7321人。[19]因此,美国人把长津湖之战称作“陆战队历史上最为艰辛的磨难”[20]
  志愿军第9兵团在长津湖地区的作战,是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进行的。在战役进行期间,战区连降大雪,气温平均在零下27摄氏度左右,最低达零下30多摄氏度,雪积数尺,江河道路冰冻。官兵衣着单薄,粮食缺乏,忍饥受冻,加上后勤补给困难,有的部队一两天只能吃上一顿结冰的高粱米,官兵体质严重下降,冻伤减员严重。在新兴里战斗中,第27军第80师第240团第5连冲锋时受到敌火压制,全连呈战斗队形卧倒在雪地,最后全部冻死。严寒的天气,也直接影响了武器的使用,部队配备的迫击炮70%无法使用,许多步枪、机枪枪栓被冻无法击发,通信联络也极不畅通。
  第9兵团在如此艰难困苦的条件下,发扬人民军队英勇顽强,不怕艰难困苦,不怕流血牺牲的革命精神,同美军浴血奋战十余昼夜,共歼敌13916人,予美陆战第1师和步兵第7师一部歼灭性打击,打开了东线战局,并有利保障了志愿军西线部队的侧后安全,在极度困难的情况下,完成了艰巨的战略任务。
  12月15日,志愿军司令部、政治部联合向第9兵团全体指战员发出祝贺电,祝贺第9兵团歼击长津湖地区美军部队的胜利,对负伤的同志表示慰问,向牺牲的烈士致哀。电报指出:
  你们在冰天雪地、粮弹运输极端困难情况下,与敌苦战半月有余,终于熬过困难,打败了美国侵略军陆战一师及第七师,收复许多重要城镇,取得了很大胜利。这种坚强的战斗意志与大无畏的精神,值得全军学习。正由于东西两线的伟大胜利,基本上改变了朝鲜的局势,迅速地转入对敌反攻。
  毛泽东评价说:“九兵团此次在东线作战,在极困难条件之下,完成了巨大的战略任务。”[21]
                                  
[①] 参见Billy C. Mossman: United States Army in the Korea War, Bbb and Flow, November 1950 – July 1951 (比利·C. 莫斯曼:《朝鲜战争中的美国陆军——潮涨潮落》,1950年11月至1951年7月,48页。
[②] 《建国以来毛泽东军事文稿》,上卷,340页,北京,军事科学出版社、中央文献出版社,2010。
[③] 彭德怀等志愿军首长致高岗、贺晋年转宋时轮、陶勇电,1950年11月6日10时。
[④] 彭德怀等志愿军首长致宋时轮电,1950年11月12日10时半。
[⑤] 指第9兵团司令员兼政委宋时轮,副司令员陶勇。
[⑥] 《建国以来毛泽东军事文稿》,上卷,347页,北京,军事科学出版社、中央文献出版社,2010。
[⑦] 参见宋时轮、陶勇、覃健致彭德怀、邓华并第20、第27军电,1950年11月19日18时。
[⑧] 彭德怀、邓华致第9兵团首长电,1950年11月20日。
[⑨] 计3288人,见Roy E. Appleman: East of Chosin, Entrapment and Breakout in Korea, 1950(罗伊·E. 阿普尔曼:《长津以东,在朝鲜的受骗和突围,1950年》),Texax A&M Universiry Press, 1987, 306~307页。
[⑩] 宋时轮、陶勇、覃健致第20、第27军首长并报彭德怀、邓华、军委、东北军区电,1950年11月24日20时。
[11] 参见第20军致第9兵团首长电,1950年11月26日13时。
[12] 参见第27司令部:《咸镜南道战役新兴里、柳潭里战斗详报》,1951年1月10日。
[13] 参见Lynn. Montross and Nicholas. Canzona, U.S Marine Operation in Korea, Vol. 3, The Chosin Reservoir Campaign(赖恩·蒙特罗斯、尼古拉斯·坎佐纳:《美国海军陆战队在朝鲜作战史,第3卷,长津水库战役》),Historical Branch, G-3, Headquarters U.S Marine Corps, Washington, D.C, 1957, 228页。
[14] 参见第20军司令部:《长津湖战役简报》,1951年1月。
[15] 参见宋时轮、陶勇、覃健致毛泽东并彭德怀等志愿军首长、高岗等东北军区首长电,1950年12月4日22时5分。
[16] 《建国以来毛泽东军事文稿》,上卷,397页,北京,军事科学出版社、中央文献出版社,2010。
[17] 参见宋时轮致彭德怀、毛泽东电,1950年12月8日18时30分。
[18] 宋时轮致彭德怀电,1950年12月10日14时35分。
[19]参见Lynn. Montross and Nicholas. Canzona, U.S Marine Operation in Korea, Vol. 3, The Chosin Reservoir Campaign(赖恩·蒙特罗斯、尼古拉斯·坎佐纳:《美国海军陆战队在朝鲜作战史,第3卷,长津水库战役》),381~382页。
[20] [美]约瑟夫·格登:《朝鲜战争——未透露的内情》,465页,北京,解放军出版社,1990。
[21] 《建国以来毛泽东军事文稿》,上卷,410页,北京,军事科学出版社、中央文献出版社,2010。

 
      
   冰雪长津湖

     
 围歼长津湖美军的我军某部阵地


战士们跨越海拔一千七百多米的雪山向长津湖挺进

闭馆公告

更多
  为保证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程顺利实施,经市政府批准,抗美援朝纪念馆于2014年12月29日闭馆,停止对外开放。重新开馆时间另行通知。由此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视频讲解

更多

征集启事

更多
  抗美援朝纪念馆是全国、全军唯一一座全面反映抗美援朝战争历史和抗美援朝运动的国家级重大战争纪念馆。根据抗美援朝纪念馆改扩建工作需要,为进一步充实丰富馆藏文物和史料,更加全面生动详实地反映抗美援朝历史,弘扬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现诚向国内外广泛征集抗美援朝各类文物史料。